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yuz 2.1a • Soyuz MS-16(暂定63S) • LC-31工位载人发射 •联盟2.1a首次执行载人任务•主成员组变更,服从空间站必须有美国人的安排

When:
2020年4月9日 待定
2020-04-09T00:00:00+08:00
2020-04-10T00:00:00+08:00

(新主成员组)

地点: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 LC-31(进步飞船发射工位
火箭:Soyuz-2.1a(火箭已经进场
载荷:联盟MS-16载人飞船
客户:Roscosmos、NASA
轨道:LEO(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任务时间:暂定2020年04月09日,具体时间将由波音spaceX的俩跳票飞船档期来决定
任务时长:老规矩,180到200来天

主成员组

【指令长(KK)第一次执行任务】: 英文:Nikolai V. Tikhonov/中文: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吉洪诺夫

介绍:本人在执行过联盟MS-02任务备份成员组后一度认定为联盟MS-10任务第一成员组的飞行工程师,后来因为阿联酋航天员计划而免于半小时弹道之旅。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吉洪诺夫出生于1982年05月23日,出生于俄罗斯图拉州( Novomoskovsk District, Tula Region, Russian SFSR)2006年通过层层选拔进入航天员队伍,成为该批次入围的7名航天员人选之一,通过3年飞行工程师培训后获得执行任务的资格。不过在长期的等待后其首次执行任务将是指令长身份,在近年来俄罗斯载人航天事故率频发的背景下,俄罗斯航天员在面对紧急事故升高的几率更加考验其多年所学与应急处置能力。

【飞行工程师(BI)第一次执行任务】:英文:Andrei N. Babkin/中文: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巴布金

介绍: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巴布金为俄罗斯2010年通过层层选拔而选择的2位科学家宇航员之一,1969年04月21日出生于俄罗斯布良斯克州,1995年,他毕业于莫斯科航空学院。2010年到2012年期间其通过工程师培训获得执行任务资格。

【飞行工程师(BI2)第三次执行任务】英文:Christopher John “Chris”.Cassidy/中文:克里斯托弗·约翰·克里斯.卡西迪

克里斯托弗·约翰·克里斯.卡西迪,美国海军中校,前海豹突击队队员,阿富汗战场老兵!1970年04月01日出生于美国马塞诸塞州,1993年获得美国海军学院数学理学学士学位;麻省理工学院海洋工程学理学硕士 ,2015年7月8日至2017年6月担任JSC(约翰逊航天中心宇航员办公室主任,2009年07月15日首次搭乘奋进号航天飞机执行STS-127任务,驻留太空15天。之后与2013年03月28日搭乘联盟TMA-08M飞船进入国际空间站驻留166天。

备份成员组

【指令长(KK)第三次执行任务】:英文:Anatoly.Ivanishin /中文:阿纳托利·阿列克谢维奇.艾维奈辛

阿纳托利·阿列克谢维奇.艾维奈辛,俄罗斯空军上校(2012年退役),1969年01月15日出生于伊尔库茨克州(苏霍伊飞机的两大老巢之一),1987年就读于伊尔库茨克航空学院,在俄罗斯空军中驾驶过MiG-29与SU-27系列战机,他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完成了经济学,统计学和信息论的函授课程,2003年通过层层选拔作为当年进入航天员队伍的11名航天员之一,其2003年至05年通过航天员培训具备执行任务能力,2011年作为飞行工程师首次执行联盟TMA-22任务,2016年作为联盟MS飞船的首发成员组指令长执行了联盟MS-01任务。

【飞行工程师(BI)第一次执行任务】:英文:Ivan.Viktorovich.Vagner/中文:伊万·维克托罗维奇.瓦格纳

介绍:伊万·维克托罗维奇.瓦格纳1985年07月10日出生于俄罗斯阿尔汉格尔斯克州,2008年在圣彼得堡的波罗的海国立技术大学“ DF Ustinov”考试;自2009年11月起在TsUP的 RKK Energiya担任工程师,2008年在圣彼得堡的波罗的海国立技术大学“ DF Ustinov”考试;2010年通过层层选拔成为该批次入选的5名航天员之一,10至12年通过航天员培训获得执行任务资格。

