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小搬运】执行过325次德尔塔系列火箭发射任务的SLC-17A/B爆破拆除

首先,小编有话说:原创不易,望其他媒体进行转载时注明相关出处,谢谢合作。

【图片信息:The towers of Launch Complex 17 pads A and B crashing down at Cape Canaveral AFS in Florida on July 12, 2018. 图片来源t: Mike Killian】

航天爱好者网消息:【07月12日】北京时间今晚7点,在美国卡角,随着一声巨响,执行过325次德尔塔系列火箭发射任务的SLC-17A,17B发射塔架轰然倒地,功勋发射塔就这么没了

回想一下,从1957年到今天,其几十年的发射除了最初的一些军用 PGM-17“雷神中程弹道导弹”外(最初的德尔塔火箭的第一级就是”雷神“),其直到2011年退役为止,一直都是”德尔塔“除了4以外所有德尔塔系列火箭奔向太空的主要出发地。如今,它的这次爆破也正式标志着德尔塔系列火箭在卡角的最终落幕。而接替者,在这次拆除之后这处地点将被”月球捷运”公司用于测试其月球着陆器

在2016年,美国月球捷运(Moon Express)成为首家获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登月许可的私人航天公司,该公司计划在2020年于月球南极建设机器人月球矿藏开采前哨基地,将利用自家探测器在月球挖掘一些地球上稀有的矿产资源。

小编想着,还是找点家伙报道下。因为时间有限,对于很多资料没有过多时间翻译,只能先外文引用编辑转载,多有不便,还请见谅。

【本文来源:Spaceflight, AmericaSpace.,神舟十号@中国航天,其它资料,冬天的一D锅加以整理】


After first echoing to the roar of rocket engines in 1957—before the Space Age even began—historic Space Launch Complex (SLC)-17 near the southern end of Cape Canaveral Air Force Station, Fla., breathed its last earlier today (Thursday, 12 July), when shortly after 7:00 a.m. EDT its two nearly 200-foot-tall gantries were remotely destroyed. Brig. Gen. Wayne Monteith, commander of the Air Force’s 45th Space Wing, initiated detonations of 68 pounds of explosives which brought SLC-17A and SLC 17B to the ground after a combined 325 launches in more than five decades of active service. During their storied careers, the two pads hosted the first successful low-orbiting weather satellite, Britain’s maiden satellite, the world’s earliest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s, GPS satellites, as well as NASA space telescopes and Mars Rovers.

Built at a reported cost of $3.5 million per complex, SLC-17 arose in April 1956, with an intention that they would support the Air Force’s PGM-17 Thor ballistic missile. Construction was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November and SLC-17B saw its first launch in January 1957, followed by the inaugural use of its twin the following August. Unfortunately, these two opening launches of the Thor ended in failure, but success lay just around the corner. In their first years of service, the pads saw the launch of Pioneer 5, which explored the interplanetary environment between Earth and Venus for the first time, and might have seen the United States’ first voyages to the Moon, had three other Pioneers not been lost during ascent from August-November 1958.

During the first half of the sixties, the pads saw a multitude of Thor test-flights and pioneering orbital missions. Tiros-1, the world’s first successful low-orbiting weather satellite, was lofted in April 1960 and provided the first accurate meteorological forecasts using space-based data. A month later, Echo-1 became the earliest passive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 whilst Telstar-1 in July 1962 enabled the first live broadcast of television image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ontinental Europe from space. The first successful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 to enter geostationary orbit, Syncom-3, flew in July 1964, whilst the commercial Intelsat-1—the famed “Early Bird”—launched a few months later in April 1965 and helped provide live television coverage of the splashdown of Gemini VI-A the following December.

“回声1号”(Echo-1)通信卫星

【最初的“德尔塔”火箭】

Britain’s first satellite, Ariel-1, flew from the 17A pad in April 1962, and the UK Ministry of Defence saw its first Skynet military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s lofted in November 1969 and August 1970. Dovetailed into these missions were memb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fleet of Orbiting Solar Observatory (OSO) and Orbiting Geophysical Observatory (OGO) spacecraft.

