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 Launch System(太空发射系统) • Artemis 1(阿尔忒弥斯1号,前Exploration Mission 1) • 首次发射

When:
2022年3月31日 待定
2022-03-31T00:00:00+08:00
2022-04-01T00:00:00+08:00
Where:
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LC-39B发射台

任务logo

地点: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LC-39B发射台
时间:(可能会在)21世纪
火箭:Space Launch System Block-1构型
载荷:猎户座多用途深空飞船+13颗立方星载荷+两位女性假人模特
轨道:TLI
直播:NASA官网,油管,B站转播等等

阿尔忒弥斯-1任务流程

阿尔忒弥斯是谁?


阿尔忒弥斯(希腊语:Ἄρτεμις、英语:Artemis),又名辛西亚,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同时也是野兽的女主人与荒野的女领主,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还是宙斯和勒托之女,阿波罗的孪生姐姐。
阿尔忒弥斯自由独立,热爱野外生活,反对男女婚姻。喜欢和保护不嫁的处女们,以及那些蔑视阿佛洛狄忒的青年,她与赫斯提亚、雅典娜被视为奥林匹斯山上的三处女神。
她从小就向父亲宙斯许诺做永远的处女,同时索要弓箭、所有的山脉和20个给她保养猎靴的宁芙侍女。在林莽和山野间,阿尔忒弥斯手持弓箭,由猎狗伴随,与侍奉她的众仙女以狩猎为乐。她很喜欢金角鹿,并抓到这种鹿给她拉车。
阿尔忒弥斯因被命运女神选为接生神,于是便向宙斯索取主管接生新生儿的权力。她是古希腊人祭祀最多的神只之一。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阿尔忒弥斯神庙就是专门为她修建的。

阿尔忒弥斯计划

2019年7月20号是人类首次载人登陆月球50周年纪念日,美国公布了”阿尔忒弥斯计划”的官方标志图案,正式宣告将在月球建立永久存在基地。
1969年,美国的”阿波罗计划”将阿姆斯特朗送上了月球,迈出了人类登月的第一步,使美国在冷战中占到了领先位置。7月20号,阿姆斯特朗登月50周年的这一天,美国宇航局公布了”阿尔忒弥斯计划”的标志图案,使得这一计划浮出水面。
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前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是时候把我们在国际空间站学到的所有东西都用在月球计划上并开始下一步,在月球上建立永久存在基地。”
这个以希腊神话中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命名的计划,提出在2024年以前美国实现载人登月,最终在月球表面建立一个长期生存基地,美媒直呼,美国要”占领”月球了。
美国CNBC电视台主持人: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长期计划是回到月球、占领月球、建立中转站,然后进一步进军火星。
美国CNBC电视台记者:根据该计划,将在未来五年内安排一名男性或女性登月。这一计划极具雄心,就是回归月球,月球定居,学习,然后再造月球,把它作为前往火星或进行其他星际探索的中转站。所以50年前参与”阿波罗登月计划”的一家企业就在推进”阿尔忒弥斯”计划,那就是波音,他们在建造超动力推进系统(SLS)火箭。
据美媒报道,超动力推进系统火箭将使美国人重返月球,同时美国还将建造一个名为”月球门户”的太阳能迷你空间站,绕月运行,最终美国将迈出登上火星的第一步。包括波音公司在内,未来将有11家公司参与这一计划。完成这一计划的预算将是天文数字,据估算,”阿尔忒弥斯计划”

阿尔忒弥斯1任务状态

NASA局长Bridenstine表示:“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就是缺少这样一枚火箭。那东西不存在,SLS完全不顶用”。作为备用方案,NASA考虑将两者分拆发射,那样就可以用到两枚重型商用火箭了。我们可以分别用两枚火箭将猎户座和欧洲服务舱发射上去,等它们进入轨道后,再将它们与上级动力组装起来,以便将太空舱与支撑模块推送到月球轨道。
Bridenstine未透露正在考虑使用哪种火箭,但去年首次亮相的SpaceX重型猎鹰、以及联合发射联盟的Delta IV Heavy,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EM-1项目换用商用火箭,将是对SLS的另一大打击,后者因超出预算和发展缓慢而饱受诟病。据估计,NASA已经在SLS上投入了140亿美元的巨资。

  • 后续

2011到2020年,SLS总耗资186亿美元。
按照2020年的美元通货膨胀计算,则是达到了203亿美元。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2022年前后最可能研制成功,所以还需要花费25亿*2=50亿美元。
从2011到2022年,SLS的研制成本达到了250亿美元
Artemis 1任务还是让SLS执行,不过后续的任务延期与被砍几率大增。

本次任务的4台RS-25发动机在航天飞机时代的使用情况

大灰狼:“说实话,作为一个航天爱好者。如果不是如今的现实局面摆在这里,我以前是做梦不会想到SLS这款运用各种成熟技术,历经十年研发,集国会万千宠爱于一身,资金充裕,任务明确,路线标准,号称NASA亲儿子的的重型运载火箭;最终会沦落到和一款设计疯狂,缺钱少粮没任务,爹不亲娘不爱,研发仅正式开展三年,炸过一摞原型机的Starship火箭拼首飞。
更有趣的是,NASA特意关闭了SLS试车视频的评论区。

项目平台简介

  • 【太空发射系统】

(Space Launch System)是美利坚合众国为了满足进一步航天发展需要 ,为重返月球而在下马星座计划后于2011年正式立项(完成了关键设计评审(CDR),确定总体方案和时间线)研制的从航天飞机项目演变而来的重型一次性低温液体捆绑式运载火箭 ,也是美国新一代运载火箭中芯级直径为8米级的火箭系列。

太空发射系统系列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以下简称NASA)所属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抓总研制 ,分配波音等承包商制造。火箭设计采用通用化、系列化、组合化思想。该系列由加装临时低温上面级的“二级半”基本型太空发射系统第一阶段运载火箭(SLS Block 1)、加装探索上面级的二级半构型太空发射系统第一阶段B运载火箭(SLS Block 1B)以及更换先进助推器的太空发射系统第二阶段运载火箭家族(SLS Block 2)组成,系统第一阶段运载火箭的近地运载能力与月球运载能力将分别达到70吨级与30吨级 ;未来将在循序渐进,逐步优化,逐步提高的家族化抓总研制框架下将近地运载能力与月球运载能力分别提升至130-140吨级与40-50吨级。是美国阿尔忒弥斯计划中载人绕月、发射LOP-G国际月球轨道短期访问站与其它NASA多项旗舰级探测器乃至载人登火项目发射实施中都将第一选择使用该火箭系列。

  • 【“猎户座”飞船】

(Orion Spacecraft)它是美国航天飞机时代后的第一种载人飞船。“猎户座”飞船是一种可携带四名宇航员的多用途飞船,能够~飞出近地轨道,携带宇航员进入月球轨道。

本次任务猎户座飞船将搭载女性假人发射升空

该飞船的载人飞行要在阿尔忒弥斯 II任务才第一次进行,根据美国宇航局公布的时间表,预计在21世纪20年代初进行载人绕月飞行,航天员搭乘其组建或前往月球轨道空间站执行驻留任务(LOP-G)并于2024年前后进行月球南极的登陆,展示“猎户座”飞船深空的飞行能力。到了2030年代中期,“猎户座”飞船的后续改进型将搭载宇航员前往火星。“猎户座”飞船无疑是一个里程碑,它与美国宇航局之前的航天飞机完全不同,其技术状态远高于阿波罗时代的“飞船。


【安装在适配器内的13颗立方星】


美国Artemis I任务计划不止发射载人登月飞船进行绕月飞行,2016年在NextSTEP的框架下通过筛选出搭载发射的10颗美国立方+3颗国际伙伴立方星进行在轨部署。“立方星虽然体积重量小,但是在空间科学、深空探测、技术验证及教育科普等领域发挥出重要作用,这次发射代表着航天界将同火星探测器洞察号任务中搭载的Mar-COA/B火星中继6U星与嫦娥四号鹊桥中继星任务中搭载的“龙江一号与二号”为契机,共同开启“微纳深空”时代SLS的首飞还将为这些小型实验提供难得的机会,可以到达深空目的地,执行科学任务并测试低地球轨道以外的关键技术

