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在文末)让太空不再被仰望,下次跟我们离开地球表面 | 深圳回顾

2018年8月2日,「经纬出行」在深圳南山区保利国际影城,与300+位中国新经济领域的领军人士齐聚一堂,分享精彩的出行记忆。这次分享会,在推介以往出行之余,我们将视野推向了天外之外的的太空。向大家发布了未来「经纬出行」太空计划的畅想。

太空,是一个从古至今都被无限向往的词汇——古时有不畏探险的夸父逐日,有推翻地心说的太阳中心论;也是NASA、Virgin Galactic、Space X…这些现代尖端科技公司/机构探索的目标。

太空,不断吸引着人类前行进取,而这也是「经纬出行」一直所倡导的精神内核。

「经纬出行」曾带领创始人们前往贝加尔湖无人区、穿越澳洲最艰难的甘巴雷尔公路,登上堪察加戈列雷火山…我们愿意带领大家成为开拓者,亲自去突破新的里程,抵达更远的远方。

而下一步大计划,目标是太空。

「经纬出行」希望带领更多创业者接触全新的世界,开拓更高更远的世界观。我们将不遗余力地长期去深度开发太空旅行相关体验。

在「经纬出行」太空计划中,打头阵的是卫星“X100星空计划”——邀请数位创始人近距离观看卫星装载及发射,将百位新经济领域精英的名字刻在卫星上,送入太空。

此次分享会上,我们请到了经纬中国合伙人肖敏,以及天仪研究院创始人杨峰、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在台上,经纬出行CEO王立坚与三位嘉宾,不仅分享了创业中的百态人生,也科普了航天知识。

接下来,我们把对话原原本本地呈现给未到场及现场嘉宾们,希望燃起你的太空梦:

经纬出行王立坚:谢谢各位远道而来。组一个这样的分享挺不容易的,因为这些工业说实在的,肩负了很多秘密,因为毕竟跟太空相关。很多创始人并不知道中国其实在商业卫星、商业火箭领域已经走了很远。大家不妨自我介绍一下。

天仪研究院杨峰:大家好,我是天仪研究院的CEO杨峰,我们是做商业卫星的。我们在2016年1月份成立,应该算是中国第一批商业航天公司。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完成了三次发射任务,发射了四颗小卫星。

星际荣耀霍甲:大家好,我是星际荣耀的副总裁。我们公司的创始人和最核心的技术团队,都是源于中国航天非常伟大的科学家们,所以我们对于运载火箭技术也非常深厚。

星际荣耀成立时间不是特别久,才一年多。但是我们已经于今年4月5日在海南发射场完成了公司第一发火箭的发射。预计将在今年8月底完成第二发火箭发射,有可能采取一箭多星进行发射。并且在明年上半年和下半年不断地推进运载火箭和液氧甲烷发动机的创新研制,欢迎大家持续关注。

经纬中国肖敏:我来自经纬中国,我们是以上三家的股东。但今天参加这个活动,并不是因为我是他们的股东,而是源自于两件事。

首先,我跟立坚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很好的玩伴。我是资深玩家,我跟王立坚认识是在野外旅行。经纬出行很多视频纪录片里都有我的身影,只是你们可能不一定认识我。经纬出行去到过的最冷的地方贝加尔湖,最热的地方火人节,最脏的地方印度的最后一公里…我都去过了。

其次,是我对航天产业的兴趣。今天下午朋友还问我,“中美贸易战,从投资角度来说,未来哪些方面可以有跟美国对抗,或者技术领先的?” 他比较偏悲观,我说我很乐观。关于航天这一块,我认为中国的技术和创业,绝对走在世界最前沿,而且我觉得这个时代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在过往的时间里简直不敢想象,谁可以开一家造火箭的公司,谁会“放卫星”?“放卫星”在过去是一个笑话,今天已经实现,并且变成一个蛮有意思的东西了。

经纬中国肖敏

经纬出行王立坚: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对于航天领域的投资逻辑,以及对这个行业未来的看法。

经纬中国肖敏:作为一家顶级VC,我们非常关注在中国最前沿的技术是什么,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事物是什么。立坚的梦想是带大家看所有好看的地方,我们的梦想是希望成为这些前沿公司的股东,并且是有一定比例的股东,这是我们的梦想,所以我们很关心。