【飞行工程师(BI2)第四次执行任务】英文:bowen stephen gerard/中文:鲍恩·斯蒂芬·杰拉德

介绍:作为3次执行过航天飞机太空任务的宇航员,鲍恩·斯蒂芬·杰拉德在08年、10年与11年分别乘坐奋进号、亚特兰蒂斯号与发现号执行了STS-126/132/133三次航天飞机的末期任务。此次是阔别太空8年后再次参加载人任务成员组,也是其第一次加入联盟飞船的成员组。鲍恩·斯蒂芬·杰拉德1964年2月13日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科哈西特,1986年获得美国海军学院电气工程学学士学位宇麻省理工学院海洋工程师学位,2000年作为17名佼佼者入选NASA-18批次航天员,目前他是该批次尚未退役的8名航天员之一。


任务介绍:盟MS-16飞船是俄罗斯第145艘正式编号联盟飞船。任务是计划于2019年9月25日发射的联盟号载人飞船。计划将远征-63队(待定63,目前62队为存在跳票风险的载人龙的长期驻留组)的后续三名成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进行为期半年的长期驻留任务。本次任务原定成员组为联盟MS-13/15成员组的美俄备份成员加上野口聪一,之后换为星出彰彦,后因美日方面载人计划变动而更换成员组,日本航天员退出本次联盟任务,由美国航天员替补。本次任务具体发射日期目前暂定为04月09日,其科研工作安排还得根据日后情况待定,跳票飞船已经让航爱小编们苦不堪言了。

19年07月消息:东京奥组委宣布任命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宇航员野口聪一和星出彰彦担任东京2020火炬接力空间大使。届时,两名宇航员将从国际空间站进行广播消息,为奥运会和残奥会火炬手加油助威。

而在地球轨道运行期间,两名宇航员还将采取各种举措,为火炬传递带来一个外太空空间,并提高全球对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认识。

本次任务原定看点第一成员组没有美国人(日本航天员退出任务,还是美国航天员上)。上一次第一成员组无美国航天员还是和平号空间站最后一次驻留的联盟TM-30任务,当时2位俄罗斯宇航员进入空间站评估和平号空间站能否继续使用。

从00年联盟TM-31ISSExpedition-1任务起,每次联盟飞船都有1到2名美国宇航员执行长期驻留任务。而ISSExpedition-61驻留组结束任务后62S暂时为明年5月份由猎鹰-9火箭发射的载人龙第一次长期驻留任务组USCV-1任务组,该任务组由暂定3名美国宇航员与1名日本宇航员执行任务,而日本籍宇航员野口聪一原定为2020年年底(之后为本次联盟MS-16)执行太空任务,之后与星出进行任务交换,由星出彰彦留驻俄罗斯执行联盟发射任务(现已退出任务)。而野口在今年7月份执行完联盟MS-13任务(60S)的备份成员组任务后前往美国进行载人龙飞船训练,准备明年5月的任务。

本次任务第一成员组的2位俄罗斯籍宇航员都为第一次执行太空任务,反而是美籍宇航员克里斯托弗·约翰·克里斯.卡西迪为搭乘过航天飞机与联盟飞船执行过2次太空任务的老手。


联盟MS飞船中文介绍:(摘录自:俄罗斯改进型载人飞船联盟-MS,作者:王永生;周生东)

【1】开发联盟-MS载人飞船的必要性

“联盟”飞船实现首飞后经过了多次改进,进入2 0 00年后,飞船的改进工作主要是与更换:飞船控制系统的仪器有关, 包括下降控制计算机(KC-020M)、线性速度测量部件、航天员控制台(HenTyH-M3) 此后又使用了新的船载数字计算系统(4BK-101)及匹配装置(BYC101-1和2)。在船_上还安装了小型数字信息测量系统(MEVTC),并推广和使用了复杂的软件, 该软件起初在‘进步”(Progress)货运飞船上使用,经过成功飞行试验后,又在”联盟”飞船上安装使用。在没有影响飞行计划、没有中断太空:飞行、没有进行任何”联盟”飞船试验的情况下,成功地更换 了几乎所有飞船系统。

2009年,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Roskosmos,现更名为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 要求俄罗斯能源火箭航天集团论证改进进步M-M和联盟TMA-M飞船的可能性, 原因是准备停止使用地面控制综合系统中系统老化的“量子”和“卡玛”地面站。

“量子”地面站通过船载无线电技术系统(6PTK) 量子-B来保障“联盟”和“进步”飞船主要飞行控制回路。宇宙飞船有3种控制方法:第1种是自动控制方法, 即用船载系统完成控制任务,不需要任何外界干预;第2种是地面控制方法,需 要各类无线电技术设备进行保障;第3种方法是飞船乘组控制。经过之前对飞船的改进,几乎更换了所有船载自动控制系统和乘组控制系统的仪器和部件,现在 需要解决无线电技术设备的问题。