  各立方星实际上在2018年就已经准备就绪等待深空完成其不凡的使命,不过它们没有想到SLS却阻碍着它们奔向星辰与大海

立方星,是一种采用国际通用标准的低成本微纳卫星,以“U”为单位,1U体积为10厘米×10厘米×10厘米。由于立方星组成器件采用通用化、模块化、标准化设计理念,立方星具备研制成本低,功能密度大,技术成熟度高,研制周期短的特点。
本次搭载的13颗立方星都属于6U立方星。6U级别的卫星
重量基本在6~14kg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6U级别的卫星发射数量上升很快。考虑到6U平台这个重量与体积的容纳能力,已经可以执行复杂性高一些的任务,出现了一些令人惊讶的应用功能。这些功能在以往只出现在百公斤以上量级的卫星上。美国在该领域可以说是领跑者,不仅发射的6U卫星数量多,初步开始构成星座(CICERO星座),一些高端的卫星功能也只是美国进行技术探索和实践。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目前仍处于技术试验和摸索的阶段。


立方星详细介绍

 

7颗美国科研立方星,(“立方星追求挑战赛”)的3颗立方星单独归纳下文介绍:

【1:Lunar Flashlight/月球手电筒】激光寻找、定位水冰层

月球手电筒是NASA下属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等多研究机构联合合作研制研制了一颗6U立方星Lunar Flashlight,卫星机动到月球极轨后,将使用近红外激光来照射月球南极永久阴影坑,,星载光谱仪将对表面反射和成分进行分析。从而确定月球南极水冰资源的分布和储量。这颗立方星将搭乘Artemis-1任务进入月球轨道,目前已经准备就绪

NASA一直希望可以将月球表面水冰作为饮用水或者火箭燃料的来源,从而减少航天器从地球携带的水和燃料,降低登月探测成本。

NASA前期开展相关任务时采用的一些设备和技术成果,包括“相关环境中的行星际纳米空间飞行器(INSPIRE)”、微型火星探测器(MarCo)以及JPL为印度探月任务研发的月球矿物质绘图仪(M3)等都将在“月球手电筒”中得到应用,极大的降低了成本。此外,“月球手电筒”还将是第一颗使用绿色推进剂的立方体卫星。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卫星重量:13.60KG。
卫星体积:12×24×36 cm。
设计寿命:<2年。
供电:2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与2块固定太阳板连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电推
运行轨道:环绕月球南极的高椭圆、低近月点(5~12千米)轨道

【2:LunaH-Map(SIMPLEx 1)/月球极区氢绘图仪】月球水冰的深度和分布

月球极区氢绘图仪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SU)开发的一颗小卫星,将研究深度小于1米的永久阴影月坑中的氢,LunaH-Map将携带两个中子能谱仪,它们将以前所未有的空间尺度(〜7.5 km /像素)完成其最终目的—创建月球南极极地永久阴影区域的详细图。NASA期望其对月球水冰的深度和分布能有新的发现。

作为NASA的Artemis I任务中携带的13颗立方星之一,Artemis I主要将送无人“猎户座”飞船到月球轨道。立方星将进入环绕月球南极的高椭圆、低近月点(5~10千米)轨道。

LunaH-Map探测器将开展为期60天的科学探测,可能传回月球南极的高分辨率图像,揭示在月球永久阴影区重要的富含水冰的区域。这些图片能够用于更好地了解太阳系的资源和易挥发物沉积情况,也能够确定未来巡视器或人类着陆的区域。虽然LunaH-Map探测器比传统NASA任务要小,也比以往送到月球的探测器要便宜,但是科学家对于这个大学建造的探测器期望还是非常高的。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10×20×30 cm。
设计寿命:<2年。
供电: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电推。
轨道:环绕月球南极的高椭圆、低近月点(5~10千米)轨道

【3:CuSP (CuSPP+)/研究太阳粒子的立方星任务】用于研究地球两极的太阳颗粒的立方星任务

研究太阳粒子的立方星任务是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科学任务理事会和太阳物理部门资助的6U行星际立方星科学任务。研究太阳粒子的立方星任务(CubeSat mission to study Solar Particles, CuSP)作为航天发射系统:Artemis I飞行的其中一个立方星,计划在2021年年底或者以后由SLS首飞任务Artemis I发射。CuSP是空间气候研究的开拓者,因为它将是第一个被放置在地球磁层影响之外的日心轨道上的太阳物理学科学任务。CuSP具有三个互补的微型传感器,用于实现两个科学目标:研究太阳和行星际粒子在近地轨道上的来源和加速机制,并通过确定太阳高能粒子(Solar Energetic Particles, SEP)事件期间的质子辐射水平和识别有助于预测产生地磁风暴的强日冕物质喷射(Coronal Mass Ejection, CME)驱动行星际冲击波到达的超热(Suprathermal, ST)离子特性来支持空间气候研究。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卫星重量:大约14KG。
卫星体积:10×20×30 cm。
设计寿命:90天。
供电: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无。
轨道:日心轨道

【4:BioSentinel/生物前哨】携带微流控进入深太空,开展空间辐射研究

由NASA Ames(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设计的微流控检测卡由卫星“BioSentinel”携带进入深太空,将用于研究太空辐射对酵母的影响。一旦进入轨道,通过三色LED检测系统和代谢指示染料系统对酵母的生长和代谢活动进行测量。其中,粉红色孔中有活跃生长的酵母细胞,它们将代谢染料从蓝色变为粉红色。微流控检测卡

据麦姆斯咨询报道,地球磁场可保护国际空间站工作人员免受大部分辐射的伤害,这些辐射会破坏我们细胞中的DNA并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未来,当宇航员开始深入太空时,他们将处于更加危险的辐射环境中,需要大量的保护。在位于加州硅谷NASA Ames的科学家们的帮助下,在一颗名为“BioSentinel”的小卫星内进行了生物学实验,有望向获得解决方案的路上迈出重要的一大步。

Austin Bowie inspects the BioSentinel flight unit solar array in the Engineering Evaluation Laboratory, or EEL, Radio Frequency test facility, N244, after completion of an electromagnetic compatibility test procedure.

为了研究太空的基础知识,研究人员经常使用“模式生物”进行比对和理解。这有助于更清楚地显示太空和地球的差异。在BioSentinel上,NASA使用的正是发酵面包和酿造啤酒的酵母。人体细胞和酵母细胞在深太空中遇到高能辐射,可能导致两条携带遗传信息的DNA链断裂。通常,酵母和人类的DNA损伤在细胞中的修复过程非常相似。

Lauren Liddell viewing yeast, similar to those used in the BioSentinel science payload, under a microscope, N-288

BioSentinel将是美国宇航局自阿波罗时代以来,在绕地球运行的太空站之外开展生物学研究的第一颗卫星。麦片盒大小的卫星将通过美国宇航局强大的新型火箭发射至深太空,然后飞越月球绕太阳公转的方向。一旦卫星离开地球的保护磁场,BioSentinel的地面团队将远程触发一系列实验,激活两种酿酒酵母菌株,观察其在空间辐射下的生长情况。酵母样本将在六至十二个月任务中的不同时间点被激活。

BioSentinel BioSensor payload assembly in the BioSentinel Lab, N213 room 104. Michael Padgen connects the thermal and optic units to microfluidics cards containing yeast cells inside a fume hood.

一种菌株是通常在自然界中发现的酵母,而另一种菌株因为难以修复DNA而被选中。通过比较两种菌株在深太空辐射环境下的反应,研究人员将更多地了解长时间深太空活动对人类造成的健康风险,并能够制定减少潜在损害的明智措施。

载入小卫星生物学研究史册

NASA Ames使用立方星(CubeSat)进行太空生物学研究,BioSentinel则将被载入这段历史的史册。CubeSat是由各个单元组成的小型卫星,每个单元大约4英寸。BioSentinel重达30磅,由六个单元组成。在BioSentinel上,酵母细胞放置在微流控检测卡内的微小隔室。这款微流控检测卡是允许控制极少量液体流动的定制器件,用来激活和维持酵母。有关辐射水平、酵母生长和新陈代谢等数据将被收集并存储在卫星中,然后传输给地球上的科学团队。

来自太阳的辐射风暴对未来的深太空探测者来说健康威胁非常高。如果卫星遇到太阳粒子事件,那么将会激活一组含有酵母样本的微流控检测卡。

Abraham Rademacher, left, Vaslie Manolescu, and James Milsk perform a solar array deployment and gimbal motion test on BioSentinel’s flight unit in BioSentinel Lab’s clean room, N213 room 104.