【(1969年11月2日发射的德尔塔M型火箭)A British Skynet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 was launched from Cape kennedy’s Complex 17 at 7:37 p.m. EST today by the KSC Unmanned Launch Operations organization. The satellite is to enter a synchronous orbit 22,500 miles above the Earth over the Indian Ocean off the East Coast of Africa. It is the first of two satellites to be orbited to provide Great Britain with a secure communications link between points as far apart as England and Singapore.】

ABOVE: Watch our unique beachside view of the pad implosions! Credits: Jeff Seibert / Mike Killian for AmericaSpace

Throughout the 1970s, a series of Intelsat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s, Explorer science satellites, Canada’s first Anik communications satellite, Nimbus and the earliest members of the Geostationary Operational Environmental Satellite (GOES) program were placed into orbit. SLC-17’s first launch of the eighties came on 14 February 1980, when NASA’s Solar Maximum Mission (SMM)—which was subsequently retrieved and repaired by the Space Shuttle—was delivered to space on an ambitious mission to explore the Sun. Nine years later, in February 1989, the Delta II booster saw its first flight off 17A and the first Block II Navstar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GPS) was put into space.

Its final two decades saw a mixture of communications, navigational and military satellites, as well as a range of scientific missions for NASA and its international partners. Astronomical observatories including the German-led ROSAT, the Extreme Ultraviolet Explorer (EUVE), the Geotail magnetospheric science mission, the Rossi X-ray Timing Explorer (RXTS) and the Near-Earth Asteroid Rendezvous (NEAR) featured heavily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1990s, whilst the second half and beyond saw 17A and 17B with Mars acutely in their sights.

【1997年1月,一架德尔塔2型火箭在发射升空17秒后就发生了猛烈的爆炸。这架火箭刚刚启程而且绝对装满了燃料,它搭载了一颗升级版的GPS卫星。这次爆炸后来被认为是由其中一台固体火箭发动机的裂缝导致的。不幸的是,发生爆炸的时候,火箭只上升到大约500米的高空,因此燃烧的残骸就像破击炮弹一样大量降落到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尽管有几个停车场和十几辆车辆被毁,但是神奇的是没人受伤。此图为当时的SLC-17发射塔架】

The Global Surveyor and Pathfinder missions rocketed away from the two pads during the November-December 1996 Martian “launch window”, whilst the Climate Orbiter and Polar Lander did likewise in the December 1998-January 1999 window. Mars Odyssey was launched in April 2001, NASA’s Spirit and Opportunity rovers rose from 17A and 17B in June-July 2003 and, most recently, the Phoenix mission flew in August 2007.

【The final launch to fly out of Launch Complex 17, NASA’s GRAIL mission to the moon in 2011 atop a ULA Delta-II rocket. Photo Credit: Mike Killian / AmericaSpace】

【Delta_II_7925-10C_on_pad_17B】

Still others have included the Mercury Surface, Space Environment, Geochemistry and Ranging (MESSENGER) mission to Mercury in August 2004, the Dawn spacecraft to Vesta and Ceres, the Spitzer Space Telescope—the fourth and final member of NASA’s fleet of Great Observatories—and Kepler in March 2009. Two years after Kepler, in September 2011, SLC-17B saw the complex’s final mission with the launch of the Gravity Recovery and Interior Laboratory (GRAIL) flight to the Moon.

Plans for today’s implosions began soon after the GRAIL mission launched in 2011, and cost upwards of $2 million. Now, Launch Complex 17 is occupied by the private company Moon Express for developing and testing engines and lunar landers. No rockets, however, will be launching from LC-17 again, Moon Express will instead launch their robotic explorers on rockets from other Cape pads.

