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马斯克一样造中国的火箭,这家民营创业公司凭什么

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消息:虽然处处向SpaceX看齐,但张昌武认识到中国的火箭公司“要做的肯定不是成为另一个SpaceX”,而是像SpaceX一样拥有低成本和高密度的火箭发射能力。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被访者

张昌武最常看到外界对自己公司的评价是,“中国的SpaceX”。

这不是一个敢让人轻松接纳的称号。要知道埃隆·马斯克在2002年6月创立的SpaceX,现在是全球最亮眼的商业航天公司,它研制出了可回收火箭,将发射成本降低了几个数量级,帮助美国实现了自2011年以来首次载人航天发射。2020年,SpaceX宣布的发射次数将达到30次,这差不多是中国2020年全年发射计划的四分之三。

但某种程度上,蓝箭航天又是最像SpaceX的中国商业航天公司:它是一家民营企业,自研液氧甲烷发动机,做的也是和SpaceX接近的中大型运载火箭,同样也在想方设法降低发射成本,甚至也和SpaceX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制造基地和火箭发动机热试车台。

因为其所处的独特赛道,过去的一年,有关蓝箭航天的两类消息颇受关注:一类是蓝箭航天自研的朱雀二号火箭和天鹊80+10两型液氧甲烷发动机取得技术突破;另一类则是蓝箭航天获得了巨额融资,2019年蓝箭航天共完成融资6亿元。

但每一次SpaceX取得世人瞩目的进展,众人的目光都会投向蓝箭航天与它的中国同行们,这无形中让张昌武充满压力。他坦言,这种审视一方面可以让外界更能看清楚SpaceX在做什么,蓝箭在做什么;但另一方面也给他和同行们带来了压力,这种压力在于双方的差距也会被不断审视。

风险

2018年9月27日,浙江湖州。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短喷管状态推力室点火试车即将展开。

张昌武当时感到“非常紧张”,这是天鹊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的第一次试车。从2015年创业开始,蓝箭航天就把自研火箭发动机作为最重要的任务之一,这场试验相当于是对过去几年成果的一次验证。

在一个遥望可见试车台的农家院里,张昌武和同事们紧张地注视着点火试车。一声巨响与持续的呼啸声后,橘红色的烟雾腾空而起,20秒后试车结束,试验取得成功。

就在这场试验的1个月前,2018年7月5日,蓝箭航天高调地在北京水立方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发布了其液氧甲烷火箭产品战略。

在这场发布上,蓝箭航天提出“商业航天的未来是中型运载火箭”,只有中型以上的液体火箭才能在商业发射市场生存并且盈利,因为它既可以发射单颗卫星,又可以发射小卫星组网,还可以发射货运飞船。

张昌武同时抛出了发动机60吨~100吨推力为“黄金推力区间”的概念。因为处于这个推力区间的发动机,向下可以覆盖单发动机的小型火箭,向上可以覆盖中型火箭、大型火箭,商业价值最大,研制难度适中,投入产出比高。

液体发动、液氧甲烷推进剂和发动机黄金推力区间,这是被张昌武定义的中国民营商业航天路径。

摄影:史小兵

2018年绝对算得上是商业火箭公司备受瞩目的一年。2018年4月,星际荣耀发射了一枚固体亚轨道火箭;5月,零壹空间也发射了一枚自主研发的亚轨道火箭。按照蓝箭航天的计划,它的首枚火箭发射日期定在2018年10月底,也就是80吨级发动机试车后的一个月。

2018年10月27日下午4时,朱雀一号运载火箭在酒泉发射。火箭发射后飞行正常,但三级出现异常,所搭载卫星未能入轨。

那一晚,参与火箭研制和发射的同事都非常伤心,不少人痛哭流涕。“朱雀一号的发射对于蓝箭航天来讲是个惨痛的教训,也是一个宝贵的财富。”张昌武评价,说是财富,指的是蓝箭航天借此跑通了运载火箭发射的所有流程,更重要的是给蓝箭航天之后的研制起了一个极大的警示作用。

“这让我们更加深入地认识到了风险,更谨慎更趋于保守,也让我们知道光靠大家的热情、信心和信仰是不够的,最终还是要从技术上去实现,确保万无一失。”张昌武强调。

风险无从回避,只能建立与它共存的方式。

“风险本身是这个行业最大挑战,也是最大的一个护城河。”张昌武说。

节奏

5年前创业时,张昌武常常被问的一个问题是,这事儿国家让你们干吗?直到2018年,SpaceX不断取得成功,国内也不断流传出民营火箭要试飞的消息,愿意聊一聊的人才变得更多,但直到2019年上半年,质疑的情绪仍然占据上风,“国家允不允许?技术行不行?将来会不会有市场?”