BioSentinel担负对重力和辐射环境研究的重任

BioSentinel除了担任穿越深太空环境的开创性任务之外,还将在不同的辐射和重力条件下进行两组相同的实验。一组将在国际空间站进行,微重力类似于深太空,但辐射相对较少。另一组实验将在地球上进行,以与地球的重力和辐射水平进行比较。这些附加实验将向科学家展示如何比较地球和空间站的科学实验,而且这些实验容易进行,以探测未来宇航员在太空中遇到的强烈辐射情况。

总之,BioSentinel的数据对于解释空间辐射暴露的影响,降低人类长期探索深太空的风险以及确认空间辐射对生物影响的现有模型至关重要。

BioSentinel Science Payload engineering teams doing intergration and testing of the spacecraft and associated hardward integration ot the flight unit.

相关合作伙伴

位于加州硅谷的NASA Ames(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负责BioSentinel任务的科学学科、硬件设计和开发工作。合作伙伴组织包括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美国宇航局约翰逊航天中心和位于加州洛马林达的洛马林达大学医疗中心。BioSentinel由美国宇航局Human Exploration and Operations Mission Directorate的先进勘探系统部门资助。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卫星重量:大约14KG。 
卫星体积:10×20×30 cm。
设计寿命:待定,一般是<2年。 
供电:4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与2块固定电池板连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无。 
轨道:日心轨道

【5:Lunar IceCube /月球冰立方星】探测并扫描可能蕴藏在月球地表处的多种形式存在的水或其他资源

虽然月球轨道上已经有许多人造探测器在月球极地发现水冰,如月球探勘者号,月球勘测轨道飞行器等。NASA表示这些探测器缺少适合高效探测水分子的远红外波段的专有探测仪器,而Lunar IceCube则由莫尔黑德州立大学(MSU-Morehead State University)及NASA戈达德航天飞行中心团队共同开发。IceCube探测器将是一个由六个单元组成的立方体探测器,装载的仪器称为BIRCHES(宽带红外致密高分辨率勘探光谱仪)。能够以特殊的远红外探测能力探测月球表面以各种形式存在的水资源,以及相关资源在月球表面的分布状况。如果按计划进行,IceCube将搭载在2021年以后年首次猎户座载人飞船中执行任务,并通过其先进的“SLS太空发射系统”新型运载火箭发射至月球轨道。

“月球冰立方任务将利用低成本的小型探测器去研究月球水动力学,以此来为接下来人类的太空计划铺路。这不仅仅对科学发展十分重要,它还可以减少人类在月球建立基地是的消耗。”勘探研发经理马克·卢皮塞拉(Mark Lupisella)说。

BIRCHES不仅要去绘制月球表面的水资源地图,还会去对月球表面稀薄的大气层进行绘制。科学家们十分想去里了解月球土壤如何稀释表层水,并与地球土壤进行比较。通过研究水资源的稀释,科学家们才能够绘制月球上水资源的变化。寻找并了解月球上的水资源,是人类在月球建立永久基地必不可少的环节。

IceCube探测器复杂的地推进力绕月轨道。

月球冰立方任务探测器计划在7小时一圈的椭圆轨道绕月球飞行,并在此期间用1小时去观测月球表面。这局限的观测时间是由于BIRCHES的对月视角造成的。如果在太阳照射月球时利用月球冰立方去观测,会导致红外线探测器和其他光感元件吸收的太阳能强度过高而永久损坏。为了保护它们,团队专门设计了一种车库式的门,可以关闭和打开。

月球冰立方将为了解月球的水循环而提供不同维度的度低点的观测。此外,月球冰立方的发现将为其他观测月球的探测器免费提供数据。

“我们了解到的任何关于月球的知识都是有价值的。月球是一个很好的航天技术和太空探索的试验场,我们在这里获得的知识将帮助我们在其他星球建立永久的基地,例如火星。”BIRCHES的首席工程师克里夫·布兰博拉(Cliff BramBora)说。

探测器的动力系统为RF Ion BIT-3低推进力电子推进系统,它利用固体碘推进剂和感应耦合等离子体系统,即使在CubeSats可用的低功率下也能产生很大的推力。

月球冰立方是一颗小型卫星,重量大概不到397磅,它为NASA研究月球提供了一种高校、低成本得方法。立方体卫星为NASA、大学机构和其他组织提供了科学考察、技术实施和执行最新任务的平台。BIRCHES的有效载荷大约有一个8英寸的纸巾盒那么大,在开发BIRCHES的过程中,该团队不得不缩小以前NASA任务遗留下来的硬件的尺寸,使其缩小到大约原始尺寸的六分之一。

月球冰立方是马里兰州格林贝尔特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合作项目; 在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美国宇航局凯瑟琳约翰逊独立验证和验证中心费尔蒙特,西弗吉尼亚州;莫尔黑德州立大学;以及商业伙伴,包括Busek空间推进公司。

BIRCHES仪器目前正在戈达德进行环境测试,并计划于今年8月交付给密歇根州立大学,以便与该航天器集成。该任务将作为空间发射系统s (SLS)Artemis -1的二级有效载荷发射。

月球冰立方为美国宇航局的登月计划铺平了道路。通过区分月球表面和周围的水,科学家将能够预测季节变化,并确定月球上的水可能在原地使用。这将是有价值的信息,因为NASA正努力在2024年之前建立一个持续的月球存在。

卫星重量:18KG。 
卫星体积:10×20×30 cm 
设计寿命:待定,一般是<2年。 
供电:2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BIT-3离子引擎。 
轨道:环月轨道,低近月点(9.9KM/62英里)。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6:NEA-Scout/近地小行星侦察员】用于研究靠近地球的小行星

NEA-Scout近地小行星侦察员)是NASA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的一项6U立方体卫星任务,以近地小行星(NEA)进行慢速飞行和会合机动,并以与人类探索有关的方式对其进行表征。NEA Scout项目经理乔·马图斯说:“开发太阳帆以利用太阳的能量,让航天器在太空中飞行一度被认为是不可能的。就在这十年中,我们看到了这项前景看好的技术的创新和进步,NEA Scout是使用太阳帆探索太阳系迈出的又一坚实步伐。”

NEA Scout是一款六单元“立方体卫星”(CubeSat),依靠极具创新型的太阳帆提供推力。太阳帆不是风,而是反射太阳光作为推力,从而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燃料的需求。因此,借助太阳帆这一方法可以减小航天器的尺寸和重量,节省成本。另外,只要有太阳光照射,太阳帆的燃料就不会用完,这使它们可以相比传统推进技术,将航天器带到更远的地方。2018年6月28日,NASA成功进行太阳帆的展开测试,测试在室的内洁净室中进行。

NEA Scout太阳帆将使用四条臂(称为臂架)从航天器上展开,以保持帆的稳定。部署后,卫星将前往并飞掠小行星,拍摄照片。这不仅有助于科学家更好地了解小行星本身,也有助于了解人类未来的太空探索任务可能面临的风险和挑战。

卫星重量:12KG。 
卫星体积:8英寸纸盒大小。
设计寿命:2.5年。 
供电:4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80 ㎡ 太阳帆。
轨道:待定,飞掠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7:LunIR (SkyFire)/月球红外成像(天火)立方星任务】飞掠期间使用红外传感器采集的数据,以提高我们对月球表面的知识

LunIR (SkyFire)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的6U立方星,将搭载Artemis I任务发射。它将首次采用全新的红外相机技术,拍摄月球表面及其环境的图像;完成飞越月球和数据收集后,还将进行拓展的基于立方星的技术演示,包括机动和操作,支撑未来载人深空和火星探测任务中瓶颈问题的解决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待定。
 供电:2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待定。 
轨道:待定,飞掠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伙伴国家研制的3颗科研立方星,两颗日本一颗意大利

【8:EQUULEUS (Equilibrium Lunar-Earth point 6U Spacecraft)/地月拉格朗日点6U立方星】日本的EQUULEUS:第一个即将搭乘SLS火箭Artrmis I任务飞往地月拉格朗日点的6U立方星

EQUULEUS的含义是:EQUilibriUm Lunar-Earth point 6USpacecraft,用于地月拉格朗日平动点的6U飞行器,1U是体积单位,10*10*10cm,6U也就是公文包大小。第一颗火星中继星Marco的大小也是颗6U的立方星。EQUULEUS是在JAXA联合东京大学研制的。卫星于2016年的夏天开始研制,工程样机组装和测试已经完成,2018年春天完成了飞行产品的研制,目前吃灰等待SLS。

