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号”正开展在轨测试 为期约三个月

201610121239388121央广网北京10月1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中科院今天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8月16号发射以来,已开展的部分测试及科学实验情况。

量子卫星首席科学家潘建伟院士介绍,在2016年8月16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以来,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任务计划包括三个部分:发射入轨,在轨测试,开展实验。之前完成的是发射入轨的任务,目前正在开展在轨测试,为期大概三个月。包括三个方面的测试,卫星平台测试、有效载荷测试、星地链路测试。

目前这个卫星已经完成卫星平台测试的情况,能源监控方面,电池组状态正常,太阳帆板供电正常,充电、放电功能正常。遥控指令与数据注入:遥控成功率100%。

同时姿态控制完成了速率阻尼模式、太阳捕获模式、帆板展开模式、以及对惯性定向模式测试,卫星姿控系统运行正常,性能稳定。

数传通信方面,重要遥测量稳定,符合预期。热控分系统加热回路工作正常,满足要求。星务管理方面,星务计算机状态正常,星务软件运行正常。

201610121239388120与阿里站建立链路

同时,卫星已经完成测试,有效载荷各单机开机检查,状态均正常;完成载荷内部光轴自校正测试,光轴匹配精度满足任务要求;完成载荷单光子探测专项测试,单光子探测器暗计数指标符合预期;完成对所有地面站的跟瞄,稳定性良好,跟踪精度满足要求。在天气条件满足跟瞄要求的条件下,对站跟瞄均成功;纠缠源工作正常,光源亮度等指标满足任务要求;载荷指令注入、遥测下传以及科学数据下传均正常。

同时,部分完成天地链路测试,完成与兴隆站、德令哈站、南山站单站跟瞄测试,建立了天地链路;完成南山与德令哈双站跟瞄测试,建立了双边纠缠光链路;完成与阿里站的跟瞄测试,建立了隐形传态光链路。目前正处于参数调整,寻找最佳工作点以及积累有效数据的过程中。在这之后还将完成三项科学任务,高速星地量子密钥分发,星地量子纠缠分发,实现大尺度量子非定域性检验,星地量子隐形传态。

(本文来源:央广网)

《“墨子号”正开展在轨测试 为期约三个月》上的10个想法

  1. 从潘建伟在媒体上散布的言论看其现在发表文章造势的目的之一是宣布所谓量子通讯卫星项目三大预定任务“圆满成功”以便进一步忽悠国家经费“研究下一代量子通讯卫星”。究竟潘建伟的忽悠何时露馅儿,拭目以待。

  2. 从潘建伟在媒体上散布的言论看其目的之一是宣布所谓量子通讯卫星项目“圆满成功”以便进一步忽悠国家经费“研究下一代量子通讯卫星”。究竟潘建伟的忽悠何时露馅儿,拭目以待。

  3. 仔细阅读了潘建伟小组在8月10日《Nature》上发表的文章。问题的要害依旧在于潘建伟用于所谓“天地隐性传态”的纠缠载体源并非|单|光|子|源。他是把多光子源(大概以百万光子计算!)的传态结果结果同单光子在光纤中传态的同样距离(1400公里)进行比较得出虎人的所谓“20个量级”的差异。实际上这样的比较毫无意义,因为根据理论计算单光子在光纤内的理论纠缠距离也就是40公里(1标准差距离)左右,再加上光子的被吸收所造成的损失,使该距离更短一些。因此讨论1400公里的光线单光子传输概率没有意义。潘建伟做这项“比较”还是企图虎人。实际上6月15日发表于美国《Science》上的结果玩儿的是同样的把戏:即利用多光子载体的平均效果代替单|光|子|这个至关重要的量子通讯前提(即使单光子也非绝对保密,但此处按下不表)。总之,潘建伟所以可以不断忽悠,就是利用经费垄断、暗箱操作、玩弄文字游戏、以及犹太媒体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对他的刻意吹捧的结果。立此存档,历史不会让伪科学长存。彻底拆穿就在不远的将来。

  4. 潘建伟的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公然宣布了继续经费垄断继续阻止其他持有不同观点科学家通过实验反驳潘建伟的廉价伪科学。两年后还要放卫星?—-不过证明了犹太人操控上海帮控制了中国科技项目评审委员会。明明是量子卫星的量子实验部分已经失败,明明可以在地面上首先搞清楚原理,却偏要继续让潘建伟垄断经费搞科技大跃进、放卫星?!很好嘛!非一意孤行不能走向彻底的失败,彻底的退出历史舞台。

  5. 三个月后,发表在《自然》6月15日号上的是一篇短小而最简单不过的报道,只不过反映了某个编辑的个人观点,没有给出任何新东西。仅仅是借犹太编辑的嘴说出来就成了金口玉言?建议去花3分钟读读该文(China’s quantum satellite clears major hurdle on way to ultrasecure communications)吧。这简直就是一部闹剧。一部分崇洋媚外的中国人欺负另一部分不懂英文的中国人。什么“回答了爱因斯坦的‘百年之问’”?!什么量子纠缠1200公里,没有给出如何测量的所有细节唯一目的就是欺骗!潘建伟已经堕落到赤裸裸地欺骗的地步。

  6. 2017年1月18日所谓“量子卫星交付使用”其实就是从上海小卫星院交给潘建伟的中科大,这样可以让小卫星院脱离干系胜利完成任务,更重要的是使潘建伟可以继续忽悠大众争取时间。所以该“交付使用”的新闻稿措词隐晦煞费苦心。现在又3个月过去了,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忽悠外量子实验依旧没有结果。这显然不是因为保密问题,因为这个项目是与奥地利的合作项目。结论是该实验已经失败。让我们耐心点再等3个月。

  7. 又等了一个多月依旧没有进展。这至少证明潘建伟在胡说八道方面收敛了不少。但是,他的上海帮后台还是贼心不死继续炒作骗钱。量子通讯密码不可拦截破译?量子态传递超光速万倍?这是典型的对量子力学一知半解者的胡言乱语。在完全没有搞清楚量子态的基本物理机制前就发卫星建京沪量子通讯网络,唯一作用就是沽名钓誉,骗取国家来之不易的经费。

  8. 建成所谓量子密钥分发网络,不等于其原理正确;30公里的光纤转发距离(100来公里空间转发距离)使其成本昂贵。计算表明,30公里的光纤转发距离(100来公里空间转发距离)基本上是目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激光技术所能达到的极限。据此判断,“墨子号”量子通讯卫星的量子实验部分必败无疑。不敢接受他人的挑战,一意孤行是上海帮垄断经费的政治动机所致,这就是花大价钱维护一个谎言的唯一原因。

  9. 深表怀疑。转来转去就是测试。原来说9月25日完成基础测试,现在改口为三个月。好!到11月16日见。原理没在地面搞清楚就要发卫星出风头,这个卫星实验基本没有什么意义。

  10. 深表怀疑。转来转去就是测试。原来说9越5日完成基础测试,现在改口为三个月。好!到11月16日见。原理没在地面搞清楚就要发卫星出风头,这个卫星实验基本没有什么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