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原创文章

【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四)

前言

本期是第四期,作者将结合自己的职业生涯继续讲述商业航天2.0时代的故事,主要介绍两款空前成功但命运坎坷的运载火箭,还有随之得出的血泪教训和当时尚在萌芽之中搅局者。本文作者:乔治•索尔斯(George Sowers),曾任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发射服务部副总裁,2017年退休后创办了索尔斯航天咨询公司,本文由放假的FP翻译全文。

往期链接:

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一)

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二)

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三)

商业航天2.0时代的遗产——美国空军EELV项目

1994年,由汤姆•穆尔曼将军(Tom Moorman)领导的一个小组为处理军方太空发射系统过于老化和昂贵的问题,进行了一项研究,并由此发布了著名的穆尔曼报告。根据该报告提出的建议,美国空军的EELV(Evolved Expendable Launch Vehicle,渐进发展式一次性发射运载火箭系统,下称EELV)项目正式开张。 

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四)

EELV丑Logo

在此之前,军方会根据载荷的大小选择合适的运载火箭。类似GPS这种的小卫星,军方会选择使用小运载德尔塔2,巨型侦查星使用泰坦,而阿特拉斯(Atlas,本号以往常采用意译名“宇宙神”,本文遵循原译者,主页君注)则用于发射大小介于上述两者之间的合适载荷。

继续阅读【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四)

【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三)

前言

本期是第三期,作者将结合自己的实际职业生涯讲述一下2.0时代的商业航天是如何开始的,尤其是90年代以铱星为首的一批星座计划,包括他们的兴起、发展、沉沦和寂灭,还有得出的基本教训本文作者:乔治•索尔斯(George Sowers),曾任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发射服务部副总裁,2017年退休后创办了索尔斯航天咨询公司,本文由放假的FP翻译全文。

上期链接: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一)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二)

商业航天2.0——大星座时代

1991年,铱星公司的成立拉开了商业航天2.0的序幕。这个伟大的构想是在1980年代末由摩托罗拉的工程师们提出来的,为全球提供卫星移动通讯。最初的铱星星座一共有77颗卫星,这正好和元素周期表中的第77种元素铱的电子数目相等,虽然后来业务卫星数量减少到66颗,分布在11条轨道上,但铱星这个名字还是保留了下来。这个项目后来吸引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索尼公司,Sprint等行业巨头们的投资,其中摩托罗拉占大头。铱星星座是人类第一个提出的低轨卫星星座项目,也是少数几个真正得到实施的项目之一。 

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三)

第一代铱星和它巨大的铝制天线 

继续阅读【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三)

【原创文章】“联盟”MS-10飞船(57S)任务图文介绍及事故持续跟踪

首先,小编有话说:原创不易,望其他媒体进行转载时注明相关出处,谢谢合作

因为本篇文章还在持续报道事故相关情况,因此一有官方相关消息更新,小编默认原创文章栏目顶置

(最近更新:10月21日,俄罗斯官方消息:事故初步调查报告出炉)

【本次长期驻留任务图徽】

【上次轨道紧急分离(联盟T-10A是发射台中止发射)还是联盟初始型联盟-18A号飞船】

【人员平安就好!】

介绍:10月11日,国际空间站本将进行新一轮长期驻留人员更换,俄罗斯航天员阿列克谢·奥夫奇宁(第二次执行任务)与美国宇航员尼克·黑格(首次执行任务)准备执行原本非常平常的长期驻留任务。不过:发射过程中火箭出现异常,返回舱紧急分离后依弹道下降,已成功着陆,宇航员平安。这里再次发布文章报道后续相关进展。至此,R7的联盟家族从15年到现在,3年5次失败,其中4次完全发射失败,2次部分失败。毛子的质子方面,都懂得。无论如何,与之前联盟MS-09轨道舱事故一道,俄罗斯方面必须得进行深刻的反思!

 而上一次类似“联盟”号事故的情况发生于1983年。1983年9月27日苏联发射联盟T10A载人飞船时,运载火箭在发射台上爆炸。爆炸前,航天员季托夫和斯特列卡洛夫借助逃逸救生系统死里逃生。在这之前的1975年04月05日,苏联发射载有拉扎列夫和马卡罗夫的联盟-18A飞船,准备与礼炮4号对接。火箭上面级点火不久,却发现本应该分离的芯级却任然与第二级部分连接,飞船在空中翻滚,并偏离预定轨道,飞行时摆动角度超过10°的安全界限,船载陀螺检测到以后自动启动了逃逸程序,之后返回舱与飞船分离,航天员按应急方案返回,在西伯利亚西部山区安全着陆(期间成员组在被救援之前以为降落到中国而烧毁了飞行及驻留任务相关文件)。飞行只进行了22分钟。这是载人航天以来,第一次因火箭飞行不正常而成功地采取的应急救生措施。

