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嫦娥探月工程

嫦娥六号、首次火星探测正组织开展,嫦娥五号年底发射

新京报报道:今天(4月18日),记者从2019年月球和深空探测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获悉,我国嫦娥五号、嫦娥六号和中国首个火星探测器等重大工程任务目前正组织开展,嫦娥五号计划今年年底发射。

据悉,当前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正组织开展嫦娥五号、嫦娥六号和中国首个火星探测器等重大工程任务的研制,并发挥航天工程技术能力优势,支撑国家各级主管部门加快推进无人月球科研站、小行星探测、火星和木星系探测、太阳系边际探测和行星际探测等一系列后续重大项目的规划及实施。

中国已经成功实施5次月球探测任务,分别为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嫦娥五号高速再入返回试验、嫦娥四号,探测器均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抓总研制。 继续阅读嫦娥六号、首次火星探测正组织开展,嫦娥五号年底发射

国家航天局交接嫦娥四号国际载荷科学数据 发布月球与深空探测合作机会

探月工程消息:2019年4月18日,国家航天局在北京组织召开嫦娥四号国际载荷科学数据交接暨月球与深空探测合作机会公告发布仪式。仪式由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吴艳华主持。国家航天局局长张克俭致欢迎辞,并向瑞典交接了中性原子探测仪数据、向德国交接了中子及辐射剂量探测仪数据、向荷兰交接了低频射电频谱仪数据,三个国家的代表分别进行了发言。 继续阅读国家航天局交接嫦娥四号国际载荷科学数据 发布月球与深空探测合作机会

【原创连载】中国的月球与深空探测(一)(长文预警)

本文为网友投稿,原作者:奶昔,全篇共三万字,限于篇幅,将分析连载刊发,希望大家喜欢。

1. 中国月球探测的回顾

1.1   嫦娥工程的总体思路

嫦娥工程是一项复杂的多学科、高技术集成的系 统工程,极具创新性、挑战性和风险性。如何在当前的技术水平和有限的经费条件下,选择正确的技术路线,使科学目标通过工程的实施变成现实,是首先要 回答的问题。要想取得工程的成功,必须要对诸多因素进行反复衡量、比较、统筹,找到一个平衡点,求出系统的最佳(和谐)配置,找到最佳的性本比,实现整 体大于部分之和,达到整体的最优水平。 2003年前后,国防科工委组织开展月球探测工程的论证和准备。结合我国当时科技、经济条件,本着实事求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确定以探为主攻方向,分“绕”“落”“回”三步实施,逐步积累知识和经验,循序渐进,不断跨越。步与步之间有机衔接,前一步是后一步的基础,后一步是前一步的跨越;任务与任务承前启后,尽可能利用前一次的成果,为后一次任务多做验证。具体计划如下:

一期工程———“绕”,2004—2008年,实现对月球的全球性、整体性和综合性环绕探测;

二期工程———“落”,2008—2014年,实现月球软着陆,对月面进行就位探测和巡视勘察;

三期工程———“回”,2011—2020年,实现月球样品自动取样并安全返回地球。 继续阅读【原创连载】中国的月球与深空探测(一)(长文预警)

嫦娥四号“月背探险”背后:选点、落地、数据中继皆难点

11日晚,嫦娥四号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回到母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向南航学子讲述嫦娥四号背后故事。南航萱

中新网南京4月12日报道:中国嫦娥四号为何选择“月背探险”?着陆地点为何选择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内的冯·卡门撞击坑?嫦娥四号项目总体难点在哪里?11日晚,嫦娥四号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回到母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向南航学子讲述嫦娥四号背后故事。 继续阅读嫦娥四号“月背探险”背后:选点、落地、数据中继皆难点

中国嫦娥四号获大量有效数据 探测结果符合预期

11日晚,孙泽洲在其母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席嫦娥四号研制团队校友思政公开课。他向南航学子介绍了中国嫦娥四号、“玉兔二号”最新运行情况

中新网南京4月12日报道:嫦娥四号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11日晚在南京表示,中国嫦娥四号在月面上已开展第四月昼工作,所携带载荷均正常工作。从目前来看,中国嫦娥四号在红外成像探测、测月雷达探测、中性原子探测等多方面已获得大量有效数据。经初步判断,探测结果符合预期。

