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人类好像都想重现登月梦想 这是为什么?

1969年7月20日,美国宇航局巴兹 奥尔德林登陆月球表面

新浪科技:据英国卫报报道,随着阿波罗号宇航员首次登月50周年纪念日逐渐临近,许多国家都开始执行月球勘测任务,新的太空竞赛背后隐藏着什么呢?

突然之间,好像每个人都想前往月球!

就在昨天,印度第一艘“软着陆”登月飞船在发射升空倒计时阶段中止,原因是火箭出现技术故障,这是印度尝试最雄心勃勃的太空任务,按计划,这艘重达4吨重的飞船将要在地球上空运行,最后一次引擎喷射燃烧将把它送至目的地——月球。

就在“阿波罗11号”宇航员历史性登陆月球“宁静海”之后的50年,“月船2号”将重复这一旅程,尽管它们的太空轨道略有不同。当“月船2号”进入月球轨道,将把一个命名为“维克拉姆(Vikram)”的着陆器平缓降落在月球南极附近表面,之后一个名为“Pragyan”的机器人漫游车将执行勘测任务,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在月球表面行进,分析土壤和岩石的化学成分。

然而,在月球表面“月船2号”并不孤独,中国“嫦娥4号”自今年1月在月球背面着陆以来,一直运行状态良好。以色列非赢利组织SpaceIL制造的探测器Beresheet面世,于今年4月抵达月球,它是以碰撞式紧急着陆,之后SpaceIL宣称打算再尝试一次月球探测器发射。

与此同时,美国宣称不久将建立月球实验室,而欧洲几个国家和俄罗斯也透露未来将执行复杂的太空任务。突然之间,好像每个人都想前往月球!

登陆月球与人类征服南极有相似之处。

这是为什么呢?月球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受欢迎?1969年7月,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和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完成了历史性的太空任务,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众和政界对未来人类太空飞行的关注度也快速减少,美国政府在越南战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国内经济也陷入了困境,因此搁浅了阿波罗计划。

这一决定令科学家们感到失望,但考虑到阿波罗计划耗费当时美国财政预算4%,取消这项太空计划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此后仅有少数探测器执行登月任务,人类太空探险活动也仅限于近地轨道任务,国际空间站倍受科学家关注。然而,这种关注似乎正在转向更遥远的目标。欧洲航天局人类探索部主管大卫·帕克说:“这种转变的一个原因是,月球的开发已经达到一个镜像地球勘测历史的阶段。这与人类征服南极有点相似之处。”

南极探险的时间表与月球探索时间表有着惊人的相似性,上世纪初,有一场到达南极的科考竞赛,之后50多年再无人问津,就像上世纪60年代的月球探索计划,之后人类开始在南极洲建立基地,而现在人类也开始考虑在月球建立人类基地。

南极洲的开发得益于科技进步——机动车辆、航空运输、无线电技术和其他领域的发展,先进的科学技术孕育了智能机器学习、传感器和机器人等新科学领域,这些技术创新通过减少人类在恶劣环境中持续生存的需求,从而改变未来人类月球殖民生活。

“深空门户”项目将在10年内建造完毕!

载人和无人太空任务存在巨大的成本差距,而且这种差距一直在扩大。随着机器人和设备小型化技术的不断提高,人类进入太空或者登陆月球的物资需求会降低,从而节省一部分资金。对于美国宇航局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关键问题,当前美国宇航局的财政预算只占鼎盛时期的10%多一些。

中国“嫦娥4号”探测器的成功提供了一个实例,表明在没有人类参与的情况下可以取得怎样的成就。这是人类有史以来首个在月球背面着陆的探测器,尽管月球夜间气温骤降至零下180摄氏度以下,“嫦娥4号”仍工作运行正常,迄今未出现任何问题。在月球表面持续工作14个地球日,相比之下,阿波罗计划仅能确保宇航员在白天时间段登陆月球表面。

利用先进的机器人技术可帮助人类在月球上进行勘测活动,这也将成为美国“深空门户”项目的主体技术。美国宇航局计划使用美国巨大的太空发射系统火箭和搭载宇航员的猎户座太空舱(两者都处于研发最后阶段),建造一个更小体积的“国际空间站”,它将环绕月球运行。欧洲、加拿大、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合作伙伴受邀参加“深空门户”项目,该项目将在未来10年内建造完毕。