最后加上此次爆破的相关照片:


【附加:德尔塔系列火箭介绍】

德尔塔运载火箭(英文:Delta Family)是一种一次性火箭列,于1960年代开始进行美国的太空酬载任务,并发射超过三百次,且成功率达95%以上。现役有德尔塔二型及四型,德尔塔系列运载火箭06年来由联合发射同盟United Launch Alliance,ULA)发射及建造。

最初的德尔塔火箭由雷神运载火箭改良,雷神运载火箭为美国第一枚弹道导弹的第一节。雷神于1950年代设计,部署于英国或其他属于同盟国的国家,于1957年9月首度发射成功。随后以其第一节火箭与其他上面级火箭组合的火箭也发射卫星用来进行太空探测。雷神的最上级(第四节)又称雷神德尔塔(Delta是希腊文中第四个字母),最后简称整体火箭为德尔塔。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预定德尔塔运载火箭为由导弹至运载火箭的过渡时期之运载火箭,在1960至1961年应用于通讯气象科学月球探测等项目。此计划欲以其他火箭取代德尔塔运载火箭旧有的设计,并非加强德尔塔运载火箭的性能,而是增加其可靠性,1959年4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与道格拉斯航空公司签约进行12枚火箭的设计。

第一节:由布洛克I MB-3(Block I MB-3)引擎改良雷神中程弹道导弹,推力152,000磅(676千牛顿),燃料为液态氧和煤油。

第二节:也为经修改的部分,引擎为气体喷射AJ-10-118(Aerojet AJ-10-118),可产生7,700磅(34千牛顿)的推力,其燃料为四氧化二氮及联氨,此节花了四百万美元作修改,修改后版本沿用至今。

第三节:牵牛星.A引擎,在未与第二节火箭分离时,每分钟旋转一百次来稳定整个末端节,动力来源是两具固态火箭;分离之后,ABL-248可提供2,800磅(12千牛顿)推力,推进时间28秒,酬载舱为玻璃纤维制成。

酬载量

低地轨道(241公里~370公里):295千克(650磅)。

地球同步轨道:45千克(100磅)。

成功次数/总发射次数:11/12。

花费金费:4300万美元(12次),超出原预算300万美元,而且有14次另外的发射未达成。

早期雷神–德尔塔运载火箭发射纪录

发射编号 发射日期 酬载卫星或舱组 发射地点 结果 备注
1 1960年5月13日 Echo 1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失败 于晚间9点16分发射,第一节成功,第二节失去控制,最后坠毁。
2 1960年8月12日 Echo 1A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运送酬载至1666公里(1035哩),47 degree inclination orbit.
3 1960年11月23日 TIROS-2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4 1961年3月25日 Explorer-10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将78磅(35千克)的酬载运至138,000哩(222,000公里)轨道。
5 1961年7月12日 TIROS-3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6 1961年8月16日 Explorer-12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Energetic Particle Explorers. EPE-A.椭圆同步轨道(GTO)
7 1962年2月8日 TIROS-4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8 1962年3月7日 OSO-1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Energetic Particle Explorers. EPE-A.[2] 椭圆同步轨道(GTO)
9 1962年4月27日 Ariel 1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Ariel 1 was later seriously damaged by the Starfish Prime nuclear test
10 1962年6月19日 TIROS-5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11 1962年7月10日 Telstar 1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Also later damaged by the Starfish Prime high altitude nuclear event.
12 1962年9月18日 TIROS-6 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第17号发射台 成功

接下来的各改进型

德尔塔A型运载火箭

【雷神德尔塔运载火箭】

布洛克 I MB-3引擎,推力152,000磅(676千牛顿),改良后成为布洛克 II MB-3引擎,推力170,000磅(756千牛顿);共发射两次。
德尔塔B型运载火箭
于此阶段做了些许改变,将最上级火箭燃料槽增长3呎,提高氧化剂能量,增加固态推进器导航系统。德尔塔运载火箭也在此时由过渡时期至军事时期。可酬载90千克卫星至地球同步轨道,共发射6次。
德尔塔C型运载火箭
第三节由原本的牵牛星改成牵牛星二号引擎,牵牛星二号引擎的改进也用在侦查者号运载火箭上,整个引擎的重量较原型长3英尺(76厘米),重量增加10%,但推力也增强65%。
德尔塔D型运载火箭

【德尔塔D型运载火箭于1965年4月6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INTELSAT-I卫星】

