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源投诉美空军发射采购方案“有缺陷”

“新格伦”火箭效果图

【《航天新闻》8月12日报道,航小宇翻译】蓝色起源公司8月12日向美国政府问责局(GAO)提出抗议,质疑美国空军在“国安航天发射”(NSSL)计划下一项发射服务采购中只拟选出两个厂家的方案。作为由杰夫·贝佐斯创办的一家火箭制造与亚轨道航天飞行公司,蓝源向GAO递交的是一项“授标前”抗议书,辩称空军所定规则不能带来公平而公开的竞争。它在概括说明抗议理由的一份资料中说,空军在NSSL计划上采取的采购策略“有缺陷”。

空军打算在2020年为“NSSL第二阶段发射服务采购(LSP)”项目选出两家中标企业,由两者按六四开瓜分2022~2026年的所有国家安全发射任务。联合发射联盟、蓝源、太空探索和诺斯罗普·格鲁曼等4家公司预计将参与竞标。投标截止日期为8月12日,即蓝源提出抗议的同一天。

蓝源在上述那份资料中说,它此举是要“确保空军‘第二阶段发射服务采购招标文件’的条款能明确促进全面而公平的竞争”。该资料称,空军5月3日发布的招标文件“包含模棱两可的评价标准,不符合联邦采购规章和条例”;“该标准的这种主观性让人无法对招标文件做出准确回应”。

《航天新闻》拿到了蓝源抗议书经删节的一份副本。抗议书称,第二阶段招标文件包含不明确和模棱两可的遴选标准。空军给出了一系列加权因素,将对各投标方所提方案进行混搭,并从中选出两家。空军称,它将选择能带来最佳价值的任意厂家组合。蓝源辩称什么才是最佳价值并无明确界定,并声称政府的很多技术要求过于模糊,无法准确计价。

抗议书称,招标文件要求投标方提供一款备份火箭,而这是对新参与竞争厂家的歧视。蓝源辩称,这条规定偏向于原有厂家,因为新进入厂家不会有备份选项。蓝源正在研制面向商业和政府市场的“新格伦”重型火箭。

抗议书还说,招标文件要把5年的合同统统交给两个厂家,从而限制了竞争。蓝源辩称,这将让国安航天发射市场双头垄断的书面永久化,导致发射价格上涨,并错失用好行业创新的良机。

一位知情消息人士称,蓝源的投诉反映了其近几个月来公开表达的担忧,那就是LSP项目正在按有利于原有运载厂家的路数搭建,对正在研制供商业和政府任务使用的火箭的新进入厂家不利。该人士说,抗议书“寻求澄清蓝源通过书面意见和面对面会见反复向空军提出的那几点”。一旦看清空军不会对招标文件做出相应修改,蓝源的下一步便是转求GAO。

这项抗议的核心问题是空军打算只选出两个厂家,由其承担NSSL计划5年里的全部发射任务。蓝源认为由此给竞争造成的限制绝不仅仅只限于2022~2026年的第二阶段合同。一旦空军2020年做出选择,那么未中标的两家公司就将失去在空军2018年签发的“发射服务协议”(LSA)合同下继续获得经费支持的资格。签发给蓝源、联合发射联盟和诺格的LSA合同意在帮助支付火箭研制和基础设施建设费用。蓝源辩称,空军切断对未拿到第二阶段合同的厂家的经费支持,将损害这些厂家的未来竞标能力。

空军和国防部领导未被这些说法所打动。他们坚持认为,第二阶段竞标策略是过去4年里经过深思熟虑制定出来的,只选两个厂家是对的。空军辩称,增加第二阶段厂家数量会增加全部发射任务的费用,因为这会减少每个厂家将拿到的发射合同数量。空军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发射事业署署长班乔维上校6月份对《航天新闻》表示,空军也希望有更多的市场竞争,“但不能过头”。他说,若商业市场能养活3家乃至更多厂家,“它们将会有机会在第三阶段中标”,而若商业市场只能支撑两个厂家,那样的结局也“OK”,“因为我们不想让自己处于要为企业提供补贴的地位”。

上述那位消息人士称,蓝源等商业厂家却不那么想,而是认为应让尽可能多的厂家参与竞争。该人士说,空军一边宣称希望采用商业服务,一边又在挑选赢家和输家,并告诉人们市场该有多大。该人士说,这两种说法自相矛盾,反映出空军仍是在按老的套路来看待采购。

GAO收到抗议后有最多100天的时间来做出裁定。尽管还没有对GAO的裁决做出正式上诉的先例,但根据赫信百利维律师事务所有关授标前抗议的一篇博文,对裁决不满意的抗议方有权向联邦索赔法院起诉。该所指出,根据《合同竞争法》,政府机构“一般要求明确提出其需求,并以将带来全面而公开竞争的方式征询报价”。但政府机构在招标文件中可写入限制性规定或条件,以满足其需求。博文说,潜在投标者可对不当限制竞争的招标提出抗议,但要想胜诉,抗议方须“表明政府机构对其要求的描述不合理”,而在这方面政府机构被赋予了“广泛的自由裁量权”。

众参两院几周后将成立一个磋商委员会,对各自版本的《国防授权法案》进行协调。令空军担忧的是众院版本所包含的由众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史密斯力主的增加NSSL计划竞标者数量的条款。史密斯已表示,他不会干预第二阶段竞标,但希望空军为新进入厂家参与竞标创造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