保障与地面通信的船载仪器量子-B,以前是由乌克兰切尔尼戈夫斯克工厂生产, 现在这种仪器应当在俄罗斯生产。“卡玛”地面站则是用于保障飞船轨道参数的测量(无线 电监控)。

2009年初,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着手解决存在的问题。因为“量子”和“卡玛”地面站已停止使用,问题已无法回避,需要马上开发出替代品。

此外还存在一个问题, 就是船载运动控制系统仪器的电子元器件供货问题。该系统有主要和备用回路, 结果是停靠和定位控制组件(5YNO) 及备用回路信号转换部件(6NO)已经没有了配套的电子元器件。为此, 俄罗斯能源火箭航天集团开始研制备用回路控制部件(BYPK) ,这也是改进型飞船联盟-MS和进步-MS船载仪器的组成部分。

对此类船载系统和仪器的更换必然会导致对空间运动系统和综合控制系统的重大调整,开发船载数字控制系统的数学软件。为此, 俄罗斯能源火箭航天集团决定对进步M-M和联盟TMA-M飞船进行重大改进, 明确相应的技术任务, 制定草案和技术文件。这就是联盟-MS和进步-MS新型飞船的由来。

【2】联盟-MS载人飞船.上改进的系统

2008年和2010年, 分别对联盟TMA-M和进步M-M飞船进行了改进,此次联盟-MS和进步-MS的改进是.上次重要阶段性改进的逻辑延续。联盟-MS飞船_上所改进的系统如下。

首先, 船载无线电指令系统量子-B (KBaHT-B)换成了统-的遥测指令系统(EKTC) ,该系统具有附加的遥测通道。实际上,在联盟TMA-M和进步M-M飞船_上已经对遥测系统进行过改进, 属于小型的信息遥测系统(M6VTC) 具有执行遥测指令系统(EKTC) 的功能。新的遥测指令系统将具有通用功能:无线电指令线路通过射线-5 (Loutch-5)中继卫星执行保障工作, 这将极大地增加飞船无线电可见范围,达到了1圈(轨道) 长度的70%。

其次, 新飞船将使用新的船载无线电技术对接系统航向-HA (Kurs-HA),该系统已经在2艘进步M-M货运飞船_上进行了飞行试验。与航向-HA相比, 新系统在质量、尺寸和动力特性方面进行了优化,将取消一副复杂的无线电天线 (一共3副天线) 航向-HA系统是基于新的元器件而研制,重要的是,它将在俄罗斯生产。

此外,船载无线 电轨道监控系统换成了卫星导航仪器(ACH-K) ,新的仪器已经在进步M-M飞船_上安装并在遥测状态下进行了试运行。经过全面的分析后, 计划在主要控制回路中使用该仪器。卫星导航仪器是关键性的系统, 它能极大优化运动控制系统的功能。这为飞船定位提供功能储备,依靠从卫星导航仪器上获取的导航数据, 能够保障完成与空间站的交会。换句话说, 无线电轨道监控器简直就不需要了,卫星导航仪器与航向-HK构成了完全独立的飞船交会对接系统。

在联盟-MS_上安装新的数字仪器一备用回路控制组件,取代类似的仪器一停靠和定位控制组件-1 (6YNO-1) ,在进步-MS飞船_上则替换了停靠和定位控制组件-1和信号转换部件(6NC)o同时要指出的是, 备用回路控制组件是由俄罗斯能源火箭航天集团开发,它拓展了运动控制系统备用回路的能力,并解决了配套产品的生产问题。

重新研制的仪器与船载数字计算系统的相互作用,通过 直通数字信道来完成, 这需要对软件进行全面更新。

需要指出的是, 为了替换同类的电视系统’克列斯特”(KnecT) ,将使用数字电视系统。得益于此,飞船与空间站之间的通信将直接由舱载间(船间)的无线电线路来完成。

由于配套产品的停产还将对以下部件进行更换:角速度传感器(6AYC 3M) 将换为改进的传感器(6AYC 3MA) ;装有卤化白炽灯的照明器换为发光二极管灯(C中OK)。

还需要指出的是,已把电话 电报系统黎明-M替换为黎明-3BM,做这样的调整是为了使黎明-3BM与小型信息遥测系统(M5VTC)一-样,在功能. 上与统一的遥测指令系统(EKTC) 一体化。