有效载荷包括三种仪器:

PHOENIX(增强型新型成像仪,在极紫外中的等离子氦离子观测),一种小型的紫外线望远镜,可在高能量的极紫外波长下工作。它由直径为60毫米的入射镜和一个光子计数装置组成。

DELPHINUS(用于6U航天器中月球撞击现象的检测相机),该相机连接到PHOENIX望远镜,用于观察月球撞击闪光和近地小行星以及位于月球拉格朗日L2点时的潜在“迷你月球” (EML2)晕圈。

CLOTH(隔热中的Cis-Lunar物体探测器),通过使用安装在航天器外部的灰尘探测器,来检测和评估在月球空间中的流星体撞击通量。

EQUULEUS项目的任务目标是:工程目标—主任务,验证在日地月区域内采用纳卫星飞往地月L2点的轨道控制技术,;科学目标—观测地球等离子体层,月球撞击物观测、在地月空间灰尘环境测量。

飞往地月L2点的轨道设计:EQUULEUS将花费6个月的时间飞往地月L2点,速度增量​​低到仅仅10m/s,主要采用多次月球引力辅助技术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待定。 
供电:2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8个水推力器的AQUARIUS水蒸气推进系统。
轨道:飞掠轨道,前往地月拉格朗日L2点。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9:OMOTENASHI (Outstanding Moon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demonstrated by Nano Semi-Hard Impactor)/欢迎-款待号立方星】验证分布式微纳深空探测系统的可行性与月球表面辐射环境与土壤环境研究

OMOTENASHI项目将是世界上最小型的月球着陆器,其为半硬着陆型着陆器,这个项目的亮点在于利用低成本探测技术进行月面多点观测,它可以观测到地月空间范围内辐射环境的变化。

OMOTENASHI由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与东京大学联合研制,采用6U立方体卫星结构,总质量14 kg。探测器的名字“OMOTENASHI”在日语中代表欢迎、款待,这也是东京2020奥运会的竞选口号之一。探测器的主要任务包括:

1) 研制世界上最小的月球着陆器,验证分布式微纳深空探测系统的可行性。2) 月球表面辐射环境与土壤环境研究。

探测器包括着陆器、轨道器、固体火箭发动机三部分,其中着陆器(含充气缓冲装置)重1 kg,轨道器(含冷气推进)重7 kg,固体火箭发动机重6 kg。探测器的结构如下图所示,中间圆柱体是火箭发动机,两侧为轨道器,着陆器顶在头部,在着陆阶段充气缓冲装置打开成哑铃形。探测器的飞行时序如下图所示。按计划,OMOTENASHI将在发射4个半小时后分离,在奔月途中借助冷气推进进行一次中途修正和一次近月制动,随后固体火箭发动机点火,轨道器分离,固体火箭发动机关机,着陆器分离,缓冲装置充气展开,最后撞击月球。

接下两图是OMOTENASHI的系统框图与主要技术指标。靠这区区的14 kg重量,实现了轨道器与着陆器,包含了固体与冷气两套推进装置、冲击加速度计、相机和辐射计三项载荷,UHF、S、X三个频段的4套对地通信设备,甚至搭载了原子钟与激光点火装置,不禁令人对项目团队的设备小型化能力与魄力刮目相看。

OMOTENASHI探测器的轨道器和着陆器也携带了UHF业余无线电频段的通信设备,发射功率1W。同样搭载Artemis I任务的美国卫星Heimdallr则计划搭载5.8/10.5 GHz的业余转发器飞往月球。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可利用它们开展深空与弱信号通信实验。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待定。 
供电:2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固体火箭发动机,冷气RCS。
轨道:飞掠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10:ArgoMoon/阿尔戈月球】验观测其它立方星与验证临时低温推进段(ICPS)接近极端环境时运行的能力并进行地月光学通信测试

意大利公司阿尔戈科技公司(Argotec)与意大利航天局(ASI)内部监察和批准下制造“阿尔戈月球”(ArgoMoon)立方体卫星。ArgoMoon卫星项目由ESA和ASI共同推进,将验证临时低温推进段(ICPS)接近极端环境时运行的能力。此外它还将记录ICPS历史文件的图片,并提供有关其他立方体卫星部署的有价值任务数据。另外,该立方体卫星还将测试卫星和地球之间光学通信能力。

远地点飞掠月球附近的大椭圆轨道。
ArgoMoon项目主管阿图罗·德·莱利斯(Arturo De Lillis)表示,ASI对于使用意大利立方体卫星来分享Artemis I成果和在深空环境中测试这一技术感到十分高兴,这也是这一级别卫星第一次进行此类测试。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待定。
供电:2片可展开的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电推。
轨道:远地点飞掠月球附近的大椭圆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立方星追求挑战赛”赛事下前三名院校与机构团队的3颗科研立方星
NASA在2018年6月8日宣布将在“航天发射系统”(SLS)火箭2019年首飞时把由大学生和兼职工程师在该局“立方星追求挑战赛”赛事下建造的3颗立方星送入深空。这三支队伍分别由康奈尔大学、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和称为坦帕黑客空间的一家机构牵头。它们拿到了2万美元的奖励和卫星搭载机会。它们将同自谋发射途径的其它参赛者一道竞争另500万美元的一系列奖金,包括深空长寿奖和稳健数据通信奖。
这项赛事于2014年设立,旨在确定是否有平民发明者能找到经济而独特的立方星建造途径。NASA主管航天技术任务署的副局长尤尔奇克称,各参赛队人员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利用迷你电子器件、增材制造和DIY(动手做)运动的进展来开展创新设计的奉献精神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例如,康奈尔大学的“地月空间探索者”立方星用电来把水分解为氢和氧,以作为燃料。科罗拉多大学参赛队伍为其CU-E3立方星设计并初步制作了一个展开式平板天线阵列,用于高数据率通信。CU-E3还采用太阳光压来让卫星在正确的方向上运动。来自坦帕黑客空间的迈尔斯队由兼职人员组成。他们利用夜间和周末设计、建造和测试立方星部件。该团队发明了用碘作燃料的等离子体推力器,目前已在申请专利。他们还为“迈尔斯”立方星发明了一款软件定义无线电系统。
另有两支参赛队虽未中选SLS火箭搭载机会,但NASA官员表示它们或有机会由其它火箭搭载到低地轨道。

【11:Cislunar ExplorersA、B/地月探险家A、B双星】水动力推进技术验证与双星光学空间定向实验
2015年7月,康奈尔大学“地月空间探索者”团队(“地月空间”的意思是“在地球和月球之间”)和他们的同名卫星——其实是两颗连在一起的卫星——参加了美国宇航局一项叫作“立方任务挑战”的项目。挑战很简单:设计、制作和发射“具备空间飞行资格、能够在月球附近和外部进行高级操作的小型卫星”。
“立方体卫星探索挑战赛”由NASA空间技术任务理事会的“百年挑战项目”发起,其“地面赛”部分共分为四个阶段,2018年年中地面阶段比赛已经圆满结束,“地月空间探索者”团队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该挑战赛将为满足目标的团队提供总共550万美金的奖金,作为地面阶段第一名,团队获得了第一批次的2万美元奖金,其余奖金将在任务进行中进行评估,确定名次后发放。
该竞赛的前三名将获得在2021年年底或以后搭乘NASA“空间发射系统”(SLS)火箭发射的机会,在深空任务或月球任务中完成比赛,康奈尔团队将聚焦小卫星推进和近地通信技术。佩克表示,赢得比赛并不是团队的唯一目标。其他目标还包括:验证使用太空可用资源的能力,摆脱对地球补给的依赖,以推进空间探索。多年来,佩克一直在寻求“无质量”空间探索。
该卫星载荷由两个相同的L型部分组成,部署到太空后,这两部分将逐渐分开并相距数千米,同时前往月球大气层。在航行过程中,两部分将自旋并产生角动量,这将有助于防止其偏离轨道。