说回到航天航空的话题,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机遇。从大的市场环境来看,过往是极其封闭的市场,两位比我更有感受。过往市场里没有好的供应商提供供应链的配套服务,但是在今天来讲其实已经成熟了。

第二个,未来的技术发展下一步的趋势是什么?上一个大的浪潮是移动互联网。下一个大的浪潮,今天我们只能去推演。

大的趋势就是支撑着今天的市场环境需要来的,下一个物联网需要有这样的网络支撑才能够让整个物联网发展起来。像天仪、星际荣耀这样的公司,他们给未来物联网提供商业的基础。这就像他们在修高速公路,把道路打通,车才能跑起来。

这是一个跟过往非常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就处在这样的阶段里。恰好政策也开放了,可以让民营公司参与到里面来。有了政策相对开放明朗,又有了市场的强需求,人才储备又到了一定的程度,成为独立又有钱的公司,是一件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

经纬出行王立坚:我们今天正好带了一颗很典型的商业卫星来。请杨峰为我们介绍一下吧。

天仪研究院杨峰:大家可能对于卫星的印象是,像屋子一样大。但其实现在的一颗微小卫星只有这么大。卫星跟计算机是一样的道理,50年前的计算机也跟屋子一样大,现在人手一个手机就是一个计算机,未来卫星行业的发展是跟计算机多年前的发展一样。大计算机超算服务器依然存在,但是面向个人的都是手机和笔记本。对于未来来说,高轨的同步卫星的大型重要卫星依然存在,但是面向低轨的C端用户都将很有可能会是小卫星。

我最喜欢的一个美国的同行,他们的卫星只有这个(上图)一半大。并且已经发射了300多颗。这么小一颗卫星能做什么呢?他们这样几百颗小卫星可以在海上找到一艘航母,并拍出清晰的图片,这是非常强悍的一件事情。

经纬出行王立坚:你创业为什么会选择去做一家卫星公司?

天仪研究院杨峰:因为不会干别的。看了经纬出行旅行纪录片后,我也想跟你一样开家这样的公司,玩着就把钱赚了。我也想,但不会,我只会干这个。

经纬中国肖敏:我来套点干货,你希望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或者比如说,未来两年,你可能要发射很多卫星,发完之后你想做什么样的事?

天仪研究院杨峰:其实我一直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一直觉得说,我们要去改变一些事情。我一直在干航天,在过程当中,其实整个航天的这些体系非常地熟悉。国内航天是典型的高举高打,聚集大资源做大事的风格,非常好。跟美国做的事情很像。

但是我们发现,高举高打带来的另外一面就是它非常昂贵,成本高,速度慢,这种情况在美国一样也有。所以后来我们发现了在美国有这样公司存在的时候,我们觉得这样的公司一定会在中国出现。

从大航海时代到航空时代,我觉得现在大航天时代就要到来了。所以我非常开心地愿意做这样的一家开创历史先河的公司。

经纬出行王立坚:我们去过一次酒泉,杨峰对整个卫星、火箭,所有的细节非常地了解。就像他说的,可能别的真的确实不太会干什么,酒也不喝,每天在那不停地看数据,非常地有意思,特别科学家的感觉。

那么霍甲先生,中国目前的商业火箭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星际荣耀霍甲:这个行业大家并不陌生,国外一直有各种各样的发射,国内是什么样的背景呢?

火箭这个行业非常难,刚才我特别期待你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做火箭。因为这个事情真的太难了,全球能做火箭的国家很少,而且美国人在45年前就已经把人类送上月球了。但全球科技发展那么快,一直到今天,全球能做火箭的国家仍然不超过十个,真的很难。

中国的运载火箭在全球的技术水平处于什么地位呢?中国一直排在第一梯队,除了美国、欧洲、俄罗斯,中国的火箭发射水平及成功率是非常高的。所以中国航天一直是中国引以自豪的名片。

火箭技术在60年前孕育发展的时候,一直被国外严厉封锁。也正因为一直被封锁,所以经过60多年自主技术攻关发展到今天,中国的航天技术,火箭技术已经达到了全面的自主可控的水平。