所要强调的是, 在联盟-MS和进步-MS飞船以及它们之前的改进.上,都是保证飞船控制系统与“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船载控制系统完全一体化(集成化)。以前只能通过独立于空间站的无线电指令线路来控制飞船。

总之, 联盟-MS飞船的功能特性有了极大的优化,比如新的地面和船载无线电技术系统采用了现代化的信息传输技术, 这将提高飞船控制系统的可靠性。飞船的质量和动力方面,这次没有大的变化。

专家们在联盟-MS和进步-MS飞船中所做的工作,对于现在和将来研发新一代载人飞船, 无论在方法上、技术上还是组织上,都有借鉴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应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的预订,目 前俄罗斯能源火箭航天集团正在进行新一代飞船的研制。

【3】联盟”飞船数字计算机系统及其改进

在现行的”联盟”飞船计算机系统中,包括了中央计算机(LBM-101)、计算机 (KC-020M) 、控制台(HenyH-M3) 。中央计算机位于仪器设备舱内,负责控制~飞船的定位,解决交会对接问题等。计算机位于返回舱内, 负责保障返回舱脱离轨道返回地面。计算机之间通过多路交换通道保持联系。

在改进后的联盟-MS飞船返回舱内也安装了中央计算机,如此布局已相当可观。这种布局有很大的优势,并得到了检验。据专家介绍,“联盟”飞船以后不会再有这方面的改进计划。新一代“联邦”载人飞船将进行新的调整和布局, 因为新一-代飞船将要拓展其返回的能力。

【4】联盟-MS飞船飞行试验及下一步的改进计划

据俄罗斯能源火箭航天集团专家介绍,在联盟MS-飞船使用后,“联盟”此外, 如何使联盟-MS和进步-MS飞船所有船载系统适应新的运载火箭联盟-2,这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因为飞船与火箭之间的接口也出现了变化,所有这些都要进行调整。

联盟-MS飞船暂时还没有延长飞行时间的计划,目前飞船可飞行7.5个月。如果需要, 可将飞船飞行时间延长至1年,以此来减少飞船的数量。

改进后的联盟-MS飞船并未改变飞船与乘组操作的接口,当年 曾在联盟TMA-M飞船上更换了控制台(HenyH-M3)的接口,当时并不是为了更换,正好相反,是为了扩大接口的功能,现在接口的功能非常强大,一个人完全可以对联盟-MS飞船进行控制。

联盟MS飞船英文介绍:

The Soyuz MS manned spacecraft has been developed on the basis of a Soyuz TMA-M spacecraft.Soyuz-MS introduces following upgrades:

  • more efficient solar panels
  • the new Kurs-NA approach and docking system, which has a mass of less than half that of its predecessor
  • additional micro-meteoroid debris shielding
  • a modified docking and attitude control engine – which will add redundancy during docking and deorbit burns.
  • a main computer, TsVM-101, which has a mass (8.3 kg) of only one-eighth that of its Argon-16 predecessor (70 kg) and a smaller volume.
  • a unified digital command/telemetry system that allows telemetry to be transmitted via Luch relay satellites for control of the spacecraft as well as to provide crew with positioning data when the spacecraft is out of range of ground tracking stations.
  • upgraded GLONASS / GPS and COSPAS-SARSAT satellite systems to provide more accurate location services during search/rescue operations after landing.

Soyuz-MS is to provide rescue of the main crew of the station in emergency and delivery of visiting crews.During the flight the spacecraft fulfills the following tasks:

  • delivery of a visiting crew consisting of up to three persons and small accompanying cargoes
  • constant availability of the spacecraft, attached to the station during its manned flight, in the standby mode to be ready for emergency descent of the main crew onto the ground in case of hazardous situation on the station, cosmonaut illness or injury, etc. (assured crew return vehicle function);
  • planned descent of the visiting crew onto the ground;
  • returning to the ground, together with the crew, payloads of relatively low mass and volume
  • disposal of wastes from the station in the living compartment to be burned down in the atmosphere during descent.

