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Sealaunch

俄国家原子能集团:“海上发射”平台发射火箭成本最高50亿卢布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日消息,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专家根据俄国家航天集团提供的数据编写的材料显示,从俄“海上发射”发射场进行一次运载火箭发射任务的成本估为38-50亿卢布(约合5400万-7100万美元)。此前有报道称,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可能要购买该平台。

俄国家原子能集团投资活动司和新业务支持局在考虑购买该平台的前景时,评估了一次发射的成本。如果每年发射1-6次,每枚火箭的发射成本估为38亿卢布。但在悲观预测下,如果两年进行一次发射,则一次发射的成本增至50亿卢布。 继续阅读俄国家原子能集团:“海上发射”平台发射火箭成本最高50亿卢布

重磅签约“东方航天港”,中国火箭大手笔布局商业航天

据中国火箭报道:第五个“中国航天日”前夕,4月22日上午,“东方航天港”重大工程产业合作项目签约仪式在山东省海阳市举行,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商业固体运载火箭烟台产业基地项目等10大航天类项目集中签约。山东省、烟台市、海阳市政府部分领导,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一院副院长唐国宏在现场或通过网络出席签约仪式。中国火箭公司是航天科技集团一院为进军商业航天领域、探索协同发展而打造的商业航天发展平台,是一院实现航天产业转型升级、打造领域新优势的有力抓手。 继续阅读重磅签约“东方航天港”,中国火箭大手笔布局商业航天

海上发射”平台从美国移至俄罗斯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滨海边疆区斯拉维扬卡港船舶手续办理办公室的代表向卫星通讯社表示,香港注册的“新光华”号半潜船装载着“奥德赛”海上发射平台“海上发射”抵达该港。该代表介绍称,该船3月2日离开美国长滩,目前已抵达该港口。预计31日卸船并送至斯拉维扬卡修船厂。此前已有一艘指挥船已抵达港口,船上运载的是发射场的指挥和发射准备部分。此前,这两艘船的驻扎地都在长岛。

继续阅读海上发射”平台从美国移至俄罗斯

“海上发射”平台运营公司管理层发生变更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 俄罗斯S7集团公关部向卫星通讯社表示,负责“海上发射”浮动平台运营的S7 Space公司管理层发生变更。公关部称:“前任总经理拉诺·朱拉耶娃成功完成了将海上火箭发射平台从美国转移至远东斯拉维扬斯克修船厂临时港口的任务。”
公关部提醒称,海上发射平台的装配指挥船已于2020年3月17日抵达斯拉维扬斯克修船厂。发射平台预计下周抵达。

据介绍,自3月26日起,谢尔盖·萨夫琴科夫被任命为S7 Space公司的总经理。他曾担任该公司的安全副总经理。朱拉耶娃从2019年4月开始领导公司。2019年12月,S7集团表示,美国国务院批准“海上发射”浮动航天发射平台转移至俄罗斯。 继续阅读“海上发射”平台运营公司管理层发生变更

消息人士:“海上发射”航天平台将从美国运往俄罗斯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火箭航天领域消息人士表示,“海上发射”浮动航天平台将于2月22日从美国长滩港运往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斯拉维扬卡修船厂。斯拉维扬卡修船厂总经理安德烈·亚基姆丘克此前表示,预计“海上发射”浮动平台将于3月初从美国抵达该港。该发射系统所属的S7集团新闻处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继续阅读消息人士:“海上发射”航天平台将从美国运往俄罗斯

中国电科54所牵头研制两颗低轨试验卫星

中国电科五十四所:5G实现后,通信技术下一步发展是什么?我们把基站搬到卫星上,和地面网连在一起,让网络无处不在,通讯随处可行。

一箭七星海上来,碧海万顷天象腾。6月 5 日12时06分,我国在黄海海域首次采取海上发射的形式,用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一箭七星发射成功。科技创新2030—“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重大项目“天象”试验 1星、2星(又名中电网通一号A星、B星)通过搭载发射,成功进入预定轨道,重大项目建设取得实质性进展,对于我国未来建设“低轨接入网”,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电科副总经理李立功,中电网通副总经理、54所副所长邢壮亲赴海上观摩并指导发射。 继续阅读中国电科54所牵头研制两颗低轨试验卫星

你知道吗?我国首次海上火箭发射 宁波站提供了测控服务

中国宁波网讯:今日(05日)12时6分,我国在黄海海域实施首次海上火箭发射,长征十一号火箭从海上发射平台点火起飞。此次发射将技术试验卫星捕风一号A、B星及5颗商业卫星送入太空,完成一箭七星发射。据悉,捕风一号A、B星将在500余公里高空准确测量海面风场信息,从而预报台风。

记者刚刚从宁波航天智慧科技城获悉,在我国首次海上火箭发射过程中,北京天链测控技术有限公司设在宁波的地面站提供了火箭测控服务。 继续阅读你知道吗?我国首次海上火箭发射 宁波站提供了测控服务

中国火箭首次海射成功,航天驭星承担”一箭四星”测控任务

据人民日报消息,今天(05日)12时06分,“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在黄海海域成功以“一箭七星”方式实施首次海上发射,将七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填补了我国运载火箭海上发射空白。

商业航天测控与数传接收服务初创公司「航天驭星」承担了此次发射的测控任务。航天驭星调动了国内外6个卫星测控站为火箭及其中4颗卫星入轨提供测控服务,其官方称这是国内民营商业卫星测控公司首次完整执行火箭测控、卫星入轨测控及境外测控任务。 继续阅读中国火箭首次海射成功,航天驭星承担”一箭四星”测控任务

我国首个海上发射的火箭命名“CZ-11 WEY”,今年发射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消息:近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一院、中国航天基金会与WEY品牌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今年进行海上发射的验证火箭命名为“CZ-11 WEY”号,这也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首次与企业品牌联合命名。

▲ 长征十一号火箭升空 继续阅读我国首个海上发射的火箭命名“CZ-11 WEY”,今年发射

俄想把海射装备迁到远东,发可复用“轻型联盟5”

俄想把海射装备迁到远东,发可复用“轻型联盟5”

据俄罗斯卫星网4月16日报道:俄航天业一位消息人士对俄卫网称,俄可能很快讨论把海射装备从美国加州迁到俄远东地区的问题。这位人士说,俄正在考虑把海射平台迁往远东的可能性,具体来说是迁到苏维埃港,以用来发射“轻型联盟5”火箭。他说,若仍把海射装备放在美国,利用其来发射俄一款新火箭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俄美相关政府间协议规定该平台只能用来发射俄乌合造、2014年中断使用的天顶号火箭。 继续阅读俄想把海射装备迁到远东,发可复用“轻型联盟5”