增加三枚卡斯托1(Castor 1)辅助火箭以增强推力,共发射两次。

德尔塔E型运载火箭
使用卡斯托2辅助火箭,推力相同,但推进时间增长。第一节采用布洛克3 MB-3引擎,推力17万2千磅765千牛顿。第二节的AJ10-118E直径由0.84米增加为1.4米,推进时间加倍。使用亚吉纳(Agena)酬载舱。酬载量较德尔塔D型运载火箭增加45千克至地球同步轨道。于1965年进行第一次发射。
德尔塔G型运载火箭
发射两次生物卫星,于1966年进行第一次发射。

德尔塔J型运载火箭
第三节使用Thiokol Star 37D引擎,于1968年第一次发射。

德尔塔L型运载火箭
第一节直径扩大为2.4米,改用FW-4d引擎为第三节。

德尔塔M型运载火箭
将第三节改为斯塔37D(Star 37D)引擎。

德尔塔N型运载火箭

【德尔塔N型运载火箭-6于1971年10月在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ITOS卫星】
有两节的型式与德尔塔M型运载火箭相同,在1968年到1972年间发射了九次,其中八次成功。
德尔塔超级6号运载火箭
将德尔塔N或M型运载火箭加装额外的固态辅助火箭,同步卫星轨道酬载能力为1,000磅(450千克)。


改良版本系统

在1972年,道格拉斯公司引进一种新的火箭命名方式,将原本的希腊字母命名法改为阿拉伯数字命名法 ,此种命名法可应付时常改版的德尔塔系列运载火箭,避免字母的耗尽

904型火箭

在1972年7月23日,发射Landsat 1卫星为第一个有使用九支固态辅助火箭的发射火箭,另一项突破是第二节引擎改为AJ 10-118F引擎,这次发射的雷神–德尔塔运载火箭被命名为德尔塔904运载火箭。

1000系列

【德尔它1910型运载火箭于1975年7月21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

德尔塔1910型运载火箭于1975年7月21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增加为2.4米直径的酬载舱空间,其绰号又称直径八,使用九支海狸固态辅助火箭。第一次成功发射为1972年9月22日,酬载卫星为探险家47。

2000系列

【德尔它2914型运载火箭于1978年1月26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

德尔塔2914型运载火箭于1978年1月26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这型的特色为使用RS-27第一节引擎在加大的燃料槽上,直径与德尔塔1000系列运载火箭,此型被用发射Landsat 2(1975年)和Landsat 3(1978年)卫星。

3000系列

【德尔它3910型运载火箭于1980年2月14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

德尔塔3910型运载火箭于1980年2月14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引进海狸四型固态辅助火箭第一节则和1000及2000型相同,也引进酬载援助元件及斯塔48B固态火箭,用在第三节,之后这个火箭也用在德尔塔二号运载火箭的第三节。

4000系列

使用旧版的MB-3引擎,搭配加大后的燃料槽及海狸四号固态辅助火箭,只发射过两次。

5000系列

使用新的海狸四型A固态辅助火箭,仍搭配原本的RS-27第一节主引擎,只发射过一次。

二号系列

德尔塔二号运载火箭7925(2925)发射深度撞击号德尔塔二号系列运载火箭由不有名的德尔塔6000系列运载火箭及德尔塔7000系列运载火箭加以变型而成。

德尔塔-2最初由麦道公司设计和制造,在麦道被波音公司合并后,则由波音的综合防务系统分部负责生产。德尔它-2是NASA手中的一种重要火箭,从1989年开始投入使用。德尔它-2包含以下几个子系列:德尔塔-2 6000(已经退役),德尔塔-2 7000(仍在使用),以及德尔塔-2 7000的两个变种(轻型型号和重型型号)。

6000系列

【德尔它6920-10型运载火箭于1990年7月1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

德尔塔6920-10型运载火箭于1990年7月1日在卡纳维尔角发射。在1986年挑战者号爆炸事件后,表现出德尔塔系列运载火箭必须继续发射,德尔塔二号运载火箭也必须加强,增加为更大的燃料槽,达12尺(3.6米),提供了更多的燃料储存;仍沿用海狸四号A固态辅助火箭,特别的是有六支在发射台上点燃,其他三支在空中点燃。

7000系列

【德尔它2号运载火箭7925(2925)发射深度撞击号】

第一节引擎改用RS-27A引擎,增加燃料使用的效率,另从海克力斯(Hercules)公司引进GEM-40固态火箭作为第三节,虽然长度较长,但其重量较轻,可装载比较多的酬载物。