2014年下半年决定创业造火箭时,这其实也是张昌武重点调研的问题。他花了大半年时间调研这个民营公司极少触碰的领域,发现政策不但开始出现松动,在原有的中国航天之外,也存在建立一家民营航天公司的可能性,他这才与几位专业人士一起成立了蓝箭航天。

2019年后,随着蓝箭航天的发动机和火箭产品不断取得技术突破,张昌武发现,相信民营公司真心要干这件事儿的人多了起来,大家也不再问政策禁忌,而是变成了“你们的钱够不够用”。

这种担心并不多余。在2008年的至暗时刻,SpaceX曾经连着炸了三枚猎鹰1号火箭,有报道称马斯克当时表示,如果第四枚火箭再不成功,SpaceX可能将会破产。好在第四枚火箭顺利升空,NASA送上大合同,成为SpaceX命运的转折点。

凭借一次次技术节点的验证交付,蓝箭航天不断获得资本的介入,张昌武坦言“目前资金不再是核心的困扰因素”,他同时表示,“在中国做火箭要有自己的节奏”,蓝箭航天也在尝试着去解答,“民营公司造火箭到底需要多少钱”、“资金如何分配”等问题,“基本上快找到了”。

不过,蓝箭航天并不孤独。安信证券在2019年7月的研究显示,包括国有和民营企业在内共有十几家火箭公司陆续成立,但显然这个市场并不足以支撑如此多的火箭公司存在。

学SpaceX,而不是SpaceX

2017年中采访张昌武时,他称民营公司造火箭是“难度排名前三”的创业,而当同样的问题放在2020年时,他笑着说,“难度可能是前二”。

张昌武给蓝箭航天的定位是,“做中国航天的有力补充”,在发布液氧甲烷发动机时,他也将其归功于站在中国航天巨人的肩膀上。

事实上,中国民营商业航天公司都在寻找自己的角色,曾有商业航天公司CEO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民营商业航天一定不能成为体制内的中国航天的竞争者。

也有人常常拿NASA在SpaceX发展中起到的巨大作用问张昌武,主管机构该如何支持民营航天的发展?

在张昌武看来,民营火箭公司无论是承接国家任务,还是在低轨卫星星座这样的增量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背后所能依靠的核心仍然只有一个——自己的火箭是不是真有核心竞争力,它包括产品是否可靠、价格是否便宜、能否按时保质交付,这是需要回答的最重要的命题。而民营火箭公司只有解决了自己90%的问题,才有更多资源来解决另外10%的难题。

在这些所有能力中,除了必须的可靠性,蓝箭航天与众多商业航天公司一样,都把降低成本放在了第一位。

张昌武越来越意识到火箭降成本没有捷径,第一步也是最基础的一步是,提高自己的基础能力,这也让蓝箭航天选择自建国内民营企业唯一一个百吨级热试车台,建设自己的制造工厂,“只有当所有的基础能力具备了,打好了基础,才有条件谈降成本”。

虽然处处向SpaceX看齐,但张昌武认识到中国的火箭公司“要做的肯定不是成为另一个SpaceX”,而是像SpaceX一样拥有低成本和高密度的火箭发射能力,这意味着它走的路径可能是和SpaceX一样的可回收火箭,也有可能是将一次性火箭的成本做到足够低。

这个过程的难度在于,它需要一批民营火箭公司的科学家们,用比体制内更少的资源,同时受着更大的约束,通过一种更新的模式造出所需要的火箭,“这是没有人曾做到过的领域,如何把这条路走出来是最大的挑战。”张昌武说。

张昌武透露,2021年将是蓝箭航天“非常关键”的一年,“到今年年底整个朱雀二号火箭的产品基本上就齐套了,2021年会根据审批择机进行发射”。

蓝箭航天似乎离大众不再那么遥远。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明确了备受关注的“新基建”范围,其中首次出现了卫星互联网,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卫星发射升空,而搭载卫星的火箭自然成了刚需。

但在张昌武看来,保持自己的定力和节奏对火箭公司非常重要,“绝对不能受任何别的公司影响,或者资本的绑架,一定要踏实走好脚下每一步路”。

《像马斯克一样造中国的火箭,这家民营创业公司凭什么》上的6个想法

  1. 用户―卫星―火箭是相关的,其逻辑关系是航天工程的一般规律;发射、测控是配套的,谓航天糸统工程。蓝箭公司将“中大型运载火箭”(按通用火箭分类应是中小型)做为研发目标,运载能力和承载卫星的平台架构就碓定了。‘对卫星公司而言就是我有什么你用什么’,如某卫星公司与蓝箭公司协同研发,就能为“新基建”卫星互联网构建另一体系。需时间但前景可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