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小运载送七星上天,为一级回收探路

据航小宇处报道:火箭实验室公司的“电子”小运载12月6日在新西兰北岛玛希亚半岛的欧尼努伊站发射了来自5个国家的7颗微小卫星。火箭于新西兰夏令时21时18分(北京时间16时18分)点火起飞。这是“电子”火箭的总共第10次飞行,所以取名为“手指该不够用了”。这也是该火箭今年第6次发射。11月29日的发射尝试在倒计时进行到距起飞不到20分钟时取消,原因是“要对地面系统做进一步测试”。

“电子”火箭第一级在这次发射中并不进行回收,未配备减速装置或降落伞,但还是新加了一些设备和传感器,以为未来回收工作提供依据。作为“批次升级”工作的一部分,一级火箭新增了制导与导航设备,包括S波段遥测和箭上飞行计算机系统,以采集一级大气再入过程中的数据。该级还配备了反作用控制系统,用以在再入下降过程中控制方向。

火箭实验室公司8月份宣布要回收和重复使用火箭第一级。根据设想,该公司将先在海上回收,最终将用直升机在半空中捕捉下落中的第一级,以在用较短时间进行检修后重新使用。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贝克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开展一级复用主要是想提高发射频度。他说,公司认定生产瓶颈是阻碍高密度发射的一个主要因素,而复用有望减轻公司新西兰和加州工厂的工作负荷。该公司8月份发射的一枚火箭加装了数据记录仪,以采集一级下落时的环境信息。贝克说,那次发射所获数据表明,把一级设计成能在再入中生存下来很困难。

太空探索公司采用冷气推力器来调整“猎鹰”9火箭第一级的方向,然后让一级部分发动机再次点火工作,以降低速度,为推进式着陆创造条件,最终借助推力和栅格舵引导一级落到海上无人驾驶驳船上,或是落向岸上的回收场地。火箭实验室也准备采用冷气推力器,但由于比“猎鹰”9小很多,“电子”火箭留不下充足的推进剂来实施推进式着陆。贝克称该公司有其它办法,不打算采用栅格舵。他说,第10次飞行要做的最重要事情是利用反作用控制系统来实现主动制导,保证让火箭底部防热罩冲前,沿很窄的走廊尽可能多飞一阵子。

贝克在发射后发推特称,第一级在本次再入实验中表现很好,从而向实现回收迈进了一大步。

在本次发射携带的7颗卫星中,最大一颗是东京航天创企宇宙真体验公司(ALE)“天空画布”项目下的小型技术验证卫星ALE-2,用于生成人造流星雨。该星重75公斤,内装400个豌豆大小、能通过在地球大气层高处燃烧而形成流星雨效果的金属球丸,可留轨27个月,将在明年燃放。经过一些在轨试验后,宇宙真体验公司今年1月由日本“艾普西龙”火箭发射的ALE-1卫星也准备在明年燃放。ALE-1能形成白、绿、粉、黄4种颜色,而ALE-2将增加蓝色。ALE-2的发射由美拼单发射与任务管理厂家太空飞行公司安排。

ALE-2卫星燃放人造流星雨(效果图)

人造流星在天上划过的速度要比真流星慢,所以能看到的时间更长,为3~10秒。球丸将在距地面60~80公里的高度上完全烧掉,不会对地面人员或空中的飞机构成威胁。宇宙真体验公司打算为一些重大活动制作人造流星雨,比如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该公司人员称,其人造流星雨应能被地面上方圆约200公里的区域看到。

本次发射携带的另6颗卫星均为所谓的袖珍立方星(PocketQube),由苏格兰卫星制造与任务管理厂家阿尔巴轨道公司安排发射。袖珍立方星是继立方星之后出现的又一类更小的卫星。与单体(1U)立方星边长为10厘米不同,单体(1P)袖珍立方星边长仅为5厘米,大小只有单体立方星的1/8。这6颗卫星是:1~2)“光明”(Noor)1A和1B,又称“独角兽”2B和2C,美国隐身创企斯塔拉空间公司(Stara Space)的三体(3P)袖珍立方星技术卫星,由阿尔巴轨道公司建造,用于验证低轨星间通信、加密通信和与地面站软件的集成,各重0.75公斤。3)ALT-1,匈牙利先进激光技术公司(ATL)研制的双体袖珍立方星技术卫星,用于试验新型空间隔热材料等,重约0.5公斤。4)“马岛獴星”(FossaSat)1,西班牙马岛獴系统公司(Fossa Systems)研制的单体袖珍立方星技术卫星,用于试验新的LoRa射频调制技术和与公众共享教学数据,重0.2公斤。5)“雾霾”P,匈牙利布达佩斯技术与经济大学单体袖珍立方星技术卫星,载有用于测定人造电磁污染的频谱分析仪,重0.2公斤。6)TRSI-Sat,美国和德国ACME AtronOmatic公司的单体袖珍立方星技术卫星,重0.2公斤。该应用软件开发公司向航空界提供飞行跟踪服务,是“我的雷达”(MyRadar)手机天气雷达应用程序的开发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