专访全国人大代表胡浩:嫦娥五号正在备战迎大考

全国人大代表胡浩

记者:胡总设计师您好,嫦娥五号即将迎来“大考”,考试难点是什么?

胡浩:就是这个嫦娥5号有很多创新点,创新点也是我们工作的难点。你比如说我们要在月球上采样,并且把这个样品要装在我们采样的密封罐子里,要把这个罐子从月球上运回来,送到这个月球的轨道上,和我们在轨道上停留的返回器进行对接,对接以后我们的返回器再由轨道器运回地球,这个整个的过程应该说创新点很多,难点也很多,在这个前期的试验和验证环节中,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来尽可能的来仿造可能遇到的环境来进行验证。

记者:您刚刚提到创新点很多,具体是指哪些方面?

胡浩:我们在月球上的采样,是无人自动采样,所以它采样点的位置、采样区的选择、样品的状态和我们能够采取样品的多少都有很重要的关系。 所以我们在地面的设计和研制过程中就考虑很多的状态,来围绕着这些疑难问题进行公关。解决我们可能碰到的这些难题,在这个环境当中就有很多新的东西要来认识要来解决。

另外从月球轨道上升,这也是我们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儿,从月球轨道上使我们的上升器能够离开月球,这个过程也是非常复杂,它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影响,包括我们着月的这套系统在月球上的姿态、位置和月球的地面对我们产生的影响,都会影响到这个上升的过程。所以这些事儿都要考虑的比较周全、细致,把可能考虑到的风险能够尽可能的估计到、验证到,使我们能够可靠地完成上升的任务。

记者:嫦娥六号现在是什么状态?

胡浩:嫦娥6号和嫦娥5号是同时来开始研制的,原来是想把嫦娥6号作为嫦娥5号的备份,它的状态应该是一致的,现在嫦娥6号只能按照5号备份的状态来确定它的状态,当嫦娥五号确定成功之后,才能最后确定嫦娥6号的状态,这个时候到底嫦娥6号能完成什么样的任务、有什么样的改进?这个得在咱们嫦娥5号之后再说。

记者:“绕、落、回”三步走的任务我们现在完成到最后一步,这三步的任务尤其是这最后一步对我们的意义有哪些?

胡浩:这次作为采样返回,应该说是在前面两步的基础上应该有一个很大的技术上的跨越。前面我们绕月探测,仅仅是到月球去对月球进行概貌的了解,嫦娥三号的二期任务呢,就是到月球上面去,再着陆到月球上,并且是有月球车对月球进行探查,就是着月进行接触性的了解。三期的任务就更进一步,不但要到月球上去,而且是要把月球的样品带回地球来,从探测技术上来讲是逐步的深化,从认识上来讲就是逐步的完善,就是最后把样品拿到地球上来,可以在地球上对样品进行分析和认识,这样我们的手段就更多了,对月球的认识也更全了,从技术发展上来讲,也是这样,就是从到月球去和月球着陆,到月球能够返回,从技术上来讲,我们就是把这个圈给走圆了。对于十六个重大专项来说,我们这个“绕、落、回”应该说是完成了。这个任务嫦娥五号成功之后应该说这个圈就走圆了。

记者探月三期之后,我们会向哪个方面继续探索?

胡浩:后续的探测应该说还有很多的事儿要做、很多的路要走。你比如说我们在我们国家南极科考每年都要去。每年都要派船去南极的科考站进行科学考察,月球也是一样,当我们技术手段具备了,也应该开展这种长期的积累性的不断的探测,加深对月球以至于对地外天体的了解和应用。

记者:今年,作为人大代表,您有哪些建议?

胡浩:我们也做了一些前期的了解,就是对于科技的投入方面,我们感觉还是应该加大,就是对这种综合型的大型的战略性项目,我们还是希望国家能够大力的支持和推进,这样能使得我们的发展,一个是有序,一个是更加有力度地向前发展。

( 本文来源:央广网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