通过利用太阳能,存储在L型结构底部燃料箱的水将被电解成氢气和氧气,并进行间隔性的短暂燃烧以提供推进力,间隔时间为30分钟至1小时。卫星自旋还将使水与可燃气体分离。随着进入月球引力区,卫星将减速并进入远地球轨道,最终在几天后绕月运行。佩克及其团队计划使卫星减至足够低的速度,从而沉降到距月球表面约9977千米的月球轨道。
除了水基推进技术,该团队将验证的另一个核心技术是光学导航。星载摄像机将持续拍摄太阳、地球和月球图像,比较其表观尺寸以及用星历表推算的相对距离。该比赛将在SLS发射一年后结束。
卫星重量:14KGx2。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待定。 
供电: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水动力。 
轨道:绕月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12:CU-E3 (Colorado University Earth Escape Explorer)/科罗拉多大学地球逃逸探测器】深空通信试验与太阳光压测试
科罗拉多大学的地球逃逸探索者(CU-E3)团队18年取得了SLS首飞任务Artemis I的搭载船票,该任务目前计划于2021年年底或以后发射。科罗拉多大学参赛队伍为其CU-E3立方星设计并初步制作了一个展开式平板天线阵列,用于高数据率通信。此外,CU-E3参与了其它比赛,该比赛的重点是测试CubeSat的深空通信技术。利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开发的反射阵列和X波段发射器进行测试,团队认为CU-E3具有在这场竞赛中取得成功的所有关键要素。CU-E3将使用月球引力将自身推入日心轨道,以使其与地球保持一定距离。CubeSat卫星将进入大于1 AU(大约15万KM)的轨道,并因此而绕地球,随着时间的推移其自身距离逐渐变小。随着CU-E3远离地球,我们将一直保持与卫星的联系,预计将超过400万KM,直到一年的任务寿命结束为止。届时CU-E3有望实现地球-卫星距离超过一千万公里!并且CU-E3 不会使用电推等推进系统,将采用太阳光压对CU-E3进行姿态控制实验,让卫星在正确的方向上运动。该团队将与当地的小型卫星开发公司(SmallSat)公司蓝色峡谷(Blue Canyon Technologies)合作,后者将捐赠XB1型6U立方星平台并提供各种测试和集成服务。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一年。 
供电: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无,使用太阳能光压进行姿态调整。 
轨道:日心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13:Miles/迈尔斯】测试用碘作燃料的等离子体推力器
来自坦帕黑客空间的迈尔斯队由兼职人员组成。他们利用夜间和周末设计、建造和测试立方星部件。该团队发明了用碘作燃料的ConstantQ™等离子体推力器,目前已在申请专利。他们还为“迈尔斯”立方星发明了一款软件定义无线电系统与星载计算机自动飞行控制系统使得卫星能够在深空进行导航和通信与自主飞行。

卫星重量:14KG。
卫星体积:待定。 
设计寿命:待定。 
供电:固定太阳能电池板同蓄电池供电。 
动力:碘作燃料的ConstantQ™等离子体推力器。 
轨道:日心轨道。
官方介绍:点此链接

NASA官网的项目示意图

本次发射的Block-1构型

最近被削了发射计划的SLS系列最强型示意图。


(SLS家族配备的上面级ICPS与EUS)

(就业扶贫形势图)

(SRB、芯一级介绍)

(芯一级整体试车流程图,现在湿彩排已经完成)





芯一级主发动机RS-25介绍:sls rs25 engine
助推器SRB介绍:【原创文章】美国航天飞机助推器(SRB)简单介绍
二级发动机RL-10家族介绍:高能金牌上面级——美国半人马液氢液氧上面级

相关

(牛皮吹得震天响,日日高调日日狂,到头来还是鸽子连连)


SLS系列相关介绍文章

 动态

【2021年09月01日】推迟到明年1季度待定。
【2021年06月29日】间级段已经完成与芯一级的安装,等待临时低温上面级的安装。
【2021年06月13日】太空发射系统遥一运载火箭已逐步转运至发射区。目前,发射场设施设备状态良好,目前正开展芯一级火箭总装工作。后续将按计划开展发射前的各项功能检查、联合测试等工作,预计于今年下半年11月22日】于佛罗里达州卡拉维拉尔角肯尼迪航天中心39号场区第二工位择机组织实施发射。

太空发射系统(Space Launch System)是美利坚合众国为了满足进一步航天发展需要 ,为重返月球而在下马星座计划后于2011年正式立项研制的从航天飞机项目演变而来的重型一次性低温液体捆绑式运载火箭 ,也是美国新一代运载火箭中芯级直径为8米级的火箭系列。

太空发射系统系列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以下简称NASA)所属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抓总研制 ,分配波音等承包商制造。火箭设计采用通用化、系列化、组合化思想。该系列由加装临时低温上面级的“二级半”基本型太空发射系统第一阶段运载火箭(SLS Block 1)、加装探索上面级的二级半构型太空发射系统第一阶段B运载火箭(SLS Block 1B)以及更换先进助推器的太空发射系统第二阶段运载火箭家族(SLS Block 2)组成,系统第一阶段运载火箭的近地运载能力与月球运载能力将分别达到70吨级与30吨级 ;未来将在循序渐进,逐步优化,逐步提高的家族化抓总研制框架下将近地运载能力与月球运载能力分别提升至130-140吨级与40-50吨级。是美国阿尔忒弥斯计划中载人绕月、发射LOP-G国际月球轨道短期访问站与其它NASA多项旗舰级探测器乃至载人登火项目发射实施中都将第一选择使用该火箭系列。

太空发射系统遥一运载火箭的测试与发射任务极为重要,是为一发定全局的核心旗舰任务。太空发射系统作为国之重器,是强国的重要标志。太空发射系统首飞没有任何退路和失败理由,保成功是国家和NASA的政治任务,同时也是重树全美人民对航天信心的重要契机,望试验团队不忘初心,撸起加油,在艰难勇毅中磨砺,在玉成中实现航天报国,航天强国的伟大使命。
【2021年06月12日】SLS芯级开始垂直总装。
【2021年04月30日】太空发射系统(SLS)芯一级运抵肯尼迪航天中心VAB(总装大楼),准备火箭的整体总装。SLS计划今年11月4日执行阿尔忒弥斯首次任务,将猎户座飞船(无载人)送入地月转轨道,飞船绕月球后返回地球。不知道还有多少阿波罗时代的登月航天员能看到重型火箭复飞与重返月球这一天。