但是,这也再次的实践了俄罗斯方面的“保命大法”,对了,巧合的是,三次任务中止都是2人成员组任务。对了,同时想了解下“暴风雪”航天飞机“保命大法”的可以参见:【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3】

也许有许多爱好者们会提议让美国最新开发的载人“龙”与CST-100飞船“顶替”联盟飞船的班,不过目前猎鹰9Block5还没实现连续多次次成功才能正式载人的发射前提,而波音方面CST-100逃逸发动机出现设计问题,点火测试后出现多次燃料泄漏。保命都有问题,还不如老司机联盟飞船。
所以:联盟号飞船在完成原因彻查前都不会进行下一次载人飞行,(阿联酋航天员计划待定)计划的MS-11任务进入待定状态。而MS-09飞船从空间站返回地球以后,国际空间站在美国商业载人飞船投入使用之前,可能有数个月要保持无人飞行状态。事故具体原因待后续详细调查报告公布后进行更新。

更多事故原因分析请参见我网原创文章

【原创文章】空巢的国际空间站——此次联盟事故的细节和影响

“联盟”号飞船事故原因已基本确定 下批成员将于明春飞往国际空间站

继续阅读【原创文章】“联盟”MS-10飞船(57S)任务图文介绍及事故持续跟踪

【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二)

 

主页君说

本期是第二期,作者将结合自己的实际职业生涯讲述一下1.0时代的商业航天是如何开始的,那些耳熟能详的运载火箭又是如何起落沉浮的另外还有一个悲伤的故事本文原作者还没写完,但我们会持续更新。本文作者:乔治•索尔斯(George Sowers),曾任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发射服务部副总裁,2017年退休后创办了索尔斯航天咨询公司,本文由放假的FP翻译全文。

上期链接: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一)

回顾一生,我的职业生涯横跨了商业航天的4个阶段。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马丁公司谋到了一份职位(马丁·玛丽埃塔公司,Martin Marietta),进入了当时的泰坦3火箭(Titan-3,分为A到E多个型号,最早的A型首飞于1964年,LEO运力从3-15.4吨不等)和泰坦34D火箭(1982年首飞,LEO运力14.5吨)团队。两年后,我回到校园读了5年研究生,专攻量子场理论。等我回到马丁公司就职时,马丁公司正忙着对付商业航天1.0,我也成为了商业泰坦团队的一员。不久,我转到泰坦4项目,负责军用航天发射。九十年代后期,我去了阿特拉斯5火箭(亦称宇宙神-5火箭)的开发项目组。此时,对于商业航天1.0和2.0的竞争,已经变得愈发激烈起来。进入新世纪以后,我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去帮助创建和发展商业航天3.0。而现在,我们正在与商业航天4.0密切合作并不断竞争。 

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二)

泰坦34D,后来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商业泰坦

本期,我准备讲一讲商业航天1.0的一些故事和教训。 继续阅读【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二)

【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一)

主页君说

近几年的航天界几乎是“无商业不航天”,但对于商业航天究竟是什么?怎么样才能让商业航天走得远,却是众说纷纭,今天我们就用国外业内人士的一篇长文,来探讨下这个问题。本文作者:乔治•索尔斯(George Sowers),曾任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发射服务部副总裁,2017年退休后创办了索尔斯航天咨询公司,本文由放假的FP翻译全文。

本文将会由如下几个部分构成,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观察思考,对商业航天有趣历史的一些分析解读,和如何突破引力的束缚并迎来商业航天最终的大发展。

我是一位和你们一样的航天迷,痴迷于阿波罗登月的壮举,但同时,对商业航天也有着至深的感情。我想,这些应该是来自我内心的信仰,我的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经济哲学和引领着人类探索太空的权力哲学。是的,为了人类探索太空的征程能够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激发出自由市场的力量,这就需要商业航天

继续阅读【原创翻译】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一)

猎鹰9和重型猎鹰进化史——FH收下新订单

【10月17日】
重型猎鹰的已知发射清单:
SpaceX’s Falcon Heavy manifest:
– Arabsat 6A (不早于2019)
– STP-2 (不早于2019)
– AFSPC-52 (不早于2020年9月)
– Ovzon (不早于2020年4季度)

Pending confirmed payloads:
– Viasat
– Inmarsat
【10月7日】
范登堡新着陆场落成,这是继卡纳维拉尔角LZ-1和LZ-2之后的第三座着陆场,即将首次执行西海岸首次陆地回收任务
继续阅读猎鹰9和重型猎鹰进化史——FH收下新订单

【原创文章】神秘的ZUMA:你是谁?到哪去?

前言

2018年刚刚开始,SpaceX又火了,这次并不是因为什么火箭回收,而是一次本应低调的涉密发射,这种国家安全发射以往通常由ULA负责发射,由于ULA从未失手的辉煌战绩,大家也很难挖掘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这次不同以往,这次发射相当神秘,不仅用途一无所知,甚至连实际客户都讳莫如深,更戏剧性的是,这次发射过程中还“出事儿了”!