在过去45亿年时间里,月球几乎未受到任何干扰,它是太阳系的历史博物馆

艺术家描绘未来“猎户座”飞船入坞“深空门户”空间站。

宇航员将在“深空门户”操控月球表面工作的机器人,通常“深空门户”距离月球表面十几公里。这些机器人将用于安装射电望远镜,采集矿物样本,寻找冰和水,以及研究月球岩石如何用作月球殖民基地的建筑材料。最终实现太空飞船携载人类抵达月球表面,并由机器人帮助他们建造殖民基地。

这对于欧洲来讲是一个好消息,欧洲航天局正在与美国宇航局‘深空门户’项目建立合作关系,为“猎户座”飞船提供推进系统,将宇航员运送至月球轨道上的“深空门户”平台。因此,该项目十分便于未来将欧洲宇航员送上月球。

研究月球所获得的科学发现将是非常可观的!在地球上,板块运动已抹去了38亿年前的岩石记录,但在月球上,我们已经知道阿波罗宇航员可以采集到来自地球的太空陨石样本(陨星与地球发生碰撞溅射至太空的岩石),对早期源自地球的陨石的分析,有助于观察地球大陆的起源,探索地球海洋形成的早期痕迹,原始大气层的成分以及地球早期生命起源。

建造月球基地的潜在回报类似于南极洲建造的人类基地,极地科学家发现了地球臭氧洞,他们也在研究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对地球产生的影响,相应地,我们通过探月任务也能获得一些重大发现。

然而,人类重返月球还有其他原因。对于许多太空爱好者来讲,如果我们要在太空迈出一大步:将人类送到火星,那么探索和开发火星是必要的,这是人类的真实目标!然而,将人类安全送到火星将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我们必须先学会如何征服月球!

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们对探索地外星球的‘最初记忆’将不复存在

宇航员将在“深空门户”操控月球表面工作的机器人,通常“深空门户”距离月球表面十几公里。这些机器人将用于安装射电望远镜,采集矿物样本,寻找冰和水,以及研究月球岩石如何用作月球殖民基地的建筑材料。

在建造和运行国际空间站的过程中,人类已经学会如何掌握操控航天器在近地轨道运行,空间站轨道位于地球上空400公里处。相比之下,月球轨道距离地球表面400000公里,比空间站轨道遥远1000倍。掌控一个遥远太空环境需要克服各种技术障碍,当我们观测火星时,已拥有更加精良的仪器设备,火星距离地球更遥远,距离4亿公里,这比国际空间站遥远100万倍,旅行至火星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人们倾向于将火星看作是解决地球上所有问题的一种策略,我们将前往一颗新的星球,拯救地球物种,但这是一种危险的错觉,我们必须现在解决地球上的问题,应对气候变化似乎令人生畏,但与在火星上生存相比,这将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重返月球还有另一个令人沉痛的原因,它关注的是50年前登陆过月球的人。迄今只有6次阿波罗登月任务成功完成,每一次都由两名宇航员完成,因此仅有12人在月球表面行走,他们都是男性,年龄20多岁和30多岁,出生在美国中西部地区,他们要么是独生子女,要么是家中最大的孩子(除了“阿波罗15号”宇航员詹姆斯·欧文),他们都曾是“童子军”,在往返月球的路上,每天的工资仅8美元,同时还要减去阿波罗号飞船上的床位费。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这些第一批登陆月球的宇航员英雄们,现今仅存活了4人:阿波罗11号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现年89岁;阿波罗15号宇航员大卫·斯科特,现年87岁;阿波罗16号宇航员查尔斯·杜克,现年83岁;阿波罗17号宇航员哈里森·施密特。

考虑到他们的年龄,我认为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在现今这个时代,人类对另一个世界的第一手记忆将不复存在,人类将会为此感到悲伤。

阿波罗号使科幻小说成为现实!

因此,太空科学家面临的问题很简单——在最后一批阿波罗登月宇航员死亡之前,是否有可能有后继者实现月球表面行走?直到近期,这个答案还是“可能不会”,宇航员可能至少在10年内不会通过它到达月球表面。

今年3月份,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宣称,白宫将指导美国宇航员加快“深空门户”项目的载人部分,以便宇航员能在2024年之前抵达月球表面,然而许多人置疑这种可能性,例如:迄今还没有设计出飞行下降的着陆器。

尽管如此,人类登月时间表的改变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实现,幸存的阿波罗宇航员能看到新一代宇航员追随自己的脚步,至关重要的是,当人类飞往月球时,科幻小说似乎已经成为现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