Artemis I Core Stage Offload to VAB

【2021年04月28日】芯级抵达卡角,与发射Crew-2载人龙飞船的猎鹰9火箭B.1061.2号一级相遇。一款是从复用走向一次性;一款从一次性走向了常态化且廉价的复用。
【2021年04月26日】芯级预计4月27日抵达卡角港口。
【2021年04月24日】芯级已经装船,在前往卡角的水路上了。
【2021年04月21日】跳票世纪王的芯级终于调出了B-2试车台前往卡脚准备发射。按照标准流程,Artemis I在KSC需要10个月时间才能发射,但目前许多工作已经先做了,比如SRB整合已经完成了、猎户座和ICPS燃料加注接近完成。因此虽然困难重重,但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在今年年底的时候执行发射。
【2021年03月19日】爷青结!在两个月前一次类似试车因技术问题而被早早终止之后,NASA3月18日完成了对“航天发射系统”(SLS)火箭芯级的一次静态点火试车。试车看起来是成功的。安装在斯坦尼斯航天中心一座试车台上的芯级火箭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时37分(北京时间3月19日凌晨4时37分)点燃了其4台RS-25发动机。发动机工作约8分20秒后如期实施了受控停车。控制室内随后响起了欢呼声。
【2021年03月16日】推迟到3月18日试车。
【2021年02月28日】确定推迟至3月16日试车,今年能首飞就见鬼了。
【2021年02月24日】据信,拜登政府准备将前佛州参议员Bill Nelson提名为NASA第14任局长,Nelson在离开国会前长期关注NASA相关问题,1986年,Nelson在其第二个佛州众议员任期内搭乘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进行了为期6天的太空飞行。其个人较为支持SLS,好家伙,SLS的春天要来了!
【2021年02月23日】在宣称已为“航天发射系统”(SLS)芯级的第二次静态热试车做好准备仅几天后,NASA2月22日又宣布试车将会推迟进行,原因是有阀门存在问题。该局称,因发现与芯级4台RS-25主发动机相关的8个“泵前阀”(prevalve)之一有问题,原定2月25日进行的本次“初试”静态点火试车将推迟。NASA称用来供应液氧的该阀门“工作不正常”,但未说明问题详情。
【2021年02月22日】第二次试车定于2月25日在密西西比州斯坦尼斯航天中心进行。NASA官员们在2月19日举行的一场电话记者会上称,倒计时顺利的话,芯级4台RS-25发动机将会在美国东部时间17点前后点火(北京时间2月26日早上6点)。
【2021年02月02日】SLS芯级第二次静点目前安排,不早于2月21号进行。
【2021年02月01日】SLS固推的头锥准备转移到High Bay 3厂房来安装在固推上。
【2021年01月29日】NASA将对“航天发射系统”(SLS)芯级再进行一次热试车,而这让该箭错过今年底首飞安排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NASA1月29日夜间宣布,它将不早于2月份最后一周在密西西比州斯坦尼斯航天中心对芯级4台RS-25发动机重新进行静态试车。静态试车是一年前启动的“初试”试验工作的最后一步。
【2021年01月20日】综合了NASA更新的博客和今早的新闻发布会,关于SLS芯级静点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结论:
1. 测试终止是由于II子机(E2056)引起的,具体来说是为其提供液压动力的CAPU(芯级辅助动力装置)输出压力超过预设阈值,飞行计算机自动关闭该CAPU并终止测试
但需要指出的是,由于Green Run的实验性质,压力阈值设置得“很保守”,低于实际飞行中所使用的阈值,因此如果这一情况出现在实际发射中并不会引起CAPU关闭和进一步的发动机关机
此外,由于SLS芯级有四个相互备份的CAPU,若实际飞行中出现某一台CAPU关闭,可由另外三台CAPU代替输出液压,并不会导致TVC失效等严重故障。
2.测试中出现的IV子机(E2060)报MCF(主要部件故障)与测试提前终止无关,分析数据后发现IV子机的一个冗余压力传感器在点火后1.5s报错,随后发动机控制器报MCF,但由于RS-25D一共有四个该传感器相互备份,飞行计算机并未将其判定为终止测试的条件。
此外关于IV子机隔热毯出现的“闪光”,检查发动机后并未发现异常,目前还在进一步分析录像和发动机数据。
3.根据发布会披露的信息,测试中准备在T+60s开始TVC摆动测试,T+61s时II子机报液压压力异常,随后飞行计算机立即执行关机程序,并在T+67.2s顺利关机,终止测试。初步检查后认为芯级和发动机均状态良好,并未出现硬件损伤,将进一步进行评估以确定下一步计划。
【2021年01月17日】同一天,猎户座飞船从O&C转场至MPPF进行燃料加注和发射前准备。【2021年01月17日】一点也不意外的翻车。之前湿彩排两次WDR提前中止是测试环境问题(输入LOX温度过高和试车台阀门故障)。而今天,4台RS-25发动机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时27分(北京时间1月17日凌晨6时27分)在NASA斯坦尼斯航天中心B-2试车台上点火。本将是一次持续485秒的全程静态点火试车,发动机却在试车开始1分多钟(67S)时,其中一台发动机的隔热毯附近“出现一道闪光”,随后测试软件决定关机终止测试后便停了下来。在NASA电视台播出的来自控制间的一路信号中,控制人员于点火后约45秒报告称4台发动机中有一台发生“MCF”(主要部件失效)。发动机于约20秒后关机。MSFC负责人拒绝回答4号发动机的SSME编号。提早关机原因暂时还不清楚,团队正在评估早期的关机数据,细节要“对数据进行分析后”才知道。不过,在1月12日的一场通报会上,NASA和波音官员称,他们需要让此次静态点火试车持续至少250秒,如果顺利进行了变推力测试(Max-Q区段节流和全推力)才能采集到所需数据。而变推力测试意在模拟通过最大动压区的发动机推力水平调节以及喷管摆动动作,这些都包括在前250秒内。如果确定是软件问题或者其他非主要硬件问题,最短需要5天时间进行周转(更换燃料);如果需要在试车台更换发动机或对其进行维修,至少需要20-30天完成整个流程。NASA和波音指望着本次试车成功后便可在2月份把该级运往佛罗里达州,以同其两台五段式固体火箭助推器、上面级和“阿尔忒弥斯”1任务所用“猎户座”飞船装到一起。“阿尔忒弥斯”1任务是“猎户座”飞船的一次不载人试飞任务。NASA在试车前的那场通报会上称,它仍希望在年内发射“阿尔忒弥斯斯”I任务。

【2021年01月16日】执行Artemis I任务的猎户座飞船完成所有装配和测试工作,15号移交至EGS并进行燃料加注作业。湿彩排遇到的问题解决后,SLS芯一级的Green gun计划于美国东部时间(EST)16日下午17:00(北京时间17日清晨06:00)开始,2小时的测试时间内择机进行8分钟的全程试车,NASA官网的直播将于(北京时间17日清晨05:20分)美国东部时间(EST)下午16:20开始,敬请期待,等到花儿都要谢,痔疮都要起了,你终于开始了。

【2021年01月15日】Artemis I剩余关键节点,HEOMD主任表示仍计划年末实施发射。

【2021年01月14日】SSC发布通告提示称,在16号的SLS静点中,半径60英里内的居民都有可能听到4台RS-25点火试车的声音。

【2021年01月08日】目前计划于21年01月17日进行芯一级的Green Run 500s点火。

【2020年12月31日】今年最后一天了,芯级加注问题似乎还是没有解决,SRB那边已经在20号左右开始进行组装程序,一年内必须发射,明年的今天,拭目以待。

The aft segments of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olid rocket boosters for the Artemis I mission moves from high bay 4 inside the VAB for stacking on the mobile launcher inside high bay 3.

【2020年12月08日】昨天PAC会议上提到之前有媒体报道的CM和ESM之间电力连接系统的问题“不会影响整体进度”,飞船“在最坏的情况下也具备飞行能力” 。

Artemis I Crew Service Module (CSM)

【2020年10月1日】运抵VAB的固体助推器SRB涂上NASA的蠕虫标志。

NASA Worm Logo painted on Booster Segments.

【2020年09月19日】时间过得真快,4个月没更新任务页面了,这几个月真就除了助推器进驻VAB大楼外,芯级还在进行一级整体试车的准备阶段,有的是鸽子,不急。【2020年07月17日】一级与上面级的级建段运抵卡角。

【2020年05月21日】疫情导致其一级整体试车进度停摆几个多月后NASA开始了逐步的复工复产,继续整体式车的准备程序,现在一级首飞定在21年年底到22年初择机发射。

【2020年03月13日】SLS因严重超支,可能将接受美国国会重新评估,猎户座飞船完成真空环境测试即将返回肯尼迪航天中心。首飞时间目前消息为明年下半年。

【2019年1月16日】SLS遥一芯一级抵达斯坦尼斯B-2测试中心,即将开始点火测试。

【2019年1月9日】SLS芯级装入飞马座驳船将前往Stennis航天中心。

【2020年1月04日】NASA亲儿子(SLS芯级)出(路易斯安那州米丘德装配)厂,它将被装载在飞马座驳船内运往Stennis航天中心,之后将被安装在B- 2测试台,上并进行Green Run静态点火测试。该测试被认为是在2021年Artemis 1任务发射前进行的演练。


CS1 Complete

【2019年12月08日】波音SLS火箭一级测试件完成新测试,在静力测试台达到了260%+飞行中最大压力。
【2019年12月03日】NASA在俄亥俄州Plum Brook研究站对猎户座飞船进行测试,该飞船将在世界上最大的真空室内经受极端温度的考验。该车辆将经历零下250至300华氏度的温度,以模拟它将在地球之外经历的各种环境。NASA还将对猎户座飞船的电子系统进行了测试,以确保它们同时能够正常运行。

【2019年11月24日】首飞飞船通过阿波罗计划的遗产超级比目鱼运输机运往俄亥俄州测试。(50年前运输阿波罗11号飞船的比目鱼与现在运输猎户座的比目鱼)

【2019年11月16日】首飞的猎户座飞船继续进行相关测试。
【2019年11月09日】四台都装上了,然后我们从“然后加完燃料后液态氦泄露”啥的开始,“白头偕老到来日,波音橙罐还没飞”。
【2019年11月02日】2045号RS-25发动机完成安装,SLS芯一级已经有两台发动机,在2周内将安装剩下两台发动机。2045号发动机曾经在1998年执行过STS-95航天飞机任务,当年年长77岁的“美国入轨”第一人约翰·格伦 进行了第二次太空飞行任务,创下了至今保存的最年长宇航员进入太空的记录。
【2019年10月12日】SLS火箭首台RS25发动机开始安装,发动机编号为E2056,曾经在航天飞机STS-121任务中使用。
【2019年09月01日】时隔半年更新一下,SLS还在漫漫长久的“Green Run验收测试中,为了万无一失(稳定就业)也是拼。看有多少鸽子放,既然最近各项测试比较顺利,且火箭级即将组装(组装日期鸽子不断),暂时先移至2022年最后一天待定。
【2019年06月28日】洛克达因将任务的4台航天飞机时代使用的RS-25D发动机交付密西西比的SLS总装中心。

A fully functional Launch Abort System (LAS) with a test version of Orion attached, soars upward on NASA’s Ascent Abort-2 (AA-2) flight test atop a Northrop Grumman provided booster on July 2, 2019, after launching at 7 a.m. EDT, from Launch Pad 46 at Cape Canaveral Air Force Station in Florida. During AA-2, the booster will send the LAS and Orion to an altitude of 31,000 feet, traveling at Mach 1.15 (more than 1,000 mph). The LAS’ three motors will work together to pull the crew module away from the booster and prepare it for splashdown in the Atlantic Ocean. The flight test will prove that the abort system can pull crew to safety in the unlikely event of an emergency during ascent.