短短半个世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维埃主权共和国联盟/俄罗斯联邦用R-7/UR-500/N1火箭打上了:

(1)40艘初始型联盟(也分为1,2,4,8号 (7K-OK, active)的验证实用对接型(联盟-6号飞船(7K-OK, non docking, special)因为执行“三驾马车”计划而不具备对接能力)/10,11的初步空间站运输型(7KT-OK)/9(7K-OK, non docking),12,13(7K-T-AF, 11F615A8),16与19 (7K-TM, 11F615A12),22(7K-MF6, 11F615A12)这样的单独特定联盟任务型/其余的无太阳能电池阵的运输人员的2人版空间站型,这也分为Soyuz 12, 17, 18, 21, 25 – 29, 31 – 40 的(7K-T, 11F615A8)型与Soyuz 14, 15, 20, 23, 24, 30 (7K-T, 11F615A9)型两种型号)。晕死。。。

(2)载人月球型飞船型(包括由质子火箭发射的8艘L1绕月飞船,4艘N1火箭发射的LK/LOK型登月飞船)。【绕月的zond-5任务】【7K-lok登月飞船】

(3)联盟T系列空间站运输型(7K-ST, 11F732)15艘。

恢复太阳能帆板设计,改进返回舱窗口设计为双层可抛弃玻璃增加航天员再入视野,改进Chayka(海鸥)飞行控制系统,飞船首次采用Argon-16计算机,改进控制面板,特别是首次增加阴极射线管显示器。联盟飞船指令长首次配备操作用“操作棒”(神舟飞船也一同采用),人员恢复3人设计(大部分任务仍然采取2人成员组),火箭更换新型逃逸塔,后期任务使用联盟-U2型运载火箭等。

(4)联盟TM空间站运输型飞船(7K-STM, 11F732A51) 34艘,主要改进对接系统,轨道舱设计,推进舱设计,火箭适配新型逃逸塔系统。(到TM-13后苏联解体),联盟TM-16号飞船 (7K-STM-APAS, 11F615A51)安装了APAS-89对接系统,原计划作为“暴风雪”航天飞机成员组的轨道遇险救援机,后为测试APAS对接系统以适应美国航天飞机对接;和平“号空间站,火箭方面因为燃料成本问题从联盟U2回退到联盟U型。

(5)联盟TMA空间站运输型(7K-STMA, 11F732A17) 22艘。主要改进:采用KS020-M降落控制计算机、带六轴加速计的线性加速度测量组件,带计算机的“海王星”-ME航天员操纵台,并且对返回舱进行适应性改造以适应更多体型宇航员,火箭更换为联盟FG型运载火箭。

(6)联盟TMA-M空间站运输型(7K-STMA, 11F732A47)20艘。改进项目:(1)制造一体化的飞船控制系统,(2)能够连接承担轨道操纵任务的中心计算机CVM101,(3)返回控制计算机KS020-M,(4)新型操纵台“海王星”,(5)MBITS遥测系统,(6)所有与新设备关联的接口,(7)飞船数字计算综合体软件。

(7)联盟MS空间站运输型(11F732A48)即将发射第144艘,现在计划到了MS-17号飞船,联盟MS-15飞船原计划将在东方发射场发射。(目前联盟MS-15仍然在拜科努尔发射,东方发射场载人测试任务无限期待定。阿联酋航天员将参与执行本次任务,东方发射场载人计划无限期待定)现已有143艘正式编号为联盟的飞船(不包括12艘登月型联盟),联盟MS-15飞船后联盟FG型运载火箭退役,往后飞船由联盟2.1a火箭发射。。

(8)联盟系列飞船以宇宙xxxx号的形式或者正式型号发射了多艘无人飞船,包括联盟1号前三次任务,其中第一艘无人飞船于发射台爆炸,联盟1号悲剧后进行了5艘无人测试飞行,联盟2号也改为无人测试,联盟13号也进行了无人测试,联盟20号也是无人测试,联盟34号也是无人测试,ASTP时期也进行了2次无人测试,联盟T型飞船也进行过3次宇宙670/772/869号的三次定型前Soyuz-T Tests (7K-S, 11F732)型的无人测试与联盟T-1号的无人测试,联盟TM-1飞船也是无人测试。

(9)联盟飞船还有扩大型曙光号飞船计划,原计划天顶火箭发射,载7名航天员,取消轨道舱,一度计划反推技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取消,还有联盟登月时期的各种未进入实体制造阶段的方案,比如联盟组合体方案,还有各种军用联盟方案。当年为了作为”暴风雪“航天飞机的轨道营救力量,苏联方面也设计了以APAS-89对接系统为最大特点的联盟“救援机”,关于这型飞船的更多详细介绍参见(【原创文章】“暴风雪(BURAN)号航天飞机系列【13】 )。还有2000年年代的加强版可在轨储存一年的联盟TMM(现在联盟只能安全储存180到200天)老版本(成为TMA-M)的MS计划。渣渣联盟,这么复杂,垃圾飞船。更多详见:(【原创文章】联盟系列飞船发展简史,附加载人飞船任务清单