二号轻中型

此型由德尔塔7000系列运载火箭改装而成,没有第三节火箭,但也减少了固态辅助火箭的使用量,通常只装三支,但有时候也会装四支,主要功能是用来发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小型卫星。

二号重型

结合了德尔塔792X运载火箭和GEM-46固态辅助火箭。GEM-46是从德尔塔三号运载火箭拿来使用。

三号运载火箭

道格拉斯/波音公司想加强火箭的酬载能力所以就研发此型运载火箭。将第二及第三节火箭的引擎改为低温引擎(液态氢/液态氧),可以增加推进效率且不产生多余的成本负担,引擎是一颗Pratt&Whitney RL10引擎,原本用于半人马座火箭的第二节引擎。液态氢燃料储存在直径4米的橘色绝热槽内。紧邻著液态氢和引擎,包括点火器部分;此技术来自日本H-II火箭的配置方式。 为了降低整台火箭的高度,也避免被侧横风吹倒,第一节煤油/液态氧的燃料槽做得特别粗而矮,所以整台火箭的直径完全相同。

九支GEM-46固态辅助火箭在安装时,其中三支并没有垂直地面装置,而有向量的考量,德尔塔三号运载火箭发射的并不顺利,前两次发射都以失败收场,第三次虽发射成功,但酬载舱里面没有载任何卫星。

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为波音公司所研制的不可重复使用火箭,于1998年8月26日进行首次发射,三次飞行中,前两次 皆失败,第三次才成功,酬载卫星只是模拟酬载。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能运载3800公斤(8400磅)的卫星至地球同步轨道,约为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酬载量的两倍。

于1990年代,酬载卫星的重量持续上升,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显然无法发射未来更重的卫星,三角洲火箭相对上为较复杂的火箭,设计方向应能有弹性的调整酬载量和降低研发成本,而非降低单次发射费用。波音公司认为需要增加酬载容积,更具竞争力的价格及缩短整备时间才能维持现有市场。

于1998年8月27日在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的首次发射失败起因于自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所修改的软件在第一节飞行时无法导航,控制火箭的液体耗尽后,火箭失去控制亦被销毁,星系(Galaxy)X卫星(休兹(Hughes) HS601 HP型)也坠入大西洋中。

于1999年5月4日在卡纳维尔角的第二次发射依旧失败,是因第二节引擎的压力不正常并导致破裂,在未到达预定轨道时就停止推进,猎户座(Orion)3卫星(休兹 HS601型)则被送至无用的轨道。

于2000年8月23日进行第三次发射,酬载卫星为DM-F3卫星,为一枚模拟HS601通讯卫星的酬载物,也放置了多个感应器以监测火箭异状,最后轨稍微降低(由26,000公里降至20,600公里),但仍算成功。然而,各项综合因素也结束了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的商业火箭市场,多数客户对于连续两次失败没有信心,三角洲四号运载火箭的出现也确定此次为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的最后一次发射。

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的第一节使用煤油及液态氧为燃料,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的第二节因较无效率也较复杂,所以被液态氧及液态氢为燃料的引擎取代,辅助火箭也明显增大,更大的整流罩提高酬载空间,第一节燃料槽改良后能装载更多燃料。

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第二节的普拉特&惠特尼(Pratt & Whitney)RL-10火箭引擎也被证实是高效能引擎,液态氢的燃料槽直径达四米,外部覆有和航天飞机外部燃料槽相同的绝缘泡棉,是由三菱重工制造。在早期的三角洲运载火箭中,第二节的液态氧燃料槽直径皆为2.4米,并无改变。RL-10火箭引擎也是半人马座火箭的末端节引擎,较新的RL-10B-2引擎有较长的喷嘴,燃料管围绕在喷嘴上,在太空中能增加膨胀比率及增进效率,喷嘴由碳复合材料制成,是由法国的SEP公司制造。