【2019年07月02日】猎户座飞船的发射中止测试在卡角成功进行。


【2019年06月27日】任务逃逸塔运抵肯尼迪航天中心。

Workers begin checkouts of the abort motor for NASA’s Artemis 1 mission inside the Launch Abort System Facility (LASF) at the agency’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June 6, 2019. The abort motor, manufactured by Northrop Grumman, will be integrated with Orion subcomponents and prepared for Artemis 1. The abort motor is one of three motors located on the tower of the Launch Abort System (LAS). The LAS is designed to pull the Orion capsule and its crew away to safety if an emergency occurs during ascent of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rocket. During Artemis 1, the uncrewed Orion spacecraft will launch atop the SLS from Launch Pad 39B at Kennedy. Orion will embark on an approximately three-week mission that will take the spacecraft thousands of miles past the Moon. Orion will return to Earth and splashdown in the Pacific Ocean off the coast of California, where it will be retrieved and returned to Kennedy.

【2019年03月14日】NASA想让商业火箭执行此任务,本任务移到本世纪最后一天待定。
【2019年1月31日】目前计划2020年6月首飞。根据近日报道,猎户座飞船将搭载两位女性假人模特进行环月飞行 用于测量月球辐射水平
【2019年1月16日】NASA已经开始对其“SLS”火箭巨大的200英尺(61米)高主燃料箱进行测试

【2018年04月21日】没话说了,推去吧,最好烧个一千亿刀再取消。
【2018年3月8日】39B的SLS发射塔架近日进行了服务臂的安装,这是宇航员进入载人飞船的通道设施。


【2018年02月16日】最新好消息,NASA的旗舰级“真亲儿子”项目“太空运输系统”(SLS)首飞从2019年推迟到2020年。这个吞金巨兽每推迟一年,就至少要烧掉NASA高达36亿美元的预算。正如曝光推特上第一名的回复一样——To the surprise of absolutely no one.(没有任何人会感到意外)
【2018年1月17日】RS-25D再次进行静态点火测试。

【2017年12月22日】最近曝光的制造中的SLS的固推尾部的压力喷嘴,如下图。
【2017年08月05日】因为焊接问题、厂房被飓风受损,以及所谓的“经费不足”,最新的首飞时间推迟到不早于2019年12月,事实上基本是2020的节奏了。
【2017年08月05日】NASA5月12日召开媒体电话会议,宣布了“航天发射系统”(SLS)火箭首飞时将不载人的决定,称虽然让代号为“探测任务”(EM)1的这次飞行上人在技术上可行,但由于存在费用、进度和风险问题,NASA和白宫还是决定维持此飞不载人的现有安排。
【2017年05月10日】NASA经过评估,已经决定在SLS的首飞EM1任务中冒险载人,目前SLS首飞已经推迟到2019年,也就是说SpaceX和NASA要在同一年载人绕月,好戏开演了。
【2017年04月29日】添加此次任务,同时正式从2018年首飞推迟到2019年。


项目进展图片

Artemis I – Recreating an Apollo Image
Charlie Duke, NASA Astronaut (former), and Dottie Duke, wife of Charlie Duke, shown in front of the massiv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core stage in Kennedy Space Center’s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VAB) in Florida on May 10, 2021. Inside the VAB, the SLS core stage is being prepared for integration with the completed stack of twin solid rocket boosters atop the mobile launcher ahead of the Artemis I launch.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complex missions, Artemis I will test SLS and Orion as an integrated system prior to crewed flights to the Moon.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core stage for NASA’s Artemis I mission is in the transfer aisle of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at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May 5, 2021. Teams from the center’s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and contractor Jacobs will perform checkouts ahead of integrating the massive rocket stage with the twin solid rocket boosters, Orion spacecraft, and additional flight hardware ahead of the Artemis I launch. Artemis I will be the first integrated test of SLS and Orion and will pave the way for landing the first woman and first person of color on the lunar surface. It will be a proving ground for deep space exploration, leading the agency’s efforts under the Artemis program for a sustainable presence on the Moon and preparing for human missions to Mars.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core stage for NASA’s Artemis I mission is in the transfer aisle of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at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May 5, 2021. In view are the core stage’s four RS-25 engines in protective covers. Teams from the center’s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and contractor Jacobs will perform checkouts ahead of integrating the massive rocket stage with the twin solid rocket boosters, Orion spacecraft, and additional flight hardware ahead of the Artemis I launch. Artemis I will be the first integrated test of SLS and Orion and will pave the way for landing the first woman and first person of color on the lunar surface. It will be a proving ground for deep space exploration, leading the agency’s efforts under the Artemis program for a sustainable presence on the Moon and preparing for human missions to Mars.

Artemis I Core Stage Offload to VAB

In a view high above in High Bay 3 of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the right-hand and left-hand forward segments are secured on the center forward segments on the mobile launcher (ML) for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on March 3, 2021. Workers with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and contractor Jacobs teams stacked the twin five-segment boosters on the ML over a number of weeks. When the core stage arrives, it will join the boosters on the mobile launcher, followed by the interim cryogenic propulsion stage and Orion spacecraft. Manufactured by Northrop Grumman in Utah, the twin boosters provide more than 75 percent of the total SLS thrust at launch.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 in Huntsville, Alabama, manages the SLS. Under the Artemis program, NASA will land the first woman and the next man on the Moon.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complex missions, Artemis I will test the Orion spacecraft and SLS as an integrated system ahead of crewed flights to the Moon.
Inside High Bay 3 of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a crane lowers the right-hand forward segment onto the center forward segment on Feb. 23, 2021. Workers with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and contractor Jacobs are completing the stacking of the twin solid rocket boosters on the mobile launcher for NASA’s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When the core stage arrives, it will join the boosters on the mobile launcher, followed by the interim cryogenic propulsion stage and Orion spacecraft. Manufactured by Northrop Grumman in Utah, the twin boosters provide more than 75 percent of the total SLS thrust at launch. The SLS is managed by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 in Huntsville, Alabama. Under the Artemis program, NASA will land the first woman and the next man on the Moon by 2024.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complex missions, Artemis I will test the Orion spacecraft and SLS as an integrated system ahead of crewed flights to the Moon.
NASA astronauts Josh Cassada, left, and Sunita “Suni” Williams, center, view the Orion spacecraft with Adam Leppek, Spacecraft Offline deputy element operations manager with ARES Corporation (KLXSIII), inside the Multi-Payload Processing Facility (MPPF) during a visit to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April 6, 2021. During their time at Kennedy, Cassada and Williams also had the opportunity to view the Interim Cryogenic Propulsion Stage for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rocket – this and Orion being serviced inside the MPPF ahead of the Artemis I launch.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complex missions, Artemis I will test Orion and SLS as an integrated system prior to crewed flights to the Moon.

Mobile Launcher rolls from Pad 39B to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Artemis I Orion Lift to Transporter inside the Operations and Checkout Building.