在NASA航天飞机项目终止的大背景下,整个NASA空间站需要很多货物,大量的空天往返运输需求无法被满足。导致当时NASA全球调研,只能找俄罗斯和中国发射。这对美国来说不可接受。后面的发展中,站在NASA的角度,面对波音和罗马对于整个运载火箭行业的垄断非常头疼,所以它大力扶植了了SpaceX,运载火箭商业化,这可能是最有价值的一条道路。

星际荣耀霍甲

从前几年的军民融合政策开始,国家逐步放开了这个行业,使得我们有机会来做商业运载火箭,我们快速把自己的发射能力做成了。所以未来整个太空经济的入口,就是最核心的这一段,火箭这一块我们已经具备了相当强的实力,和体制内的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形成了有效的互补,这也是国内火箭的现状。

经纬中国肖敏:你觉得中国的民营火箭,真正的商业化时代会在什么时候来临?

星际荣耀霍甲:现在站在全球的角度,未来卫星需求非常大,我们统计了一下,目前地球周边在轨飞行的卫星总和,去年年底是1700多颗,今年上半年达到了1800颗左右。

美国SpaceX公司提出的starlink,他们打算打11943颗卫星,这几家公司的需求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人类有史以来发射的在轨运行卫星总和的十倍以上。

现在的卫星需求非常非常大。但是现在全球都没有火箭来帮这些卫星进行发射,这是全球大家都遇到的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今年8月底要发射的这枚火箭,可能会采用一箭多星的发射方案。仅仅是我们的验证火箭就有这么多的卫星需求,明年我们的火箭可能会搭载更多的卫星上去。

天仪研究院杨峰:这个问题除了问火箭还应该问卫星,因为我是他的客户,光问他不问我不行。火箭绝对该投,因为它的商业逻辑特别简单。任何一家公司能够把火箭发上去,能够把价格降下来,这家公司就牛,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非常希望看到星际荣耀把他们的火箭赶紧打上去,赶紧把成本降下来,这对于我司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事。但是可能很多人只盯着第一句话,火箭发上去公司就牛了,实际上还只做了一半,必须把成本降下来,商业闭环才实现,我才愿意付费。因为星际荣耀目前只挣和天仪类似公司的钱,拿国家的钱目前还比较难,所以我们非常期望看到星际荣耀这样优秀的公司成功。

经纬中国肖敏:现在制造和发射一颗卫星成本分别是多少?

天仪研究院杨峰:我们在不断努力地降成本,如果原来国家队造一颗这么大的卫星。在没有民营企业实现的情况下,开口一定是在几千万,因为它没有竞争。我们做卫星,第一颗星花了四个月时间造出来并打上去。当时这颗星所有的成本,包括研发,加在一起,花了大概几百万,现在我们已经能把一颗星的全部硬成本压在一百多万。

未来我的愿望是把它做到几十万甚至几万人民币。大家有没有想过,一辆车其实挺复杂的,它也只有几十万,卫星其实并没有比它复杂多少。我非常努力地在降成本,但是现在我发现我的发射费用在我的整星所有成本里面的比重越来越高,发射费用不但不降,反而涨价。2017年的发射费涨了大概1.5倍。最近好像还在涨价,所以我非常希望星际荣耀做好做大。

其实我觉得火箭并不在于多少的问题,而在于便宜和贵的问题。

天仪研究院杨峰

星际荣耀霍甲:关于市场空间的问题,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公司的估值到了280亿美元。静态统计,去年包括今年,全球火箭发射的市场空间多大?50亿美元,你不敢想象,一个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市场空间的5倍。所以说明什么问题?未来市场空间还是非常大的,但就像刚才杨总说的问题,确实是尖锐的问题。

现在咱们先说价格的问题,实际上对于国内来说,在十几年前我们火箭在全球的售价还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但是当SpaceX这样的公司开始做商业火箭后,大家突然发现,国内在价格上突然有没有优势了,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些年摩尔定律作用下,电气系统成本急速下降。相对的,火箭发动机在火箭总成本的占比越来越大,如果有一天谁能把发动机全部回收的话,这个成本就能直接砍掉一半甚至更多,这就是SpaceX发现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办?必须要做一级火箭的回收。当哪家公司能够把一级火箭成功地回收的话,那这个成本是绝对能够满足杨总需求的。