(10)俄罗斯今年计划发射联盟-GVK型货运飞船(可能就是联盟MS-14货运飞船,如果不是则是有生之年),与进步不同,该型飞船延续联盟MS载人飞船的基本设计,只将返回舱进行无人化处理以带回空间站相关物件。

(11)俄罗斯目标还有联盟MS系列飞船加上上面级的绕月计划设想,(鉴于DM上面级由安加拉火箭在东方发射场发射,因此这个设想结局不出意料,近日随着客户的退单官司而正式告吹,毛子对于这个项目真的只推行至PPT状态)这本是回首半个世纪前的联盟初心。(12)鉴于19年8月份执行的联盟MS-14无人测试飞船任务,(联盟2.1a型火箭首次发射载人型飞船)未来联盟家族还将进行更多改进与升级,直到联邦最终接收的那刻,联邦,完成联盟那最初的月球梦吧!

联盟历史任务延伸:【联盟TM-5,环境的综合影响,返回任务故障】图片展示内容都为相关任务真实图片

(联盟TM-6成员组,联盟TM-5故障返回的成员组为联盟TM-6的V.利亚霍夫与默罕默德)

【左:默罕默德(1959年01月01日-至今。唯一一次太空任务,现作为难民移居德国,拥有德国与阿富汗双重国籍,曾从事于印刷行业工作!)、中:V.利亚霍夫(1941年07月20日-2018年04月19日,第三次太空任务)右:波利亚科夫:1942年04月27日-至今(这位目前单次太空任务之最的航天员就是这次任务中首次上天的,这次执行了240天,之后的联盟TM-18任务里干脆就是400多天)】

(联盟TM-5飞船数据)

(联盟TM-6飞船数据)

中文相关任务介绍:冬天的一D锅原创与【原文选自《联盟号飞船》 R.D.霍尔与D.J.谢勒著。周晓飞,张柏楠,尚志等翻译】图片与英文介绍来自航天大百科网。

联盟TM-6号飞船定于8月31日发射,在经历标准的两天飞行后抵达和平号空间站,按计划让阿富汗成员组进行为期1周的太空飞行。此次飞行的指令长是V.利亚霍夫,他曾经乘3种不同的飞船(联盟32好联盟T一9号、联盟TM-6号)进人3种不同的空间站(礼烟6号、礼炮7号、和平号),他最近的次训练是参加 一个独自驾驶真盟TM号飞船进行营救的小组,而此次乘联盟TM6号飞船飞行县偶然的机会。因为经过了特殊训练,所以此次飞行不需要带工程师,原飞行工程师的位置由医生波利亚科夫取代,他将留在空间站中监视Okean乘员组最后1周的身体情况,然后继续留在空间站中观察下一任驻留乘员组的太空飞行适应情况。他希望能够在和平号空间站上待满1年,然后乘联盟TM-8号飞船返回地球。联盟TM-6号飞船的第三个座位由阿富汗航天员默罕默德(Mohmand)占据,6天后,他将和利亚霍夫一起乘坐联盟TM 5号飞船返回地球。

9月5日联盟TM-5号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解除了对接,在既定时刻轨道舱分离。乘员组按程序使制动火箭点火,但点火的时间比预计提前了30秒,原因是主备两套水平光学敏感器都受到联盟TM-5号飞船遮住阳光的影响,引起读数混乱,从而使得导航系统无法确定飞船的姿态进行点火操作。尽管联盟TM号飞船进行了全面的升级,但是导航系统还是依赖于老式的光学敏感器,至少要花费10分钟敏感器才能确定飞船的姿态,从而进行调姿。由于决定联盟TM-5号飞船返回的时间是凌晨而不是下午,因而明暗交替变化严重干扰了计算机程序。