固态辅助火箭则是Alliant GEM-46s或GEM LDXL(Large Diameter Extended Length),长14.7米,直径46吋,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的辅助火箭长13米,直径40吋,六枚辅助火箭在发射台上点火,三枚则于空中点火,为了维持操纵稳定,其中三枚辅助火箭有导航喷嘴(vectoring nozzles)。

酬载舱的整流罩由复合材料制成,和直径四米的第二节氢燃料槽相接合。

为维持火箭适当的长度及避免高空中的横向风造成导航问题,所以第一节缩短,早期的煤油燃料槽,和液态氧燃料槽一样,都是2.4米直径,而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则改成短胖的4米直径燃料槽,此燃料槽也是三菱重工制造,发射架的高度亦随燃料槽缩短而降低高度。

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有四种设计由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改良而来,其代码为三角洲8930。

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有良好的性能及合理的价格,且地球同步轨道酬载能力达三角洲二号运载火箭的两倍,然而,连续前两次发射皆失败,而且更先进的三角洲四号运载火箭及海上发射(Sea Launch)火箭相继成功,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必定为过渡时期的运载火箭,而三角洲三号运载火箭的相关科技及结构都为三角洲四号运载火箭立下了基础。

四号运载火箭

德尔塔四号系列运载火箭属于美国空军的计划的发展不可回收的运载火箭,道格拉斯/波音公司进而推出德尔塔四号运载火箭,整台火件的组成元件和技术都是从现有的火箭中取得,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都有签这项合约,德尔塔四号运载火箭正因此而生,位在阿拉巴马州。

第一节变成以液态氢燃料的引擎,上面节的技术和德尔塔三号运载火箭的上面节相同,但直径增加到5米。

RS-68为一种新的大的液态引擎,最先被设计出是在1970年代末期的航天飞机主引擎设计计划,原本的终旨即为低成本大推力,RS-68引擎减少内部加压致使其效率高于航天飞机主引擎设计计划。简单的管线设计,引擎燃烧室和管线就只有沟槽和面的设计,是史威特(Soviet)引擎的前身。

第二节及酬载舱的外壳都直接沿用德尔塔三号运载火箭的设计,但只限于使用中型的德尔塔四号运载火箭;大型的则使用直径5米之酬载舱。

大型的德尔塔四号运载火箭(不含德尔塔四号重型运载火箭)配有二到四支GEM-60 的60英吋(1.524米)的固态辅助火箭。

管线的校正和电线的配置需要一座发射台,第一节主引擎及燃料通常被认定为火箭核心(CBC),而德尔塔四号重型运载火箭有另外两个核心来作为辅助火箭。

未来

【德尔塔2系列在西部的发射阵地SLC-2W,这是去年的任务倒数第二次(DELTA II • JPSS-1 • 气象卫星发射 • 德尔塔2火箭7920构型谢幕之旅 • 发射成功)】

随着2018年后半年的【DELTA II • ICESAT-2 • 德二系列火箭谢幕之旅】的发射,德尔塔2型火箭将彻底告别历史舞台,正式退役。而德尔塔4型火箭也将在不久后被”火神“火箭正式取代,对于这型家族火箭,航天历史上他们毫无疑问,占有重要的地位!


还想看看关于“冬天的一D锅”的相关文章请查看如下链接:

【航天爱好者网全年总结】2017年全球火箭发射统计【附加各国明年发射计划】

【原创文章】回顾美苏六大航天器交会对接

【转载加原创】图说NASA航天飞机

【回忆那些年】天宫一号那些事

【原创文章】美国新一代近地载人飞船首飞成员组

【原创文章】SOYUZ • SOYUZ MS-08(54S) • 载人发射任务成功,任务美图鉴赏会

【原创文章】联盟系列飞船发展简史,附加载人飞船任务清单

【原创文章】质子系列运载火箭简单介绍,附加中型质子计划

【原创文章】“猎鹰”9Block-5型火箭具体改进

【【原创文章】“重型猎鹰”之回应,ULA调整“火神”研制计划

【原创文章】哦“原来是这样”!真正的太空救援

【原创文章】 俄罗斯液体火箭发动机简历

【原创文章】美国航天飞机助推器(SRB)简单介绍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2】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3】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4】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5】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6】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7】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8】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9】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0】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1】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2】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3】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4】

【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