天仪研究院杨峰:我一直非常反对你的这个说法,主要是想制造一些观点冲突,让大家开心一下。

有人经常跟我说,Space X多厉害,我说它非常厉害。但回收一点都不厉害,厉害的是把成本降下来了。航天飞机多厉害,飞上去还能全飞回来,关键是为什么后面取消了?是因为原本想着降成本,没想到每一次维修保养带来的费用比重造还贵,所以取消了。所以回收是手段,降成本是目的。达到这个手段没有用,要把目的达到,所以还是非常希望星际荣耀能够把成本降下来。

星际荣耀霍甲:我们原来在做类似航天飞机的项目,我很了解。美国的航天飞机在设计初期,规划的每一次发射成本是8000万美元左右。航天飞机项目终止的时候,统计下来单发发射成本是惊人的14亿美元。

我们规划中的,明年上半年发射的小型固体运载火箭,LEO运载能力达到300公斤。

第二个,我们未来要做低成本,一定要做液体运载火箭,液氧甲烷发动机的可重复使用性能很好。我们预计在2020年左右完成飞行试验,运载能力非常高了,LEO轨道的运载能力能达到2吨左右。

经纬中国肖敏:我还关心一个问题,未来如果我们想自己去太空旅行,需要花多少钱,如果是一个亿,谁花得起?

经纬出行王立坚:稍后我会讲,国际国内的价格情况。我刚才问了霍总,他给我的价格,让我吃惊的便宜。大概相当于,未来几年,星际荣耀如果实现太空旅行,大概是现在我们了解到国际的价格的六分之一。

经纬中国肖敏:火箭创业,你们踩过最大的坑是什么?

星际荣耀霍甲:其实对于火箭来讲,最难的是总体设计。最大的坑都是大家看不到的,这就是火箭难的原因。把全球所有的火箭发射失败的视频拉出来从头到尾看一遍,你会发现全球所有的火箭发射失败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都是一颗螺丝没有拧紧等等这些小问题。所以火箭最大的坑往往是你穷尽所有的预想都发现不了的问题。所以只能用多次发射的成功经验去迈过这个坑。

天仪研究院杨峰:我特别抠,我在造卫星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去省钱,有人问你为什么抠,我说好像我不抠你买得起似的。因为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坑,是我发现整个商业卫星的供应链有巨大的问题。原来航天的供应链都是基于国家队这样一个体系,所以现在我遇到的问题就是,供应链的坑非常大,好的东西我买不起,买得起的东西不好。所以我们现在在努力地降成本的过程中改变这个东西,这是我当时踩得非常大的坑。

经纬中国肖敏:这挺好,这以后会成为一个壁垒,就像特斯拉的车全部都是由自己生产。

天仪研究院杨峰:是的。所以后来我也想明白了,为什么特斯拉这样做,刚刚我说的那家发了300多颗星的卫星公司也是这么干的。

经纬中国肖敏:简单的可以外包,复杂的自己来,手机可以外包,造车自己来。

「经纬出行」的太空出行计划,正在跟越来越多这样高科技的企业合作,无论是火箭、卫星,还是船只公司,我们都在持续接触中。希望与这些新兴科技公司的合作,能够将我们的CEO带到更远更深的地方。

(本文来源:经纬出行)

航天爱好者网点评:

星际荣耀霍甲:大家好,我是星际荣耀的副总裁,我们公司已经于今年4月5日在海南发射场完成了公司第一发火箭的发射。预计将在今年8月底完成第二发火箭发射,有可能采取一箭多星进行发射。明年我们的火箭可能会搭载更多的卫星上去。

需要指出的是,看到上段文字,我相信很多人会认为是他们公司的首次入轨发射,其实并不然。这里霍总所说的八月底一箭多星的发射并不是入轨发射,而是星际荣耀的第二枚探空火箭。如果真是入轨发射,这里还需要一系列的流程,比如发射许可证,这个办下来可并不简单。而实际上他们的入轨发射已经排在了明年春节后,个人猜测应该是利用大概不到一分钟的失重,来测试卫星的某些技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