因此,计算机发出了指令取消了点火,但是允许发动机处于预热状态。当联盟TM5号飞船飞出地面通信区以后,系统恢复正常,又发出点火指令,然面此时已经比预计时间晚了7分钟,飞船在轨道上飞行了3500 km,这将导致着陆区远商预计的着陆点,给搜教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1965年3月,类似的故障发生在上升2号飞船的飞行任务未期,导致其着陆于大雪覆盖的西伯利亚森林)。点火后仅6秒钟,利亚霍夫手动停止了点火,因为他预报落点将位于中国东北北部地区。莫斯科每日早间新闻把联盟TM- 5号飞船推迟返回的消息公布给全世界。当敏感器恢复正常,发动机正常点火时,没有人再去怀疑航天员的安全悬有保证的。
在飞行了两圈以后开始进行第二次再人尝试,红外敏感器已恢复,惯性测量单元控制发动机点火。在点火瞬间,飞船的 自动驾驶仪启动了备份的计算机以进行轨道机动,但这些控制程序是于6月在和平号空间站设置好的,乘员组忘记清零或重新设置程序,原计划230秒的点火时间缩短至6秒,主控机由于无法与备份机兼容,因此又立即关闭了发动机。程序设计人员已经对此故障有应对策略,但是的确不希望在真实飞行任务中发生。指令长此时清楚地认识到,发动机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工作,飞船的落区也偏离了预定轨迹。他手动开启了发动机再次点火的控制按钮,希望落点距离原落区不太远。然而50秒后,飞船的导航系统又一次 检测到其定向错误,第三次自动关闭了系统。
由飞行控制中心发出的第二次尝试的指令没有号虑到发动机已经进行了一次6秒钟的点火,从而导致了系统计算机的内存进行了数据清除,把原本预设的115.2 m/s的脉冲换成了飞行程序中的3 m/s。这一次红外敏感器工作正常了,可是发动机仅仅点火了7秒就关闭了。利亚霍夫在7时35分50秒再一次手动开启了发动机,但是14秒后又自动关闭了。随后他在7时36分06秒又进行了一次手动点火,发动机工作了33秒。第二次再人尝试中共进行了3次手动点火,发动机一共工作了54秒。
更糟糕的是,在发动机最后一次关闭后10秒,系统启动了定时器,20分58秒后将使推进舱与返回舱分离,利亚很夫试图关闭定时器,但没有成功。在7时57分47秒,系统启动一个2分14秒的推进舱与返回舱分离初始化程序,利亚霍夫向地面申请发送ODR指令,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利亚霍夫决定私自发送此指令,如果他不发送该指令,推进舱1分钟后就会分离,乘员组也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了。西方分析家认为:利亚霍夫在悲剧发生前几秒钟停止了程序。如果继续点火,乘员组将被送人更低的轨道,大气的阻力将会再次自动再人程序。如果他们不能调整好飞船的姿态,返回到合适的高度,尝试下一次正确的点火,混乱的导航系统将会迫使飞船的返回舱分离并且继续下降。轨道太高,无法立即变轨,这样再人轨道与设计的不可能一致。再人角度太大,将会使舱体受热和受压超过预定极限,最终会导致舱体烧毁。船载计算机子系统取消了点火毫无疑问避免了一次危及生命的实难,使飞船保持在一个稳定的轨道上,周期为24小时。通过一整夜对计算机数据的分析,发现了老的交会程序里面的错误。这是一个软件错误,面不是发动机故障,这多少缓解了一些紧张的局面。虽然联盟TM-5号飞船具有足够的推进剂返回空间站,但是经过这样的飞行后,由于抛弃了轨道舱(包括其上的Kurs设备和对接硬件)要进行手动交会是非常困难的,对接更不可能,而利用Sokal航天服通过舱外活动实现两个未对接的航天器间的人员转移是极端危险的。Okcan 乘员组在和平号空间站中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但是无能为力。理论上,联盟TM-6号飞船可以下降去接联盟TM- 5号飞船,但是没有适当的对接机构和相应的舱外活动装备,不能完成人员的转移。接下来,各种建议被提出,包括一体化的对接、航天员紧急出舱,甚至美国未来的一些计划,但毫无用处。联盟TM-5号飞船的乘员组所能做的就是等待下一天的来临,当他们在不规则的轨道绕地球飞行时,媒体开始关注他们的处境,甚至计算出给养能够维持的时间。6月,两名乘员和保加利亚航天员一起进人和平号空间站, 这次与1979年联盟33号飞船送一 名保加利亚航天员进入礼炮6号空间站的情形相像,在对接的过程中因推进能发动机的原因也发生了故障。更巧的是,当时利亚霍夫就在礼炮号空间结中。在联盟号飞船访问礼炮7号空间站的时候,利亚霍夫也在礼炮7号空间站中,那一次联盟号运载火箭爆炸。如今,利亚霍夫自己处于悲剧当中,这-系列事故都和他扯上了关系。在返回舱中,乘员组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夜晚,气温很低只有10°C,返回舱里面非常寒冷。尽管他们穿着航天服但还是无法御来。最然通知他们脱下航天服,但他们仍然穿着它靠在侧壁上。在返网舱中,脱下航天服很困难,并且会耗费很多氧气,所以他们仍然穿着。他们所能做的就是调整飞船的姿态,使得推进舱的太阳电池阵能够对着阳光,从而使蓄电池充电,恢复船载系统。飞船(仅有返回舱和推进舱)从来没有像这样手动飞行过,以往总是沿着最后的轨道飞行和着陆。由于已经分离的轨道舱带着给养独立飞行,使得返回舱中乘员组的行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而且他们不允许使用最后3天的应急物资,他们已经没有热食物了。他们非常后悔盟洗中的浪费,只能利用睡袋将就着维持盥洗。在发动机点火后,联盟TM-5号飞船开始从364 kmX338 km的轨道下落,通过轨道计算,他们可以进行再人,但在没有发动机的前提下,这个过程需要几周时间,而在此期间他们的氧气早已用尽。乘员组申请播放莫斯科广播电台的音乐,所有的准备工作在严格地进行着,第二天早上将尝试进行再人操作。他们的应急物资只够维持两天的了。每一条轨道都具有应急落区,但这些落区大部分都不在苏联境内。第二天清晨, 在返回通信区内时,利亚霍夫启动了程序,他将手动处理降落程序,他们选择了一条美国人多次用过的1970年阿波罗13号飞船的轨道,尽管出现了微小的偏差,但是一一直到最后制动火箭点火,整个过程还是非常顺利的,他们比计划提前一天落人主着陆区。在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上,利亚霍夫解释说:“当我发现发动机第二次熄火以后就打算手动控制下落。尽管我很清楚地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还是亲自去操纵发动机了。当计算机自动发送关闭指令后,我曾错误地认为可以手动设置计算机信号。当两次关闭发动机后,我必须在瞬间做出决定,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安全返回地面。西方媒体头版头条的报道称,利亚霍夫在飞船上争分夺秒地采取了一系列的操作,避免了更严重的事故发生。利亚霍夫还建议在以后的飞行中在制动火箭点火前不要抛弃轨道舱,尽管这样会耗掉一此宝贵的推进剂。默罕默德后来解释说,尽管当时情况危急,他们感到更多的是紧张而不是害怕。