CS1 Complete
NASA has removed scaffolding around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rocket core stage for Artemis I and is preparing it for shipping. The agencey’s Pegasus barge will carry the stage from NASA’s Michoud Assembly Facility in New Orleans to NASA’s Stennis Space Center near Bay St. Louis, Mississippi. There, the Artemis rocket stage will be loaded into the B-2 Test Stand for the core stage Green Run test series. Assembly and integration of the core stage and its four RS-25 engines has been a collaborative, multistep process for NASA and its partners Boeing, the core stage lead contractor, and Aerojet Rocketdyne, the RS-25 engines lead contractor. NASA and the contractor team used the scaffolding positioned around the 212-foot core stage to assess the stage’s inside and check out the electronic systems distributed throughout the stage, including avionics, flight computers and propulstion systems, that will enable the stage to operate during launch and flight. The team will continue to checkout these systems at Stennis as they prepare to operate them when the stage undergoes Green Run testing. The completion of the first core stage for Artemis I, the first flight of SLS and NASA’s Orion spacecraft, is an important step in sending the first woman and the next man to the Moon by 2024. SLS is part of NASA’s backbone for deep space exploration, along with Orion and the Gateway in orbit around the Moon. (NASA/XX)
In this view from inside NASA’s Super Guppy aircraft, the shipping container carrying the heat shield for Orion’s Artemis 2 mission, NASA’s first crewed mission, is unloaded from NASA’s Super Guppy aircraft at the agency’s Kennedy Space Center Shuttle Landing Facility in Florida on July 9, 2019. The heat shield, measuring roughly 16 feet in diameter, will protect astronauts upon re-entry on the second mission of Artemis. The heat shield arrived from Lockheed Martin’s manufacturing facility near Denver. It will be delivered to the Neil Armstrong Operations and Checkout facility high bay. The heat shield is a base titanium truss structure. Over the next several months, technicians will apply Avcoat, an ablative material that will provide the thermal protection. Artemis 2 will confirm all of the spacecraft’s systems operate as designed in the actual environment of deep space with astronauts aboard
The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and Space Launch System teams practice SLS booster stacking with pathfinders inside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in preparation for the Artemis I mission.
The right aft exit cone for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booster has arrived at Kennedy Space Center. It will join the left aft exit cone inside the Rotation Protection and Surge Facility to undergo processing for the flight of Artemis I.
In this view, the cross country line that liquid hydrogen will flow through can be seen stretching from the storage tank to the mobile launcher (ML) at Launch Pad 39B on Nov. 8, 2019,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The agency’s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oversaw testing of the pad’s cryogenic systems – the infrastructure that will send liquid hydrogen and liquid oxygen from the storage tanks to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rocket – in preparation for the launch of SLS with the Orion spacecraft atop for the uncrewed Artemis I mission. Each of the liquid hydrogen and liquid oxygen tanks can hold more than 800,000 gallons of propellant. The liquid hydrogen, lighter than liquid oxygen, will make its way from the tank to the rocket using gaseous hydrogen to pressurize the sphere at the time of launch, while the liquid oxygen will be sent to the rocket via pumps.
A liquid hydrogen storage tank is photographed at Launch Pad 39B on Nov. 8, 2019,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The agency’s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oversaw testing of the pad’s cryogenic systems – the infrastructure that will support the flow of liquid hydrogen and liquid oxygen from the storage tanks to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rocket – in preparation for the launch of SLS with the Orion spacecraft atop for the uncrewed Artemis I mission. Each of the liquid hydrogen and liquid oxygen tanks can hold more than 800,000 gallons of propellant. The liquid hydrogen, lighter than liquid oxygen, will make its way from the tank to the rocket using gaseous hydrogen to pressurize the sphere at the time of launch, while the liquid oxygen will be sent to the rocket via pumps.
A wet flow test at Launch Pad 39B on September 13, 2019, tests the sound suppression system that will be used for launch of NASA’s Space Launch System for the Artemis I mission. During the test, about 450,000 gallons of water poured onto the Pad B flame deflector, the mobile launcher flame hole and onto the launcher’s blast deck.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the ground launch sequencer that will be used on the day of launch was used for the timing of a sound suppression test.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teams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take precautions to protect Artemis ground support equipment in advance of Hurricane Dorian. On Aug. 30, 2019, crawler-transporter 2 moved the mobile launcher (ML) from its current position at Launch Pad 39B to inside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In its final phases of development, the ML stands nearly 400 feet tall and is needed to assemble, process and launch NASA’s powerful Space Launch System rocket and Orion spacecraft on missions to the Moon and Mars.
Inside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a crane lifts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SLS) Core Stage pathfinder high up in the transfer aisle on Oct. 16, 2019. The pathfinder will be lifted up to the 16th level and lowered into High Bay 3. The 212-foot-long core stage pathfinder arrived on NASA’s Pegasus Barge at Kennedy’s Launch Complex 39 turn basin wharf on Sept. 27, 2019. The Pegasus Barge made its first delivery to Kennedy in support of the agency’s Artemis missions. The pathfinder is being used by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and its contractor, Jacobs, to practice offloading, moving and stacking maneuvers, using important ground support equipment to train employees and certify all the equipment works properly. The pathfinder will stay at Kennedy through at least the month of October before trekking back to NASA’s Michoud Assembly Facility in Louisiana.
After successfully arriving at Kennedy Space Center’s Launch Complex 39B,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mobile launcher continues its journey atop crawler-transporter 2 up to the pad surface on June 28, 2019. The mobile launcher began its final solo trek to the pad at midnight on June 27, departing from NASA’s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The mobile launcher will remain at the pad over the summer, undergoing final testing and checkouts. Its next roll to the pad will be with the agency’s Space Launch System rocket and Orion in preparation for the launch of Artemis 1.
Mobile Launcher rolls back to VAB after integration testing at Pad 39B.
OLYMPUS DIGITAL CAMERA

NASA’s Pegasus Barge makes its way along the intercoastal waterway to its destination at the Kennedy Space Center Launch Complex 39 turn basin wharf, to make its first delivery to Kennedy in support of the agency’s Artemis missions. The upgraded 310-foot-long barge arrived Sept. 27, 2019, ferrying the 212-foot-long Space Launch System rocket core stage pathfinder. The pathfinder is a full-scale mock-up of the rocket’s core stage. The pathfinder will be used by the Exploration Ground Systems Program and their contractor, Jacobs, to practice offloading, moving and stacking maneuvers, using important ground support equipment to train employees and certify all the equipment works properly. The pathfinder will stay at Kennedy for approximately one month before trekking back to NASA’s Michoud Assembly Facility in Louisiana.
CS1 ES move to BLDG 110

A nose cone for one of the Space Launch System’s (SLS) two solid rocket boosters is inside the Booster Fabrication Facility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Oct. 16, 2019. Segments of the boosters are being inspected and prepared for Artemis I, the agency’s first uncrewed flight of Orion atop the SLS. The nose cone, along with a frustrum, will serve as the aerodynamic fairing for the boosters during launch.
A nose cone for one of the Space Launch System’s (SLS) two solid rocket boosters is inside the Booster Fabrication Facility at NASA’s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Oct. 16, 2019. Segments of the boosters are being inspected and prepared for Artemis I, the agency’s first uncrewed flight of Orion atop the SLS. The nose cone, along with a frustrum, will serve as the aerodynamic fairing for the boosters during launch.

Breanne Stichler, mechanical engineer I, is photographed in front of NASA’s Crawler-Transporter 2 (CT-2) at the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Aug. 8, 2019. Stichler started working at Kennedy in June and is among one of the few females to have ever driven the crawler. CT-2 will carry the agency’s mobile launcher with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rocket from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to Launch Pad 39B for the launch of Artemis 1,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complex missions that will provide the foundation for human deep space exploration.
Breanne Stichler, mechanical engineer I, is photographed inside the cab of NASA’s Crawler-Transporter 2 (CT-2) at the Kennedy Space Center in Florida on Aug. 8, 2019. Stichler started working at Kennedy in June and is among one of the few females to have ever driven the crawler. CT-2 will carry the agency’s mobile launcher with the Space Launch System rocket from the Vehicle Assembly Building to Launch Pad 39B for the launch of Artemis 1,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complex missions that will provide the foundation for human deep space exploration.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addresses invited guests, elected officials and NASA, Lockheed Martin and other industry leaders at Kennedy Space Center??s Neil Armstrong Operations & Checkout Building on July 20, 2019. Pence, who visited the Florida spaceport in honor of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the Apollo 11 mission, also spoke about NASA??s progress and future plans to return to the Moon and on to Mars.

LH2 CS1 Moves from Cell N to Area 46


SLS火箭发射塔架俯视。最近这家伙出了点小故障。

SLS火箭发射塔架仰视。最近这家伙出了点小故障。
SLS液氢箱。

SLS首飞火箭的SRB助推器特写。
猎户座飞船返回舱。

《Space Launch System(太空发射系统) • Artemis 1(阿尔忒弥斯1号,前Exploration Mission 1) • 首次发射》上的8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