2017年10月初,捷克网友Raul在日常搜索由FCC(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负责管理美国无线电,火箭发射过程需要无线电遥测)颁发给SpaceX的发射无线电许可证时,无意中发现SpaceX任务中新增加了一项名为Mission 1390的任务(FCC许可证中都是4位数字的任务代号),由LC-39A发射台发射,LZ-1着陆场着陆,许可证生效时间不早于11月10日。在当时,Raul认为1390是NASA的CRS-13 任务(国际空间站货运补给任务)的代号,便顺手把许可证贴在了NSF论坛。然而一周后,FCC又发布了CRS-13的任务许可证,由LC-40发射台发射。显然,这是两个不同的任务。紧接着,大家开始在SpaceX的年底任务清单里找相应的匹配任务,可惜,没有一个任务能够满足运力返回陆地要求的。这时,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全新的未知任务。10月10日,以这几条FCC文件,我在国内航天航空港论坛开了一个新任务发射帖子。10月14日,记者Chris G在NSF论坛开了发射帖子。此时,这个神秘任务才开始为人所知。

神秘的ZUMA:你是谁?到哪去?

这次任务曾长期很不起眼的排在发射列表中,无人注意

10月15日,这个消息开始在全球最大的SpaceX粉丝版块Reddit SpaceX广泛讨论。(类似于国内的百度贴吧,以主题汇聚讨论人群)一个名为ASTRALsunder的网友回复称,有一位可靠的内部人员告诉他,1390任务正式名称为ZUMA,任务极其重要,发射时间不早于11月15日。第二天,记者Chris G证实了这一消息。随后,ASTRALsunder又陆陆续续的吐出了一些消息,ZUMA的制造商是诺格公司(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美国著名军工巨头),星箭适配器也是由诺格提供是SpaceX有史以来做过的最昂贵的任务(假设这次失败,有媒体报道的30亿美元损失显然是不可能,SpaceX对于军用发射的认证是B级,ULA是A级,不会发射过于昂贵的载荷,即便如此,损失应该也在10亿美元左右),发射时间须不晚于11月30日。人们开始恍然大悟,诺格任务从2015年起一直在SpaceX发射列表里静静的躺了很久了,原来就是它,现在终于对应上了。直到发射已经完成后的今天,对于ZUMA任务来说,这些几乎便是我们所知的全部。

神秘的ZUMA:你是谁?到哪去?

故事的另一名主角——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

神秘的ZUMA:你是谁?到哪去?

诺格的杰作之一,这也留给了网友脑补ZUMA隐身性的部分灵感 继续阅读【原创文章】神秘的ZUMA:你是谁?到哪去?

【原创文章】空巢的国际空间站——此次联盟事故的细节和影响

作者说

空巢的国际空间站——此次联盟事故的细节和影响

如果你关注航天新闻,估计已经知道10月11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8:40发射的联盟MS-10号飞船因为火箭故障发射失败,两名宇航员成功逃离火箭并以紧急弹道再入的方式安全降落。自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解体后,这是15年来第一次载人航天发射发生严重事故,而本次事故也有许多耐人寻味的细节,以及预料之外的影响。

本文作者:Saturn V

空巢的国际空间站——此次联盟事故的细节和影响

这次的任务徽章出名了。。。

继续阅读【原创文章】空巢的国际空间站——此次联盟事故的细节和影响

“联盟”号飞船事故原因已基本确定 下批成员将于明春飞往国际空间站

载有俄美宇航员的联盟号飞船11日发射失败,紧急营救系统及时将返回舱和宇航员弹射开,飞船上的两名宇航员目前身体状况良好。俄罗斯方面随后表示,飞船的逃逸系统表现出色,两名宇航员得以平安着陆。这是自1983年以来第一次因为运载火箭问题导致载人飞船发射失败。目前,俄罗斯已经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调查事故原因,来确定相关人员的责任大小,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就此事件开启了刑事案件,美国白宫则表示,会根据“飞行讲评”结果做出处理,不排除会涉及人事决定。 继续阅读“联盟”号飞船事故原因已基本确定 下批成员将于明春飞往国际空间站

SpaceX的BFR的最新进展——美国空军一毛钱也没给BFR

【2018年10月17日】
据TelsaRati报道,SpaceX在南德克萨斯的新发射场在经历了36个的沉默之后,最近开始了一系列的大规模施工准备,估计是瞄准2019年的末的BFS悬停试验。

【2018年10月11日】
美国空军公布新一批技术研发投资合同:
ULA:9.67亿美元给火神火箭
诺斯罗普(轨道ATK):7.91亿美元给奥米茄火箭
蓝色起源:5亿美元给新格伦火箭
此外,BFR一毛钱没捞着!

SLS进一步继续推迟,经费继续超支,2020年首飞节点不保,BFR加油吧!
继续阅读SpaceX的BFR的最新进展——美国空军一毛钱也没给BF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