联盟TM-5号飞船的一系列事件再次证明太空飞行充满着危险,也说明任何飞行任务都远不是例行程序。

联盟TM-5号飞船的一系列事件再次证明太空飞行充满着危险,也说明任何飞行任务都远不是例行程序。

联盟TM-5号飞船的一系列事件再次证明太空飞行充满着危险,也说明任何飞行任务都远不是例行程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动态

【2019年10月27日】主成员组再次发生变更,日本籍宇航员离开成员组,离开原因为服从美国人安排(空间站不能没有美国人),星出可能会作为野口聪一的备份去美国参加明年年中发射的载人龙飞船长期驻留任务或者参加波音CST-100飞船的任务。
【2019年10月19日】推迟到2020年04月09日,确定由31工位进行发射,时隔35年31工位再次进行载人任务。
【2019年09月22日】添加此次任务,由于还有半年(明年3月22日发射),特别是美国俩跳票飞船导致的国际空间站任务安排的变动使得任务详情暂不清楚,驻留组编号都有变数,以后再更新。成员组已经进行野外应急生存训练。另外,火箭已经进场,联盟2.1a火箭首次执行载人发射任务,至此,联盟火箭发射联盟飞船已经使用了从联盟基本型到联盟U型到联盟U2(96年改为联盟U)到联盟FG型的4个型号,发射长达半个世纪,发射飞船接近200艘。

(跳票飞船的日期已经变更,联盟飞船的待定)

(野口的联盟MS-16成员组的野外生存训练,现在全员调整不再执行联盟MS-16任务)

《Soyuz 2.1a • Soyuz MS-16(暂定63S) • LC-31工位载人发射 •联盟2.1a首次执行载人任务•主成员组变更,服从空间站必须有美国人的安排》上的5个想法

  1. 把海豹送上太空?估计到时是空间站里武力值最高的人了,为啥我会想到使命召唤10第一章里的剧情🤔

  2. 毛美日成员组,日本原定的野口聪一已经转为载人龙USCV-1首飞成员,让Akihiko Hoshid来执行联盟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