11日晚,孙泽洲在其母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席嫦娥四号研制团队校友思政公开课。他向南航学子介绍了中国嫦娥四号、“玉兔二号”最新运行情况。 继续阅读中国嫦娥四号获大量有效数据 探测结果符合预期

“玉兔二号”月背探测:遥测信号曾现衰弱迹象

11日晚,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举办嫦娥四号研制团队校友思政公开课。嫦娥四号遥操作总体设计师、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友何秋鹏讲述“玉兔二号”运行情况。南航萱 摄

“玉兔二号”月背探测:遥测信号曾现衰弱迹象 “行走”速度并不慢

中新网南京4月12日报道:嫦娥四号遥操作总体设计师何秋鹏11日晚在南京透露,“玉兔二号”月背遥测信号曾现衰弱迹象,嫦娥四号科研团队当机立断,决定暂时收回“玉兔二号”桅杆,遥测信号回到正常预想状态。 继续阅读“玉兔二号”月背探测:遥测信号曾现衰弱迹象

孙泽洲:嫦娥五号预计今年底发射,探火将带巡视器

新华网客户端消息:嫦娥四号探测器系统总设计师、火星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11日晚在南京表示,嫦娥五号预计于2019年底发射,实现采样返回任务。月球后续任务正在研发过程中,将实现月球极区探测,为未来建立月球科研站进行前期技术验证。他还透露,进行“探火”(探测火星)时将带比“玉兔二号”更重的巡视器。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孙泽洲的母校。当晚,孙泽洲在该校出席嫦娥四号研制团队校友思政公开课。他在接受采访时介绍了中国嫦娥五号、火星探测项目最新进展情况。

2019年底,中国计划实施嫦娥五号任务。这也是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战略的最后一步。 继续阅读孙泽洲:嫦娥五号预计今年底发射,探火将带巡视器

嫦娥四号着陆器已正常唤醒 将与玉兔二号开展第四月昼工作

央广网北京3月3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央广记者从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了解到,嫦娥四号着陆器已于昨天(30日)傍晚6点14分正常唤醒,中继前返向链路建立正常,平台工况正常。后续,嫦娥四号着陆器将协同玉兔二号月球车按计划开展第四月昼工作,继续实施科学探测任务。

玉兔二号月球车已经在3月29日晚8点28分自主唤醒。那么,最新的唤醒对嫦娥四号意味着什么?大家知道,月球上的一天大约相当于地球上的28天,月昼和月夜各占一半。在有阳光照射的月昼,玉兔二号月球车和嫦娥四号着陆器可以通过自身的太阳能电池板将太阳能转化为电能,供月面行走、与地球通讯、从事一系列的探测活动。而在月夜,在零下180摄氏度并且周围漆黑一片的情况下,月球车和嫦娥四号着陆器就要保持深度睡眠的状态。那么唤醒的过程,就是随着月球表面阳光角度的升高,月球车和着陆器的太阳能电池板能够接受到阳光,获得电能,启动自身的各种设备,继续从事科研活动。可以说唤醒是一个从静到动的过程。 继续阅读嫦娥四号着陆器已正常唤醒 将与玉兔二号开展第四月昼工作

法国人:我们跟中国人一起上月球!

环球时报根据多家外媒报道,中法两国领导人在法国巴黎会面之际,法国从企业到科研机构的各行各业也收获了很多丰厚的大红包。英国《金融时报》就报道说,双方在能源、运输、金融等多个领域签署了多项合作大单。 继续阅读法国人:我们跟中国人一起上月球!

嫦娥四号巡视器开展石块探测,在月面累计行走约127米

嫦娥四号着陆器和巡视器唤醒后工作正常。巡视器已于3月3日18时25分进入月午。预计3月10日9时出月午,3月13日10时进行月夜休眠设置。

第三月昼期间,巡视器对石块、车辙进行了科学探测。探测的石块最大直径约20厘米,探测时月球车距离石块约1.2米。目前月球车已累计行走约127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